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在澳台湾人故事】专访Ares Liu:从农场打工者到餐厅经营者

Source: Supplied

曾经是打工度假背包客的Ares投入桌游的世界中,他说“没搞清楚规则,就没办法享受游戏”。

早晨8点,墨尔本的寒冬刚迎接一天的阳光,Ares就骑着单车,行在墨尔本的街道上。停在一栋具有浓厚150年历史气息的红砖楼前,拉开铁门,走进店面,木质深色的装潢风格,斑驳红砖的文艺墙面,架子上陈列无数的桌游与小游戏道具,他开始一天的忙碌。

走进厨房清点食材,熟练的备料、开火,卤肉下锅,将猪肥油逼出,看准时机加入香料、红葱头。Ares不加任何味精,为的是遵循台湾家乡的口味,吃的幸福也吃的安心。这样的台湾味道,在墨尔本的街道唤醒新的一天。

Ares Taiwanese story
Supplied

按摩店,“听不懂,也不能说”

Ares的澳洲故事,要从2009年说起,那时的他在黄金海岸一家按摩店上班,刚到澳洲的他没有带多少钱,一句英文都听不懂,连客人口出脏话也只能以笑应对。

“有时候客人用英文说按轻一点,我却听成用力一点,也搞出不少笑话,但能有什么办法?听不懂,也不能说,我就只能笑着来应付这一切。”

Ares心中知道不会英文,日子只会更艰难,但忙于赚取生活费的他,也无法在平日空出时间学习英文。幸运的是,当时Ares的房东对他伸出了援手,这位房东是一个70多岁的老先生,孩子都长大成家却没陪在他身边,陪着Ares练习英文也成为他重温家庭生活的慰借。

老先生要求Ares每周一、三、五,用空閒的时间写一篇英文日记,并朗读给他听,当场纠正发音文法。六个月过去,Ares的英文从零到有,虽然还不完全熟练,但能开口与领听,这使他在澳洲不再是个哑巴聋子。

Ares Taiwanese story
Supplied

葡萄农场,“真的不是人待的”

时间过的飞快,Ares的一年打工度假签证即将到期,为了集二签,他飞到墨尔本,却在下飞机后,连墨尔本的样貌都还没看到,就被送往距离墨尔本市区五百公里的葡萄农场。结果第一天采葡萄只拿到30澳币工资,这跟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会讲会听英文的Ares很快被一位工头看上,问愿不愿意去伯斯当工头,管理一片25万棵杏仁树的农场,时薪16澳币。当时Ares没有多想就接受了,开着车到了现场却发现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住在破旧的货柜屋。15个人挤一个货柜,当时他觉得自己像躲在货柜的难民,连手机都没有收讯,彷彿是一个澳洲中的孤岛,属于打工者的无人岛。

“打工度假的第二年,对我来说真的很辛苦,我也有过被农场骗薪,不知道该找谁帮忙,只能吞下这口气后继续换其它地方工作。”Ares讲到这不禁苦笑,其实这种现象直到现在还是在打工度假者中不断发生。但Ares也讲到自己花了2600澳币买了一台小车后,就开始自驾旅行,想到哪就去哪,这种日子他十分享受。

“现在回想起来,农场真的不是人待的,但似乎也成为打工度假的必经之路。”

对Ares来说,在澳洲打工度假有优点也有缺点。好的是可以透过努力,赚到旅费,来增进自己的视野与想像力,也结识来自不同国家的好友,扩展思维与视野。

坏的,当然就是环境,但这个环境不光是安全没有得到保障。

很多打工的地方不要求英文能力,这反而成为一个打工度假者的捕蝇灯,吸引无数不会英语的背包客前往,讲着同样的语言,想着同样的事情,渐渐大家都忘了自己身在澳洲。

Ares Taiwanese Story
Supplied

桌游的世界,“没搞清楚规则,就没办法享受游戏”

背包客生活结束后,Ares选择回台湾整顿后再度来到澳洲,这次是以学生的身分,摸索留在澳洲的未来。他选择读电机专业,因为打工度假时期受过的苦,让他深知身为学生的快乐,也更充实的安排空闲时间,工作赚学费与生活费。

毕业后的他,来到墨尔本街中的一处,一栋富有时光痕迹的红色砖楼,也正是他现在经营的餐厅前身。当时的店面还是家普通KTV,Ares在这担任服务生的角色,老板看中Ares的勤奋与踏实,邀请他一起经营转型成拥有桌游文化的复合式餐厅。

对桌游陌生的Ares大胆接下这份邀请,开始积极投入桌游的世界中。他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搞懂每种桌游的游戏规则,当时的桌游都是从Amazon购买的,或是亲自到墨尔本的游戏店挑选。这些游戏的说明书都是用英文书写,Ares就常常翻着字典,找朋友一个一个试玩,看哪些游戏最适合。

Ares Taiwanese Story
Supplied

Ares一个简单的想法,却解释清楚从澳洲打工度假的态度,到一家餐厅的经营理念。Ares的复合式餐厅边经营,边打响在墨尔本的口碑,搭配桌游的小吃餐点,都是他从台湾开便当店的家人身上习得的好手艺,忠实呈现在地的台湾味。

一直到今天,当你路过这栋红砖楼时,往店内望去,还是能看到不论澳洲人还是华人,甚至在墨尔本生活的各国人,一起玩着桌游,一起欢笑,一起享受珍珠奶茶、台湾咸酥鸡、卤肉饭。或许Ares也用这家餐厅,呈现他印象中美好的打工度假时光,那个与不同文化接触,互相交流,互相分享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