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話

“澳大利亞說我是外來人”:旅行管制令中國學生承受重壓

新冠疫情發生後你是否曾經遭受歧視? Source: AAP

澳大利亞各大學本週陸續開學,但眾多中國留學生受到旅行管制影響,仍滯留在中國無法回澳學習。

一位叫做Han(匿名)的中國留學生說到,自2月以來她的生活“被打亂了”。

今天28歲的她本打算春節回國待兩週之後返回澳大利亞。但澳大利亞宣布了旅行管制,她的生活按下了“暫停鍵”。

“不管你是否一直在澳大利亞生活、不管你是否在那裡有工作、也不管你是否在那裡學習,都沒有考慮,突然我就不能回來了。”

People wearing protective face masks at Brisbane International Airport.
People wearing protective face masks at Brisbane International Airport.
AAP

這位中國留學生在澳大利亞生活了6年,併在墨爾本某大學學習管理專業。

但她聽說澳洲的旅行禁令時,她希望澳大利亞政府能對生活在那裡的人們酌情考慮。她對SBS Dateline節目說:“聽到澳大利亞對像我這樣的人做出這樣的事情,感到很失望,我感到被拋棄了。”

“我原本計劃在澳大利亞申請PR,但我現在不敢確定了。”

“我在澳大利亞的生活很愉快,有很多朋友,我愛那裡的生活,但是自從髮生這樣的事情以來,我一直想……我對澳大利亞的看法不重要,這就是澳大利亞在告訴我說你是外來人。”

旅行禁令不止影響學習

澳大利亞政府自2月1日以來實行旅行管制,併在22日宣布旅行管制將繼續延長7天,併每週進行審查。

澳大利亞政府及官員表示他們是聽從首席醫學官Brendan Murphy教授的建議。

教育部長丹·特漢(Dan Tehan)本週一對ABC說:“政府很明確,會聽從醫學建議。醫學建議稱需要實行旅行管制。”

澳洲八大(Group of Eight)表示,105,833中國留學生中有近三分之二都受到了旅行管制的影響。

coronavirus
A doctor takes care of patient in an isolation ward in a hospital in Yinan County, in east China's Shandong province.
AAP

澳大利亞各大學紛紛為學生安排延期和其他學習方式,這些學生也在思考延遲返回需要付出什麼。

Han說自己可能要延遲這個學期的學業,併繼續為現在墨爾本的公寓支付房租。旅行管制可能會讓她白白花3000澳元。

這位學生說,她很幸運能夠遠程完成在墨爾本的工作,但是由於中國政府的互聯網審查,只有通過VPN才能訪問必要的網站以完成她的工作。

“我用的VPN只有上午有效,我每天只能工作5個小時。我不能全職工作。澳大利亞不允許我回來,中國禁止我訪問這些網站,我感到被夾在中間。”

網絡防火牆成問題

許多在中國的學生希望通過互聯網上網課,但網絡防火牆成為了阻礙。

23歲的Ian Zhang在澳大利亞學習已經有7年了,完成高中的他正要去珀斯的科廷大學念本科。

大學為他提供了網課的形式,但和Han一樣,他併不能輕松地訪問澳大利亞網站。

他說:“我們很難通過網絡學習,因為中國屏蔽了谷歌、Facebook和其他很多網站。”

All commercial flights from China will also be restricted to seven US airports, as part of sweeping US travel bans.
All commercial flights from China will also be restricted to seven US airports, as part of sweeping US travel bans.
Getty Images

“我們不危險,我們只是想學習”

Ian一家生活在東北,受疫情影響併不大。

“中國有很多學生上個月一直待在家,他們很健康,他們只想會澳大利亞上第一學期。”

和Han一樣,Ian也在為自己沒有住的公寓支付房租。他說:“我知道澳大利亞政府這樣做是為了安全。”

“我們併不危險,我們只想學習。我們很健康,我們可以自我隔離。”

與澳大利亞不同,加拿大和英國對中國學生沒有實行旅行管制。

根據澳大利亞教育顧問協會(Education Consultants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的一項調查顯示,由於澳大利亞政府的旅行管制,近三分之一的學生考慮前往其他國家學習。

“請重新考慮”

Han位於廣東深圳,是湖北省以外確診病例最多的地區。

“我們真的每天都在家。我們每週允許一個人出去寀買生活用品。”

Han所居住的小區實行了嚴格的進出管理。她非常希望回到澳大利亞。

她說:“非常無聊。”

“請重新考慮讓中國學生和有工作的人回到澳大利亞。”

關注更多澳洲新聞,請在Facebook上關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關注澳大利亞SBS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