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移民流失、人才短缺,会为澳洲经济带来怎样的隐患?

An empty Bourke Street Mall is seen on 17 October, 2021 in Melbourne, Australia. Source: Getty Images AsiaPac

2020-2021财年澳大利亚出现了43万左右的人口增长缺口,职位空缺数量一度高达37万左右,本地劳动力极度短缺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经济会遭遇怎样的影响?

在经过了严重偏保守反移民的联邦政府上台收紧移民政策,再加上将近两年疫情导致的闭关锁国之后,澳大利亚政府最近“突然”发现了一个大问题——人口严重不足! 

于是乎,风格与特朗普颇有类似之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新任新州州长上任伊始,就提出了:澳大利亚需要像二战之后的时间一样,“爆发性”地进行移民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新增200万移民,以便复苏经济、解决日益恶化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这乍听起来有些“夸张”,但确实是澳洲经济在未来几年最大的挑战,处理不好的话,可能意味着维持了将近三十年的快速经济增长时代将彻底结束。 

笔者在此前的多次评论中都提到过,过去十年左右的澳洲经济持续增长依靠的核心其实是在发达国家中少见的人口规模快速增长。如果只衡量生产效率或者人均GDP和收入的“真实”增长,澳大利亚表现并不好,但依靠着总量的不断增加依然可以带来具有活力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因为,社会和经济归根结底都是由人创造和被人消费与使用的,没有人也就没有社会和经济活动了。 

可是澳大利亚现在面临的现实是严重缺人。

根据统计局数据,2020年澳大利亚人口增速仅为0.5%,远远低于往年1.6%至1.8%的平均水平,而2021年的数据也绝对不会好多少。 

这样的缺口核心来自于移民的大幅度下跌:自2020年第二季度开始,澳大利亚海外净移民人口就在持续减少。2020-2021财年,净海外人口共减少了96600多人——这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澳大利亚最大规模的人口外流。而此前一年的净海外人口是增长33.5万人,因此等于造成了43万左右的人口增长缺口。 

而且更要命的是,移民的减少对于经济的影响要远大于本地自然人口的减少——因为移民当中适龄的劳动力占比远高于普通人群,这直接导致了目前澳洲本地劳动力短缺极度严重,而且从“低端”到“高端”工种都极度缺人。 

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澳洲的总职位空缺数量维持在16万左右。疫情爆发初期,因为工作岗位减少,曾经下跌至12.9万。但随着去年年底经济复苏,复工开始后,空缺数量一度高达37万左右。而且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委员会(CEDA)的研究还发现,在整个收入分配中,劳动力短缺呈“双峰”模式,即在低端和高端市场均存在大量需求无法满足。

一方面,由于边境关闭,大量临时签证(如旅游工作签证)无法入境,导致农业、建筑业和服务业都缺少足够的人力。另一方面,随着客户需求反弹、专业服务、软件工程和咨询等行业的高薪、高技能岗位空缺日益严重。 

比如,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AFR)》统计,四大会计事务所在领英(LinkedIn)上平均发布了771个招聘广告。其中,毕马威发布的招人广告数最多,为1037条;安永最少,也多达646条。目前有超过四分之三的澳大利亚会计师事务所都表示,他们在招聘和留住员工方面遇到困难,尤其是合格的审计师在全澳范围内都特别短缺。看到这些有较高专业技能的工种严重缺人,大家可能会觉得有些眼熟——对的,这正是当初被大量砍掉的技术移民配额。 

随着疫情推动全球科技浪潮的进一步推进,以及碳中和和ESG在澳洲也开始得到更多认可,技术类工种的人才需求将发生井喷式的增长。但从上台伊始就开始开倒车,大量削减技术移民的澳洲政府在全球劳动力市场普遍缺人,并开始面临着加拿大、新西兰等英联邦移民竞争国家开始大面积“抢人”策略的时候,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对于增加移民的政策态度暧昧。 

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在上周公开表示,正在考虑改变移民人数和构成。根据一些移民机构的分析,这种变化可能是把年度移民配额从之前的16万恢复到19万,或者增加整体移民数字中技术移民的比例。这和过去两年损失的,以及未来几年澳洲经济所需要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劳动力缺口比,差别巨大。 

自从本届政府上台以后,“偏右”的思潮始终充斥着本地政坛和媒体,移民抢夺了澳洲本地人工作机会和抢走了澳洲本地大量资源的“奇谈怪论”越来越有市场了。事实上,所有的经济研究都表明,正向的移民增长,尤其是技术移民,对澳大利亚这样地广人稀的国家来说有着巨大的正面效应。 

比如,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更是表示,澳大利亚过去四年的经济增长是由移民推动的,但移民的减少意味着将要付出重大的经济代价。该机构认为,到2026年,由于移民人数下降,当地经济规模减少2%,即超过400亿澳元;并且增加潜在的工资和通胀压力,可能导致澳联储在2024年之前就进行加息。 

而笔者认为,这还不仅仅是数量上的差别。目前,全球经济增长和国际竞争将越来越集中在高科技和高附加值产业上,而这些产业的核心资源只有一个——人才,有人才才会有技术。 

笔者在这里,只能希望政客们能够认识到:人才——是澳洲所有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基础!

(本文作者魏睿昊Julius Wei为SBS特约通讯员、澳大利亚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分析人士,转载须经SBS许可;本文观点仅代表嘉宾观点,不能代替理财建议,不代表本台立场。)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