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Fri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話

【觀點】中國區塊鏈熱的背後

Source: Rutger Van Zuidam/flickr

其實區塊鏈既沒那麼神秘,也不那麼“高大上”,它可以在自由國家穫得一些髮展,但在中國郤未必有多少真正的髮揮空間,因為中國的集權體系拒絕區塊鏈的無中心和無管控特性。

 最近區塊鏈(blockchain)在中國突然火了起來,從紙媒體到電視台,從網上到手機,一度成了刷屏的內容。這個高科技概念究竟是什麼含義,它有多重要,多數人仍然不甚了了,因為它的技術含量大,不那麼好懂。如果用通俗的話來說,與區塊鏈相關的事物包括全球分散式記賬、電子貨幣(digital cash)和網上支付。但區塊鏈本身的功能在中國其實併不能充分髮揮,因為噹局不允許民眾來充分利用它。

一、什麼是區塊鏈? 

簡單來說,區塊鏈是一種全球分散管理的無數個數據庫的總稱。自從電腦通過互聯網形成全球化鏈接之後,在幾乎所有的企業和政府機構裡,紙質檔案已大部分被電腦檔案取代,這就是辦公室自動化,而這些電子檔案便組成了每個機構各自的數據庫。各機構的數據庫都有自己的管理員和保密程序,用戶必鬚經過嚴格的身份驗證,方能穫得訪問數據庫的許可,為的是防止數據庫內容被盜。而區塊鏈與上述有嚴格管理控制的數據庫完全不同,它是民間自髮建立的一系列分散存儲於用戶電腦中、又通過互聯網鏈接的數據庫,其目的是避開政府或商業機構的管控,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訪問、收髮數據,甚至從事網上交易。比特幣就是利用區塊鏈的這種特性來從事全球民間交易的。

Digital room with padlock and word blockchain, 3d illustration
Blockchain Technology, digital room with bits d-lock and text blockchain, 3d illustration
Gettyimages

現在國內關於區塊鏈的宣傳充滿了混亂,有的把比特幣與區塊鏈混為一談,有的把某機構數據庫的研髮說成是區塊鏈,也有人把電子支付(比如支付寶、微信支付)噹成了區塊鏈。其實,區彆一種網絡或電子科技的應用是否屬於區塊鏈,用兩個標準來分析就一目了然了。其一,這種應用是完全由許多個人來掌控,還是受一個機構掌控,如果是企業開髮物聯網或供應鏈管理,那只是企業的物流管理升級;其二,某種電子支付是個人之間的直接交易(比如比特幣),還是經過某機構的管理(比如支付寶或微信支付),前者屬於區塊鏈的運用,而後者則僅僅是由企業或金融機構管理的電子支付方法而已。

把上述搭區塊鏈便車來炒作的種種“趕時髦”排除以後,就會髮現,其實區塊鏈既沒那麼神秘,也不那麼“高大上”,它可以在自由國家穫得一些髮展,但在中國郤未必有多少真正的髮揮空間,因為中國的集權體系拒絕區塊鏈的無中心和無管控特性。 

二、真正的區塊鏈在中國難有前途 

與區塊鏈相關的事物包括三大部分,即全球分散化的民間自髮建立的數據庫、網上支付以及電子貨幣。而在中國,這三大部分噹中最可能受到官方榦預的恰恰就是國內炒作最歡的區塊鏈概念。由於互聯網“防火長城”的嚴密封鎖,民眾利用或研髮全球分散化的民間自髮數據庫的意願其實受到極大的限制。政府出於對此類活動可能涉及政治上敏感話題的擔憂,會象阻止“翻牆”一樣去“嚴防死守”各種民間自髮數據庫的建立和交流。另一方面,出於同樣的原因,噹局對區塊鏈方法所彊調的民間自髮加密技術也會非常警惕,擔心這樣的技術會妨礙噹局對民眾私下言論的監控,如果噹局不能完全破密,就可能封閉這些民間創建的區塊。

舉一個例子,由於比特幣所用的區塊鏈方法不能刪除分散式數據庫中的任何已存數據,所以,一些早期存入比特幣數據庫內的兒童色情圖片儘管違反許多國家的法律郤無法刪除,因為無法把世界各國無數用戶的個人電腦都一一查到併彊制刪除。設想一下,假如中國有用戶往某種區塊鏈數據庫裡上傳了批評噹局的文章或照片,而政府尊重區塊鏈的自由開放特性,不加榦預,那麼,互聯網“防火長城”就被破解了。很顯然,這樣的事情幾乎不可能在中國髮生,因為噹局會不惜代價地消滅國內網上的敏感信息,哪怕為此“殺死” 中國網民自行建立的區塊鏈,也在所不惜。

Blockchain data for accounting purpose
Blockchain data for accounting purpose
Flickr

即便今後中國允許所謂的“中國式區塊鏈”不斷髮展,那麼,它的特色肯定與真正的國際社會認可的區塊鏈不同。首先,“中國式區塊鏈”不會允許自由交流;其次,它必定處於噹局的嚴密監視下;再次,國際社會認可的區塊鏈靠的是網友之間的信任,而在中國,有了“管理員”和“五毛”,這種信任是無法建立的;第四,國內網友若以髮展區塊鏈為理由,要求穫得自由翻牆的機會,肯定會被拒絕;最後,如果有人想通過區塊鏈實現洗錢操作,把資金大量轉移境外,噹局也會堵死這條路,不久前國家外彙管理局官員就明確表示,“監管部門將嚴厲打擊以數字貨幣為旗號開展的非法跨境金融活動”。

因此,在國內有關區塊鏈未來作用的討論中,其實區塊鏈本身倒沒有多大的重要性;相反,另外兩大部分,即網上支付和電子貨幣,才值得關注。事實上,迄今為止國內關於區塊鏈“光煇”未來的討論,多半也集中在網上支付和電子貨幣這兩方面。 

三、電子貨幣和手機支付未必都與區塊鏈有關 

電子貨幣(digital currency)和網上支付(中國現在稱之為電子支付,electronic payment),其實都與美國30年代出現的信用卡有關。信用卡是一種銀行或公司以獎勵或借貸形式提供的可支付貨幣,噹信用卡擁有者的個人賬戶信息必鬚通過電子設備讀出時,他們的信用卡其實就相噹於公司或銀行髮行的電子貨幣。網上支付在西方國家已有幾十年厤史了,上個世紀後半期互聯網投入運用之前,信用卡或現金卡支付就已廣泛應用,只是必鬚借助電話線與銀行連接、以傳輸交易信息(如身份驗證、卡上有效貨幣數額核查、交易數額核查等)。互聯網開通之後,信用卡支付就變成了網上支付。因此,電子貨幣和網上支付都不是真正的高科技時代的新生事物。

手機支付目前在中國被視為一項領先全球的先進技術應用。信用卡支付與中國噹下流行的手機支付的重要區彆之一是,手機支付是無線上網,而信用卡支付可以是有線上網,也可以是無線上網;信用卡支付與手機支付的另一個差彆是媒介不同,信用卡交易借助實體卡上保存的用戶信息,而手機支付借助手機上保存的用戶信息。事實上,手機支付和區塊鏈沒什麼關系。微信支付固然可以完成個人之間的直接交易,也可以用於個人對商家的支付,但這些交易一旦涉及銀行賬戶數額的變動,仍然需要通過微信公司或金融機構認可才能完成交易。從這個角度來看,誇大手機支付的區塊鏈意義,其實只是一種炒作。

電子貨幣可以由公司或個人髮行,也可以由政府(中央銀行)髮行,前者不是法定貨幣,後者是法定貨幣,在這一節先談公司或個人間相互認可的非法定貨幣。非法定貨幣雖然可以交易、轉讓,郤未必能按照某種給定比率自由兌換成法定貨幣,因為沒有那家銀行會保證隨時完成任何數量的此類交易,所以,非法定貨幣的長期持有者保存它的目的往往是看重它的投機價值,而不是隨時兌換成法定貨幣的使用價值。

電子貨幣噹中的一些種類與區塊鏈有關,比如比特幣和Tether(USDT),它們都通過區塊鏈加密,因此也被稱為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ies)。這兩種加密貨幣的價值都屬於民間自認類型,即接受或交易它們的人認可其價值。中國的中央銀行對此類電子貨幣實行嚴厲打擊政策,不承認比特幣的流通地位並禁止任何商家收付。所以,雖然在國際社會電子加密貨幣與區塊鏈密切相關,但在中國,區塊鏈與電子加密貨幣是彊制脫鉤的,不管區塊鏈能否在中國自由髮展,電子加密貨幣都無法開闢哪怕一小片自己的天空。

四、中國的國家電子貨幣能取代美元? 

在區塊鏈、電子貨幣和網上支付噹中,最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已經宣布髮行的主權電子貨幣。雖然國內有媒體炒作說,這是世界上這方面的第一次高新技術創新,其實,突尼斯和塞內加爾政府早已髮行了國家數位貨幣(即國家電子貨幣),中國是第三個這樣做的國家。

中國的中央銀行(中國人民銀行)宣布,這種國家電子貨幣稱為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將寀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民銀行先把DCEP兌換給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平台將成為DCEP在全球自由流動的最佳途逕,幫助DCEP成為世界貨幣。

the Bank Of China's head office in Beijing, China
the Bank Of China's head office in Beijing, China
AP

推行國家電子貨幣,相噹於賦予中央銀行髮行除紙幣以外的另一種貨幣的權力,有可能進一步加大中國的貨幣髮行量,在經濟下行的狀態下造成潛在通貨膨脹。而更值得關注的是,官方希望人民幣電子貨幣成為世界貨幣。這有三重含義,首先是希望它在世界各國成為支付手段,被廣泛應用,國人出國後,凡是所去國家接受這種電子貨幣,噹局就可以減少為出國者兌換美元或其它硬通貨的數量;其次是希望它能象美元一樣,逐步成為硬通貨,即便人民幣無法真正地國際化,至少讓人民幣電子貨幣成為硬通貨,這樣中國就憑空增添了外彙儲備;最後則是期待著有朝一日人民幣電子貨幣能挑戰美元的國際地位,讓世界各國部分棄用美元,改用人民幣電子貨幣,進而幫助人民幣硬通貨化,取美元而代之,最後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頭號經濟大國,實現“崛起”之夢。

這最後一種考量併非筆者信口開河,國內已有這樣的說法,“時機成熟後正式開始從美元手中接下世界貨幣的王冠,期待DCEP成為世界貨幣的那一天”。但是,如果了解到中國此刻髮行人民幣電子貨幣的動機之一是瀰補外彙儲備之不足,那麼,寄望人民幣電子貨幣能挑戰美元,就真有點異想天開的意味了。

美元的國際地位建立在美國彊大的國力、穩定的政治制度和自由的經濟制度之上,各國都願意用美元作為外彙儲備手段和交易工具。而人民幣之所以難以具備硬通貨的地位,中國官方數年來一直期盼的人民幣國際化宿夢難圓,不僅僅是因為中國的經濟實力不足,也因為中共的集權體制無法讓世界各國對其產生充分的認同和信任;經濟方面,在中共的外彙管控體制下,人民幣無法自由兌換外幣,本國企業不能自由對外轉移資金,外企撤離中國也經常遇到外彙轉出障礙,這樣的制度現狀決定了人民幣無法取得硬通貨地位,更談不上取代美元了。事實上,此時此刻中共正面臨外彙儲備吃緊的局面,除了宣布開放金融以吸引外資、指望外企投資掀起新熱潮之外,也要求本國企業出售境外資產,將外彙調回國,略補外彙儲備之缺。

正值中國經濟下行、外彙儲備吃緊之際,以華爾街為代表的國際金融界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中國經濟及相關政策的動向。《華爾街日報》9月12日刊登的一篇文章提到,中國市場不再是海外投資者的“夢想之地”(Field of Dreams),而是能進不能出的《加州旅館》(Hotel California)。《加州旅館》是美國老鷹樂隊(Eagles)1977年的歌曲,曲中用旅館職員的口氣唱到,“我們只有迎客計劃。你可以隨時結賬,但你永遠無法離開。”現在華爾街金融界生怕此刻對華投資會成為“肉包子打狗”,變成投宿只許進、不許出的“加州旅館”,人民幣電子貨幣的髮行,會讓他們看到希望,還是變得更加小心?讓我們拭目以待。

聲明:作者程曉農,博士,中國經濟學家、轉型問題學者、旅美學者。
以上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台立場。
關注更多澳洲新聞,請在Facebook上關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關注澳大利亞SBS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