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仅剩的两名澳洲驻华记者被迫返澳,各方如何解读?

A file photo of the Chinese and Australian flags. Source: AAP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彼得·詹宁斯认为:“这是我们目前所面对的新的中国,这个采取好战外交的中国对每个国家都充满侵略性。”

ABC驻华记者Bill Birtles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驻华记者Michael Smith出于对自身安全的担忧而从中国撤离,这是澳大利亚在华最后的两名记者。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报道,两人被要求与警方进行面谈、回答与被拘留的央视澳籍主播成蕾有关的问题才被放行离境。

上周,中国国安人员前往两人的住所,两人在澳大利亚驻华使领馆躲避数天。在澳大利亚外交官员与中国官员进行谈判后,允许两人在同意接受面谈后离开该国。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董事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说,过去一年里外国记者在中国遭遇“骇人听闻”的对待已形成一种趋势,而这一事件随之发生。

他对记者说:“在中国,任何记者都有被这样对待的危险……我们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

“如果我现在是在中国工作的澳大利亚记者,我将非常担心会被敲门。”

他还说,自冠状病毒大流行爆发以来,这种情况表明了澳中两国关系的进一步紧张。

他说:“这是我们目前所面对的新的中国,这个采取好战外交的中国对每个国家都充满侵略性。”

《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主编Michael Stutchbury及编辑Paul Bailey表示,将两名原本要履行其正常职责的记者作为目标,“既令人遗憾又令人不安,不符合澳大利亚与中国之间的合作关系。”

而两名于今早安全抵澳的澳大利亚记者表示能回家很好。

Bill Birtles表示:“对于不得不在这种情况下离开,我深感失望。能回到一个真正拥有法治的国家让我松一口气。”

而Michael Smith则告诉《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警方深夜造访我家,令人感到害怕,也没有必要,这突显了所有在中国的外国记者目前所承受的压力。”

位于澳大利亚的记者自由联盟(Alliance for Journalists’ Freedom)的发言人彼得·格雷斯特(Peter Greste)敦促中国政府允许澳大利亚记者和其他国际记者返华并“不受阻碍或骚扰”地工作。

他说:“这一消息是在澳籍记者成蕾拘留且似乎没有任何解释后公开的。这表明,当谈到优秀新闻带来的独立审议时,中国已经变得多么不宽容。

“我们需要就这些问题进行公开交流,并承诺新闻自由。”

媒体娱乐与艺术联盟Media Entertainment & Arts Alliance也谴责了记者所遭受的待遇,称这是“外国媒体与中国关系近50年的最低点”。

在央视澳籍主播成蕾在中国被拘押后,中国官方拒绝透露理由,且尚未提出任何指控。

澳大利亚智库“中国政策研究中心”(China Policy Centre)主任、中华故事(The China Story)编辑姜云分析,有可能“因为她是澳洲公民”,或是一种人质外交,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未知的原因而被拘,而另外一种可能是对在中国的外国记者发出警告。

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在一份声明中说:“澳大利亚政府继续向包括成蕾女士在内的在中国被拘留的澳大利亚公民提供领事支持。由于隐私原因,我们无法提供进一步的评论。”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Source AAP -S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