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在澳台湾人故事】专访Alex Chen: 为澳洲背包客朋友提供的中医义诊,是一种善意精神的延续

Taiwanese stories, Alex Chen Source: supplied

两个月一次,Alex用休息的空档,在自己的小诊所内,免费给台湾的背包客朋友来看诊,这样的善举,也让他收到许多背包客的可爱礼物,表达内心的感激。

刚踏进这家位在South Yara的小诊所,对在台湾时就常看中医的我来说,感受到格外放松,或许是同样的器具以及墙上贴着的人体穴道图,让我有回到台北老家的错觉。

诊所的中医师叫做Alex,爽朗的笑容迎接刚踏进诊所的我。Alex来到澳洲已经是第15年,也是两个孩子的爸,来到澳洲前,他在台湾做过电脑通讯业丶金融业丶电信业,但对他来说,澳洲永远都是向往的生活地点。

“我当时常因为出差或是参展,要去各个国家,那时候一到澳洲,我第一眼就爱上这个地方。”

对Alex而言,尽管他做过的行业都让人感到佩服,也需要高度专业的知识,但对他来说,台湾的生活步调实在太快了。

“当时在台湾,你会感受到自己常常被推着走,不管是环境丶时间,有时候推着的就是自己。”

但还有另外一个理由让Alex带着一家人来到澳洲,那就是孩子的教育。

“我两个孩子当时一个小三,一个小五,一天女儿拿着课本来找我,说学校要他们背唐诗,我心里就纳闷了… 为何孩子需要花这些时间,在以後可能不需要的学问与知识上呢? 为何不能现在就发展他们的喜好呢?”

Taiwanese stories, Alex Chen
Taiwanese stories, Alex Chen
supplied

于是在2004年,他下定决心带着一家四口来到墨尔本,就此定居。

“幸好,我孩子在那之後一切都习惯,不管是澳洲的环境,还是学校。”

但又是什麽原因让Alex在澳洲走上中医的道路呢?

“我在台湾时就常常接触当时921大地震的受灾户孩子们,我与几个要好的朋友常常去提供协助,提供一些义务教育给他们。”

时间过去,那些懵懂无知的孩子,也开始规划未来方向,有的人志愿在台湾发展,有的人想跟Alex一样,踏上澳洲,寻找一片新天地。

“那时有一个孩子问我,澳洲有没有中医方面的学校可以学习,在澳洲从事中医治疗这一行有没有前景?”

Alex当时还真的被问倒了,但这一问,也激起他的好奇心,开始收集资料,从身边的朋友一一谘询起,没问倒还好,一问还真不得了。

“其实很意外的,澳洲还真的有不少中医相关的学校可以上课。”

“所以你帮别人问,怎麽会自己也进去学了呢?”

“或许就是因为好奇吧。”

Alex在当时一头栽进中医的学问,一学就是五年的时间,再度让人意外,照他的说法,在这里教授中医知识的,有三分之二都是老外。

“其实老外的医生并不像大家想的,对中医没有兴趣或是觉得没有医疗根据,相反的,他们很多是对西医的诊断方式感到不满,才转来学习中医的。”

Taiwanese stories, Alex Chen
Taiwanese stories, Alex Chen
supplied

Alex说着笑了出声,在他读书的过程中,最放不下心的就是还在台湾的年迈老父亲与老母亲。

“我一放假,就会回去看他们。”

回台湾的同时,他也四处拜访台湾的中医师傅,学习更多技术。毕业後的一年,他到了印度与西藏,跟随着其他中医师,踏上义诊之路。

“那时我们一群人直接到印度的贫民窟,帮助那些因为体力活长期以来受伤的 人们,那时我才知道这些人都是10岁就出来工作养家。”

在印度的义诊之旅,让Alex思考很多,这些人因为没办法受到教育,只能选择干体力活来养家庭,但如果受伤了,没办法继续工作了,那就会让自己的孩子出去工作。

“让自己的孩子走上跟自己一样的路,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但如果我能把他医治好,就算是一年的时间,让他可以继续工作,他的孩子就能多读一年书,这其中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回到澳洲後,Alex有了开设自己的中医诊所想法。诊所开设後,也吸引不少当地人前去看诊。

“洋人最多的症状就是腰酸背痛丶肩颈痛,这点跟多数台湾人一样,办公室坐久了,但第二多的就是不孕症了。”

让人称奇的是,Alex真的透过针灸帮到一些病人,经过三到六个月的疗程,最终都怀孕了。在那之後, Alex也在墨尔本的朋友帮助之下,认识许多来澳洲工作的台湾背包客,并定期提供义诊的服务。

“其实我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很多背包客在台湾就不是干体力活,但一来这里就接受高负荷的工作,所以常常有伤痛病症。”

Taiwanese stories, Alex Chen
Taiwanese stories, Alex Chen

两个月一次,Alex用休息的空档,在自己的小诊所内,免费给台湾的背包客朋友来看诊,这样的善举,也让他收到许多背包客的可爱礼物,表达内心的感激,能在澳洲收到同样台湾人的善意,这是多难得可贵的一件事。

也有其它生活在澳洲的台湾朋友,看到Alex的义诊服务,也自愿提供一些自制的糕点给背包客朋友,让他们除了身体接受诊疗,内心也得到有如家庭般的慰藉。

“有的是被牛撞到,而且是被死牛撞到,我还记得那个男生很壮,所以在在肉厂里头负责把牛肉挂上钩,结果不小心松手,整个人被压住。”

其实不少背包客受伤後都不太敢去看医生,一来医疗费用很贵,二来不清楚澳洲的医疗系统,最後可能自己擦个药就当没事了。

“有时看到受伤的他们,我就会想起在印度看到的事情,台湾的年轻人有热情有活力,更因为这样,我希望他们能健康顺利的走下去。”

义诊的过程中,Alex也认识很多来这里的台湾朋友,他们也被这种行善的感动到,在之後的义诊活动中,有人提供免费的指甲彩绘,有人帮现场的背包客朋友塔罗牌算命。甚至还有在当地工会上班的朋友,趁这个机会来教背包客他们该有的权利,甚至是举办美食活动。

渐渐地,Alex的义诊活动变得多彩多姿,与其说是一场诊疗,不如说更像是一场聚会。这种无偿伸出援手的心意,Alex透过自己能做的事,在墨尔本慢慢传播开,也期待这份善意,能藉由每个在澳洲的台湾朋友,用自己的方式传播下去。

作者:陈业鹏,SBS通讯员,曾在台湾从事新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