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澳大利亚说我是外来人”:旅行管制令中国学生承受重压

新冠疫情發生後你是否曾經遭受歧視? Source: AAP

澳大利亚各大学本周陆续开学,但众多中国留学生受到旅行管制影响,仍滞留在中国无法回澳学习。

一位叫做Han(匿名)的中国留学生说到,自2月以来她的生活“被打乱了”。

今天28岁的她本打算春节回国待两周之后返回澳大利亚。但澳大利亚宣布了旅行管制,她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

“不管你是否一直在澳大利亚生活、不管你是否在那里有工作、也不管你是否在那里学习,都没有考虑,突然我就不能回来了。”

People wearing protective face masks at Brisbane International Airport.
People wearing protective face masks at Brisbane International Airport.
AAP

这位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生活了6年,并在墨尔本某大学学习管理专业。

但她听说澳洲的旅行禁令时,她希望澳大利亚政府能对生活在那里的人们酌情考虑。她对SBS Dateline节目说:“听到澳大利亚对像我这样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感到很失望,我感到被抛弃了。”

“我原本计划在澳大利亚申请PR,但我现在不敢确定了。”

“我在澳大利亚的生活很愉快,有很多朋友,我爱那里的生活,但是自从发生这样的事情以来,我一直想……我对澳大利亚的看法不重要,这就是澳大利亚在告诉我说你是外来人。”

旅行禁令不止影响学习

澳大利亚政府自2月1日以来实行旅行管制,并在13日宣布旅行管制将继续延长7天至22日,并每周进行审查。

澳大利亚政府及官员表示他们是听从首席医学官Brendan Murphy教授的建议。

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本周一对ABC说:“政府很明确,会听从医学建议。医学建议称需要实行旅行管制。”

澳洲八大(Group of Eight)表示,105833中国留学生中有近三分之二都受到了旅行管制的影响。

coronavirus
A doctor takes care of patient in an isolation ward in a hospital in Yinan County, in east China's Shandong province.
AAP

澳大利亚各大学纷纷为学生安排延期和其他学习方式,这些学生也在思考延迟返回需要付出什么。

Han说自己可能要延迟这个学期的学业,并继续为现在墨尔本的公寓支付房租。旅行管制可能会让她白白花3000澳元。

这位学生说,她很幸运能够远程完成在墨尔本的工作,但是由于中国政府的互联网审查,只有通过VPN才能访问必要的网站以完成她的工作。

“我用的VPN只有上午有效,我每天只能工作5个小时。我不能全职工作。澳大利亚不允许我回来,中国禁止我访问这些网站,我感到被夹在中间。”

网络防火墙成问题

许多在中国的学生希望通过互联网上网课,但网络防火墙成为了阻碍。

23岁的Ian Zhang在澳大利亚学习已经有7年了,完成高中的他正要去珀斯的科廷大学念本科。

大学为他提供了网课的形式,但和Han一样,他并不能轻松地访问澳大利亚网站。

他说:“我们很难通过网络学习,因为中国屏蔽了谷歌、Facebook和其他很多网站。”

All commercial flights from China will also be restricted to seven US airports, as part of sweeping US travel bans.
All commercial flights from China will also be restricted to seven US airports, as part of sweeping US travel bans.
Getty Images

“我们不危险,我们只是想学习”

Ian一家生活在东北,受疫情影响并不大。

“中国有很多学生上个月一直待在家,他们很健康,他们只想会澳大利亚上第一学期。”

和Han一样,Ian也在为自己没有住的公寓支付房租。他说:“我知道澳大利亚政府这样做是为了安全。”

“我们并不危险,我们只想学习。我们很健康,我们可以自我隔离。”

与澳大利亚不同,加拿大和英国对中国学生没有实行旅行管制。

根据澳大利亚教育顾问协会(Education Consultants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一项调查显示,由于澳大利亚政府的旅行管制,近三分之一的学生考虑前往其他国家学习。

“请重新考虑”

Han位于广东深圳,是湖北省以外确诊病例最多的地区。

“我们真的每天都在家。我们每周允许一个人出去采买生活用品。”

Han所居住的小区实行了严格的进出管理。她非常希望回到澳大利亚。

她说:“非常无聊。”

“请重新考虑让中国学生和有工作的人回到澳大利亚。”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