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数千人请愿反对澳洲针对临签持有者的“歧视性”边境政策

Source: Getty Images

这些临时签证持有者质疑,为何新加坡和新西兰的游客已知晓何时可以免隔离来澳、而他们却仍被蒙在鼓里。

随着新州的国际边境对澳大利亚人重新开放,一份呼吁政府允许临时签证持有者离澳并能重新来澳的请愿书已经获得了3.9万多个签名。

政府最近宣布,会于11月允许完全接种疫苗的新加坡和新西兰旅客免隔离入境澳大利亚。

但是临时签证持有者——在澳大利亚工作、学习和生活过的人——仍然无法在离澳后再入境,除非他们有特殊豁免。

截至2020年3月31日,澳大利亚有217万临时签证持有者。

发起请愿的凯蒂·斯滕森(Katie Stenson)告诉SBS新闻,阻止临时签证持有者出境探访朋友和家人是“歧视性的”。

她说:“我们在这里工作、纳税、接种两针疫苗并为社会做出贡献。”

斯滕森女士五年前从爱尔兰搬来澳大利亚,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家人是在2019年8月。她原本计划在母亲60岁时探亲,但大流行来袭,打乱了计划。

她说,她有一些朋友一旦离开澳大利亚,也很难再回到澳大利亚。

斯滕森女士说:“我一个朋友的妹妹去世了,她才25岁,是一场意外。(我的朋友)当时怀孕了,不得不回国,她花了四个月才回来。”

“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游说国会议员,给政界人士写信,重新申请豁免。”

“我只是想,如果是这样的话,任何只是想见见家人的人都不可能有机会回来了。”

temp visa
Temporary visa holders Sandeep Verma (left) and Katie Stenson (right)
Supplied

斯滕森女士说,虽然这几年过得很艰难,但她在发起请愿后得到的支持让她备受鼓舞。

她说:“我觉得,当我开始时,我在澳大利亚认识的人甚至都没有40个,而(已经签名的人)他们不仅仅有外国人,他们中还有澳大利亚人,看到这一点真的很棒。”

澳大利亚人正在支持我们,接受我们。

桑迪普·维尔马(Sandeep Verma)是在斯滕森女士的请愿书上签名的人之一,他是一名临时签证持有人,目前滞留在印度。

维尔马先生说,自从去年3月他回印度休假便一直被困在那,他的澳大利亚签证在12月到期,他一天比一天着急。

他告诉SBS新闻:“在过去的20个月里,坐下来看到我的签证即将到期,这太难了。”

维尔马先生在此前七年中一直生活在澳大利亚,当他前往印度时,他把所有的物品和工作都抛在了身后。

由于印度的许多行业因大流行而瘫痪,维尔马先生没什么运气找到工作。

他说:“在过去的20个月里,我没有任何工作,所以我在经济上也很困难。”

内政部长凯伦·安德鲁斯(Karen Andrews)在10月表示,澳大利亚的国际边界开放将分阶段进行,永久居民和澳大利亚公民是“优先”人群。

她当时对十号台表示:“我们将与其他团队合作......所以我们的技术工人能够来澳,然后是国际学生,然后我们将关注来自海外的旅客,所以我们的游客能够回来。”

Minister for Home Affairs Karen Andrews.
Minister for Home Affairs Karen Andrews.
AAP

安德鲁斯女士周二在接受ABC电台采访时提到了“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将放松的限制。

她说:“我知道一系列的签证持有者在大流行期间与朋友和家人分开”,“这就是为什么我期待着在未来几周和几个月内,随着我们的疫苗接种率继续攀升,进一步放松限制。”

而关于为何新西兰和新加坡旅客有来澳时间表而临时签证持有者却没有的问题,安德鲁斯女士和内政部都没有作出回答。

维尔马先生说,看到这个决定内心是“痛苦的”。

他说:“尽管我们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却还是看到这样的消息,我们认为我们至少应该可以了解我们能够回澳的日期。”

“这不公平。我们这些临时签证持有者一直在为国家做出令人自豪的贡献。”

“如果他们给我们一个明确的日期,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重新进入澳大利亚,我们会冷静下来,不那么担心。这就是我们希望从政府那里得到的一切。”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Source SBS News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