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在澳台湾人故事】专访Henry与Mia: 在澳洲看牙医的迷思? 小痛千万别忍成大病!!

Source: Provided

Henry是一名来自台湾的牙医,比起普通的牙医诊所,他用的是像家人般的关心方法,将每个病人当作朋友看待。

在澳洲看牙医,对许多人而言都是一个未知领域,就连我自己在澳洲步入第四个年头,也没有一次去过当地诊所看过牙。

如果真的要说,在这次年末年初,2018年与2019年交接的假期中,我特地抽空回一趟台湾,在”回台必做”的清单上,第一件事情,莫过于看牙医了。

并不是说不信任,相反我对澳洲的医疗品质还是保持信心,真的要说,或许就是一直听闻”澳洲看牙好贵”这样的传闻,导致不论是心态还是荷包,都比较胆小一点。

而这次回澳洲后,2019年第一位接洽到的采访者,该说是巧合还是缘分,竟是一位台湾出生的澳洲牙科医师,与他同样来自台湾的妻子,共同在墨尔本开设的小牙医诊所。

牙医是一门结合医学丶工程与艺术的专业

Henry,今年30的他,从小就跟着家人到了纽西兰,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国外的环境下生活。

“其实我一开始是对医学都非常有兴趣,医学又分为那么多种,要选择哪一方面也是让我很头疼,从高中时就喜欢做一些手工艺还有木工劳作,手很灵巧也曾被这样称赞过。”

在1996年,Henry与家人移居到布里斯本,97年选择在墨尔本生活,一路读到大学,也奠定他对牙医专业的兴趣与志向,随后硕士继续攻读牙科专业,直到毕业。

“加上我很喜欢英文dentist这格词,D代表Doctor丶E表达Engineer,也有artist的艺术气息。”

Henry (middle) with friends
Provided

说起跟台湾的缘份,Henry也不禁笑了,他在硕士毕业之後,选择到台湾的台大医院实习,花了三到四个月的时间,了解到跟澳洲不同的健保体系以及牙医相关的技术。

“实习的那段时间,台大医院的同事都很照顾我,我在那段期间也理解到澳洲与台湾在牙医方面上的技术性不同,要说起来各有优劣,但在不同国家的看诊习惯以及医疗环境下,我也必须采取不同的医疗手法,才是真正对病人的好。”

小痛忍成大病,澳洲看牙的习惯须养成

结束实习后的Henry回到澳洲,立刻在牙医诊所上班,会讲中文的他,也多出很多机会对华裔的病人看诊,同时也发现这些病人的共同问题。

“真的要说,在澳洲的牙科病人,不分当地还是华裔,都是遇到很后期的问题,痛到不能再痛时,才会选择来看牙医。但在某种程度上,华裔的病人多半都是这类型的状况。”

如同Henry所说的,多数在澳洲的华人朋友,不论是旅游丶留学丶打工度假,甚至是定居在此的人,都会等到问题很严重时才去看牙医。

“大家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牙齿不像身体其他部位,缺了一角后是不会愈合的,如果在澳洲看牙只是想紧急做个处理,忍到回台湾才做治疗,那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损害。”

Henry with his patient
Provided

Henry也一再强调,一旦牙齿开始出现问题,提早解决不但能杜绝基本的问题,费用也不会像后期治疗一样昂贵。

“其实台湾的健保,如果大家来澳洲后都没有停保的话,可以拿在澳洲的医疗收据跟医生诊断证明,回台湾后都可以申请部分的补助。”

一些人会觉得在澳洲看牙很贵,但事实上,一年定期做牙齿检查维护,都不会是难以负担的金额,反倒是忍到出现大问题,在需要动手术以及各种复杂处理的情况下,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与妻子的相识,促成开诊所的梦想

Henry前前后后在不同的牙医诊所工作,长达六年多的时间。期间他面对的不光是诊所给予的工作压力,或是上司的无理要求,使得他无法给每个病人自己所期望的治疗服务。而这个想法到最后也渐渐成为要拥有自己的一家牙医诊所这种梦想。

在2015年,Henry一次回台湾的机会下认识了Mia,两人从远距离恋爱,到最后将Mia接回澳洲一起生活发展,这也是Henry人生中的一个重要里程。

Henry with his wife, Mia
Provided

“我自己常常说是把Mia骗过来了。”

Henry说完和Mia相视着笑了出声,2018年初,Henry在Mia的鼓励下,在墨尔本Preston开设自己的牙医诊所,尽管刚开始遇到的问题不少,墨尔本牙医诊所的竞争也相当激烈,但两人互相扶持下,这个小梦想也算是渐渐步上轨道。

“我希望给予病人的感觉是非常亲切以及细致的照顾。”

比起普通的牙医诊所,Henry用的是像家人般的关心方法,将每个病人当作朋友看待。在诊所中,Mia也尽心为Henry担任起助手的角色,同时透过自己的社交网路窗口,将Henry以及自己的牙医诊所,呈现到大家眼前。

“其实在澳洲对孩子的牙医教育并没有很完整,但他们的父母还是会教导小朋友知道不舒服就要看医生,相对来自台湾的朋友,虽然小时候有接受学校的牙齿健保教育,但父母却不太清楚牙医方面的正确资讯。”

Mia在协助Henry的这些日子里,也看到了在澳洲的大家所面对的问题。诊所营业到现在,也即将步入一个年头,两人也将持续地为在澳洲,在墨尔本的各位服务谁知道呢,说不定我在澳洲的第一个牙医师,也会是Henry也说不定。

作者:陈业鹏,SBS通讯员,曾在台湾从事新闻工作。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