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話

曲線回澳還是繼續等待?中國留學生陷入兩難“心態有點崩”

Kết quả học tập trong nhà trường không quyết định sự thành công trong tương lai của trẻ. Source: AAP

澳大利亞再次延長旅行管制至2月底,部分中國留學生繞道第三國成功“曲線回澳”,目前仍滯留在中國的留學生陷入兩難境地:是馬上動身曲線回澳,還是繼續原地等待?

悉尼大學的丁永超在澳大利亞實行旅行管制的第二天動身前往泰國,停留14天後已經成功入境返回澳大利亞。他說,自己的課程中包含許多實際操作的內容,沒有辦法上網課,不回來“成本太大”。

第三國:風險自己擔

在泰國的兩個星期,他大部分時間都待在賓館。“泰國雖然對中國比較開放,但現在已經有一些病例積累了,也併不是很安全。”而且,現在有很多中國學生都途逕泰國前往澳大利亞,他擔心中國學生聚在一起會增加傳染風險,於是選擇“自己待著”。

泰國本地的防護措施其實要比澳洲好得多,在澳洲基本上沒有人戴口罩,但在泰國大家都有戴,尤其是在公共交通上面。

他呼籲希望通過第三國曲線回澳的同學們,一定要做好防護措施。“如果這些第三國的確診病例持續增加,甚至超過中國的很多省份,那本身有的一種途逕也會受到影響。”

Ding Yongchao
University student Ding Yongchao has returned to Australia after self-quarantining in Thailand for 14 days.
Supplied

等待:計劃被耽擱

Eric本打算2月1日乘機返回澳大利亞,噹天到機場辦好手續托運好行李之後忽然得到澳大利亞實行旅行管制的通知,確認自己無法返澳之後只能回到家中,等待旅行管制的取消。

等待了20多天後,他依然決定繼續等待,因為“反正都等這麼久了”。他的家人朋友都不支持他從第三國返澳。“現在國內疫情嚴重,搭飛機去第三國中轉的話也比較危險,”他自嘲到:“還是老老實實響應國家號召,隔離在家吧!”

剛剛畢業的Eric不用回澳上課,但他自己的規劃都被旅行管制打亂了。他本來計劃回到澳大利亞找工作,但由於現在無法親自籤署部分文件,無法拿到職業資格證書,自己的職業規劃受到影響只能被拖延。

Coronavirus travel ban
Coronavirus travel ban sees Chinese students miss start of university, Australian tertiary education sector scrambling
Unsplash / Fred Moon

澳大利亞大學從本週開始陸續開學,悉尼大學的托托本來訂好了11日返澳的機票,聽到旅行管制的消息之後只能取消。他說,悉尼大學24號開學,澳大利亞政府的這個決定對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中國留學生來說影響特彆大。

目前托托已經準備延期半年畢業,他說自己現在“心態有點崩”、“情緒很受影響”。他說:“有很多損失,無論時間還是個人,都會有很大很大的影響。”

有報道稱,政府正在考慮試驗性地放行一小部分學生,從而在保護國民和減小教育產業受到的打擊之間做出平衡。個彆大學也出台政策,資助學生繞道第三國,儘快回澳開課。

關注更多澳洲新聞,請在Facebook上關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關注澳大利亞SBS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