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为什么澳洲华人在封城期间选择曾经回避的西式健康方式

There is free mental wellbeing support for Australia's international students but many people don't know how to access professional help. Source: Getty

在中文社区,讨论心理健康长期以来被污名化,但是这场大流行已经迫使许多通常会隐藏自己感受的人选择西式疗法和精神科的帮助。

人们曾寄希望于墨尔本的封锁即将结束,3月可以重回校园上课。

墨尔本城里住着许多国际学生群体的公寓楼里都洋溢着兴奋。

长久以来,那些留在澳大利亚的人中,终于有了可以让人面对面互动的可能,以及可以超出他们小公寓的范围进行活动的机会。

但是,第一学期开学前再一次的病毒爆发和进一步封锁的消息,让许多已经忍受了两个学期网课的人精神崩溃,中国留学生Kate变得更加抑郁。

大流行中国际学生的代价

“我不想和人们说话。我基本上一直躺在床上...我一直挂科,翘课。我觉得很不安全也很孤独。”

Kate隐藏了她的姓氏,她说再一次处于长期封锁状态的想法让她无限消沉。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Australia have been hit particularly hard by the pandemic due to sources of uncertainty.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Australia have been hit particularly hard by the pandemic due to sources of uncertainty.
AAP

被孤立在这么小一个地方是折磨。封锁让我非常孤独。我差点想自杀。

心理健康问题在华人社区内被污名化非常常见,但是她并没有否认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这位25岁的女生咨询了一位当地说普通话的心理咨询顾问。

Kate表示,心理咨询顾问两次挽救了她的生命。这位顾问让她平静,记录她恶化的病情,并通过澳大利亚的心理健康系统把她的案子升级。

她在精神科病房呆了两个月,在那里,可以全天候联系心理学专家,这让她“感到安全”。

“最开始,住进精神病医院的事实让我很难接受...但之后你就会意识到,在医院,除了自己的精神健康问题别的什么都不用担心。”

Kate说,她是幸运儿之一。

她说,留学生通常不知道如果有需要可以去哪里寻求帮助。

“这里(澳大利亚)你有资源,包括精神科医生,心理学家,心理咨询顾问。要他们接触很容易,但是对于留学生来说却不容易,因为留学生没有很好的本地关系,也没有了解(他们)的途径。”

中国大陆对心理健康的污名化和长期挑战 

Kate在中国有一个心理学本科学位,她说,中国人很重视身体健康但是很少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

“在中国,很多我的同龄人...他们有很多跟我一样的问题,但他们不知道可以去哪里。

人们对待心理健康问题的态度很消极。他们会试着隐藏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在中国,如果你告诉别人你患有抑郁症,焦虑症,别人会认为你疯了。

根据上海大学的一项全国性调查,在中国大陆自己的新冠爆发高峰期,全国超过1/3的人经历过心理困扰。

但是对14亿人口来说,心理治疗师的短缺是空前的。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截至2017年,每100万居民中,只有不到9名心理健康工作者。

“这就是为什么对于回中国我很犹豫,”Kate说。

Many people in mainland China don't recognise symptoms of poor mental health.
Many people in mainland China don't recognise symptoms of poor mental health.
AFP/Greg Baker

几个月前,Kate的父母向他们所在城市“最好”的心理健康诊所寻求精神科医生的建议。

“他们拿着电话给精神科医生,这位精神科医生的态度和水平真的非常非常糟糕。”

“他跟我说的所有事,都让我很火大。他真的是在伤害我。这让事情变得很糟。把情况变得更差了。我觉得他最好还是不要当精神科医生了。”

Kate的父母曾对她的精神疾病不屑一顾,告诉她不要那么情绪化,更强大一点,更坚强一点。

在她来澳洲之前,他们对她的期望很高。

“我一定要赚很多钱,一定要很有成就,”她说。

但是,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女儿经历死亡后,他们开始就心理健康问题进行“自我教育”,并降低了他们的期待。

“他们以前要求我做到一切他们想让我做的事。但是现在他们说,他们会支持一切我想做的事。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带着自闭症孩子的单身母亲

在墨尔本城市中心之外,马美玉是一位带着三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她说她已经束手无策了。

她成年的儿子患有自闭症,不会跟人沟通,要寸步不离地照顾。

他常去的中心由于封锁关闭了,马女士独自承担了全部照顾职责。

Melbourne mother Emily Ma with her family.
Melbourne mother Emily Ma with her family.
Emily Ma

她说,她的儿子变得很不耐烦,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能出去。

“他很困惑因为他的日常生活完全被改变了,”马女士说。

“他不开心的时候,可能会跳来跳去表达,也可能会打自己,因为他不会说话。但他不会伤害别人,如果你在他很愤怒时,强行制止他,他可能会还手。”

在一般情况下,马女士说她会让他慢慢发泄出来,但是经过了超过200天的封锁,她承认自己的耐心都越来越少。

“我从没觉得我不喜欢我儿子...但是最近,我醒来,发现我自己对他有点抗拒,”她说。

我会对他发脾气,但发完脾气又会内疚。应该是我人生中情绪最差的时候。

西式项目帮助中国女性摆脱封锁疲劳

在与密友倾诉后,马女士被介绍到了一个由非营利组织整体健康中心(Centre for Holistic Health)开设的正念和拉伸课程。

“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正念)。它确实看起来挺抽象的,”她说。

她说上过维州的普通话与广东话的课程,这些课程帮助她放松了肌肉,晚上也睡得更好了。

Malaysian housewife Mei Yuen says she has benefitted from mindfulness and stretching classes during Melbourne's repeated lockdowns.
Malaysian housewife Mei Yuen says she has benefitted from mindfulness and stretching classes during Melbourne's repeated lockdowns.
Mei Yuen

马女士说,参与者会学到如何去了解自己的负面情绪,应用到自己不同的五感。

参与者被鼓励放慢节奏,享受日常生活的过程,比如说吃东西或闻不同的香薰。

“我们专注于我们有的东西上面,(甚至是平凡的)生活中的事物。(最终),我会忘掉消极的情绪,”马女士说,

墨尔本的心理咨询顾问Ada Poon自发地开设了课程,并表示他们都受到社区的欢迎。

“当我推动这个项目时,我需要把这些概念翻译成中文。这对他们来说是新的,”Poon女士说。

女士们的咖啡馆(Ladies Café)是她为女性们在大流行期间互相支持而发起的项目,在每次墨尔本宣布封锁之后,参与者人数都会激增。

“我为女性开始了这个项目,她们总是承担照顾者的角色,照顾孩子们,照顾家庭,”Poon女士说。

“她们同时也是职业女性。她们不知道如何获得支持,也不知道自己的需求。”

Melbourne housewife Mei Yuen has sought Western therapies to deal with anxiety and stress.
Melbourne housewife Mei Yuen has sought Western therapies to deal with anxiety and stress.
Mei Yuen

女士们的咖啡馆的参与者Mei Yuen表示,在墨尔本封锁期间,日常聊天以及拉伸课程帮助她度过了“糟糕的”时期,特别是每次政府宣布新的新冠病例之后。

这位来自墨尔本东部Kew地区的家庭主妇表示,她首当其中地接收了来自朋友们向她发泄的挫败情绪。

Yuen女士说,虽然亚洲社区很小——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不愿意分享私事——消极情绪发泄出来总比自己藏着要好。

“我听了来自每个人不同的故事,所以我需要减压,”Yuen女士说。

“也有一些女士比较安静。但是加入一个这样的咖啡馆,你一定要说出来,”她补充道。

在8月18日,女士们的咖啡馆成员庆祝了她们的一周年纪念日。

Ladies Cafe, a program launched by Centre for Holistic Health, has helped many Chinese-speaking women speak out about their struggles in lockdown.
Ladies Cafe, a program launched by Centre for Holistic Health, has helped many Chinese-speaking women speak out about their struggles in lockdown.
Mei Yuen

Poon女士为每位参与者派发了下午茶,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每个人在参加Zoom会议的时候,同时在享用一盘亚洲点心,这是活动的高光时刻。

“有她在身边真好,”Yuen女士这样说起Poon女士。 

“她花了很多时间与我们“打交道”,”她补充道。

寻求支持的读者可以联系生命线危机支持热线 13 11 14, 自杀挽回服务1300 659 467,儿童帮助热线 1800 55 1800 (帮助5至25岁的年轻人)。更多信息可以查看Beyond Blue.org.aulifeline.org.au

整体健康中心(Centre for Holistic Health)是一个正在展开计划,帮助维州的华人社区成员应对大流行。参与课程或转介道其他州的类似服务,请拨打0401 718 043或者联系邮箱 admin@chh.org.au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This story is also available in other languages.
Show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