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ue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铁矿石暴跌后,澳洲外贸还撑得住吗?

A mining iron ore operation in the Pilbara region of Western Australia. Source: AAP

铁矿石价格近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从最高的230美元每吨,一路跌至130美元的低位,不禁让不少经济学家开始极度担忧澳洲外贸可能面临重大损失。

在经历了一年多的猛涨之后,铁矿石价格近期出现了断崖式下跌,从最高的230美元每吨,一路跌至130美元的低位,最大跌幅接近40%,虽然近期有所回暖,但总体跌幅依然高达30%。考虑到铁矿石在澳洲出口份额中所占的巨大比重(超过全国所有出口总量的五分之一),不禁让不少经济学家开始极度担忧澳洲外贸可能面临重大损失,甚至直接影响澳洲整体经济未来从第二波疫情高峰中恢复的能力和速度。 

事实上,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因为在铁矿石价格下跌背后,是全球最大的钢铁制造国中国的持续减产政策——为了配合中国政府的长期减排和碳中和目标,进入7月后中国各地的重工业限产政策逐步落地,在凯投宏观在一份报告中就指出:自5月以来,中国的钢铁出口已经大幅下降,对钢厂的限制可能导致年内剩余时间的产量进一步下降,同时中国钢铁产量在过去三个月内已经降至去年疫情影响最严重时候的低谷水平。而钢铁产能的减少,意味着铁矿石需求的下降。这也让中国铁矿石进口量连续四个月出现了下跌:7月中国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8850.6万吨,同比下降21.4%;而1月到7月,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砂及其精矿64902.5万吨,同比下降1.5%。 

要知道,直到目前为止,澳大利亚的对外出口在整个疫情期间都仍保持着较好的局面。尽管疫情导致供应链中断,但澳大利亚2019-20财年和2020-21财年的出口情况基本非常稳定,商品和服务出口总价值为4750亿澳元,中国仍然是最大的市场。其中,铁矿石是第一大出口产品,2020财年出口总额21.6%。煤炭、天然气和教育相关服务业紧随其后。也正是有了铁矿石的支撑,澳大利亚的贸易顺差在2020年达到创纪录的730亿澳元。但正如美国银行上周早些时候表示的那样,铁矿石价格的下跌速度过快,而且不仅仅是中国需求的减少,另一大铁矿石出口国巴西的供应量也在逐渐增加,供需两头的变化,都在打压铁矿石价格。 

与此同时,由于澳洲继续紧闭国门,服务业出口依然没有任何恢复的迹象。据统计,由于国境持续关闭,澳大利亚的教育出口已经下降了三分之一。疫情前的2019-20财年全澳高等教育出口达到了403亿澳元,到了2020-21财年,这一数值已经减少至267亿澳元,下降程度达到34%。而且截至2021年6月,全澳注册的国际学生人数不满53万人,较上年同期下降17%。因为,持续的国境封锁让澳大利亚的学校对国际留学生的吸引力不断下降。根据安永的最新研究预测,到2030年,澳大利亚大学部门面临的收入损失可能会进一步增加50亿澳元,达到60亿澳元。而且不仅是教育出口,国际旅游在疫情冲击下也已经几乎“归零”,这使得澳大利亚整体的服务出口下降都极为显著,较峰值时期几乎跌掉了近一半。 

不过作为一个资源丰富的国家,澳洲近期的贸易出口也并非全无亮点,其农产品和其他有色金属却成为了新的增长点: 

由于中澳的贸易摩擦,农产品一度是受冲击最大的出口产品。但由于今年夏季北半球一些主要农业出口国家遭遇了严重的酷热和干旱,比如美国和巴西,造成全球农产品价格出现明显增长。但澳大利亚的农产品生产并没有收到太大影响,因此6月整体出口环比增长了7%,同比更是增长了37%之多。其中,谷物和谷物制剂出口在更是6月份暴涨11%,达到了创纪录的11.98亿澳元。 

而在传统旷野中,虽然铁矿石前景堪忧,但煤炭、黄金、天然气近期的出口有了较大的增长。最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段时间铜矿出口总额的增速达到惊人的55%,也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这主要原因是由于铜矿价格在6月上升了37%,有记录以来首次超过每千克5美元的高价。而且从全球范围来看,这很大程度受到了主要经济体对新能源使用和节能减排扶持力度加大的影响——无论是纯电动汽车,还是大型的风力和太阳能发电,都需要大量使用铜作为重要原材料的电机。这就意味着铜矿需求可能会成为一个持续增长的局面,再加上全球铜矿供给有限,进一步利好铜矿价格和澳洲的铜矿出口。 

不过综合来看,由于铁矿石占据澳洲出口的比重过大,其价格的暴跌不是任何其他矿种收入的增加可以抵消的,而教育和旅游这两大服务业出口的总量同样巨大,也不是澳洲农业出口的增量可比。因此,笔者判断在接下来的一年中,澳洲整体贸易盈余将会出现比较明显的滑坡,并导致总体经济增长收到冲击。虽然澳洲的出口贸易还不至于全面崩盘,但在开放国境让留学和旅游恢复之前,澳洲的外贸收入都将持续承压。

(本文作者魏睿昊Julius Wei为SBS特约通讯员、澳大利亚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分析人士,转载须经SBS许可;本文观点仅代表嘉宾观点,不能代替理财建议,不代表本台立场。) 

请在Facebook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