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u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話

兩個月5名騎手死亡 華人外賣騎手講述:“搶單是非常大的隱患”

The food delivery industry has come under increased scrutiny after a spate of deaths. Source: AAP

“單來了有12秒的倒計時,你要劃開進度條,手速快就是你的,手速慢、網速慢了,就不是你的。”

新州政府週二(11月24日)晚宣布,由新州工作安全局(Safe Work NSW)和新州交通部(Transport NSW)牽頭成立專項小組,對外賣送餐服務行業進行調查,了解最近新州接連髮送的送餐員遇難事件是否由“可避免的風險”造成。

在此之前的短短兩個月內,在悉尼和墨爾本已經聯系髮生5起騎手送餐途中遭意外身亡的事件——本週一、上週六,悉尼連續髮生兩起騎手送餐途中車禍死亡事件,此前中國公民陳小軍在為熊貓外賣送餐時也遭遇不測,此外還有UberEats送餐員迪德·弗雷迪(Dede Fredy)、DoorDash送餐員Chow Khai Shien兩例在送餐過程中遭遇意外死亡的事件。

這一系列不幸事件被交通運輸工人工會(Transport Workers’ Union)稱為“全國性的重大危機”,該工會再度呼籲更好地保護送餐騎手的安全。

送餐騎手面臨哪些安全隱患?

針對週一晚間的事故,警方在一份聲明中說:“一輛載著挖掘機的卡車正從(悉尼雷德芬)克利夫蘭街向左轉進入查爾默斯街,這時一名騎車人出現在那裡,噹卡車向左轉彎時,他被壓在了卡車下面。”

“卡車司機甚至沒有(看到他),因為騎手不在司機的前面,噹卡車司機轉彎的時候,騎手在司機的旁側。你知道他們為什麼總說不要超車嗎?這就是為什麼。”

墨爾本一位送餐騎手David(化名)說:“自行車和摩托車相對汽車來說是相對危險,特彆是天氣不好的時候,是非常大的安全隱患”,“騎手的駕車習慣也會造成隱患”。

David從今年4月起與送餐平台EASI籤訂合同在墨爾本某華人區開始送餐,他說自己最擔心的一個安全隱患是該平台的搶單系統。

“EASI是一個搶單系統,單來了有12秒的倒計時,你要劃開進度條,手速快就是你的,手速慢、網速慢了,就不是你的。”

他補充說:“要收入高,就要非常高的手速、高度的注意力,搶單系統有非常大的安全隱患。”

起初David十分不習慣,因為他是駕駛汽車送餐,搶單時哪怕一秒鐘的注意力不集中恐怕就會釀成悲劇,但受制於平台要求,他目前只能在搶單和安全之間尋求平衡。

交通運輸工人工會(Transport Workers’ Union)呼籲聯邦政府調查網上送餐平台,併警告說,如不對外賣送餐行業進行監管,送餐騎手的死亡還將髮生。

該工會列出了許多問題,例如缺乏對騎手的培訓、沒有提供個人防護設備,併對騎手施加壓力要求在規定時間內送達。

對此,David說與平台籤訂合同後確實沒有接受過安全培訓,“但之後有髮一些公眾號的文章來提醒大家注意安全”。

而且要保證自己在優先接單的列表內,送餐員必鬚完成每週至少70單、至少700澳元的最低指標,否則一旦被移出列表,那麼平台將不再保障送餐員能接到多少訂單。

“有壓力在就會心急,一急的話精力就會分散,” David說。

外賣送餐平台Uber Eats在回复SBS新聞時就送餐騎手死亡事件髮布了一份聲明:“單獨來看,這起死亡事件是燬滅性的。但噹與整個外賣送餐行業最近髮生的其他事件一起考慮時,它更令人擔憂。”

“很明顯,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來改善道路安全,我們致力於在實現這一目標方面髮揮主導作用。”

另一主流外賣送餐平台Deliveroo表示,安全對他們來說至關重要,併彊制要求新加入平台的騎手接受關於行車安全的在線培訓。

工作場所權利為何無法保障?

交通運輸工人工會還表示,送餐騎手的平均工資只有最低工資的一半,而且沒有得到工作場所健康和安全規定的充分保障。

David目前基本一單收入9-10澳元左右,每天25-30單,收入200-300澳元。

他坦言一天需工作12-15小時不等。

而根據公平工作委員會的決定,從2020年7月起,目前全澳最低工資為每小時19.84澳元。

David認為:“就是因為合作關系,所以不保障每個送餐員的工資符合澳洲最低時薪標準,好像有一個空白(gap)在這裡。”

跟很多送餐員一樣,David與送餐平台籤訂的是承包商(contractor)合同,而非僱傭合同。

據ABC此前報道,送餐途中因車禍身亡的中國公民陳小軍也因被歸為承包商而無法得到平台方賠償。熊貓外賣的一位髮言人表示,該公司在法律上沒有義務向噹事人家人賠償。

David說自上半年一起送餐員事故後,EASI已經為送餐員們購買了保險。

“保險送餐員在接送單的過程中髮生意外,保證送餐員接受一個賠償,好像每週有多少收入。”

但對於具體的條款,他併沒有仔細查看。

悉尼一位不願具名的送餐平台承包商表示,他有時間偶爾自己也會幫著送餐,據他說,在悉尼部分區域,一名送餐員一週的收入可以超過2000澳元,而一個店鋪一年的保險才1700澳元左右。但是,他了解到大部分送餐司機持有的是旅遊籤證,對購買個人保險完全沒有概念。

另一位匿名人士表示,重點不是安全保障的問題,他認為在華人送餐圈子裡其實人所共知的真正問題是:大量的“黑民”身份和一些平台的獎勵機制以及監管問題。

聯邦勞資關系部長克裡斯蒂安·波特(Christian Porter)已承諾在下次的工作健康和安全部會議上提出送餐員的工作場所安全和權利問題。

他在一份聲明中說:“每位工人,無論他們的就業安排結構如何,都有權穫得一個安全的工作環境,併在每天結束時回家與家人糰聚。”

在得知政府和行業機構對送餐員群體的關注後,David對此表示歡迎。

“我覺得這是非常積極的一面,讓這個行業更加規範”,“把門檻提高,讓競爭更加合理化,送餐員的安全和各方面能得到保障。”

同時,SBS普通話節目已經尋求EASI的評論。

澳大利亞人必鬚與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離,請查看您所在州或領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現感冒或流感症狀,請留在家中併致電家庭醫生或全國冠狀病毒健康信息熱線1800 020 080安排測試。

SBS致力於用63種語言報道最新的COVID-19新聞和信息,詳情請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關注更多澳洲新聞,請在Facebook上關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關注澳大利亞SBS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