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話

【在澳台灣人故事】專訪Henry與Mia: 在澳洲看牙醫的迷思? 小痛千萬別忍成大病!!

Source: Provided

Henry是一名來自台灣的牙醫,比起普通的牙醫診所,他用的是像家人般的關心方法,將每個病人當作朋友看待。

在澳洲看牙醫,對許多人而言都是一個未知領域,就連我自己在澳洲步入第四個年頭,也沒有一次去過當地診所看過牙。

如果真的要說,在這次年末年初,2018年與2019年交接的假期中,我特地抽空回一趟台灣,在”回台必做”的清單上,第一件事情,莫過於看牙醫了。

並不是說不信任,相反的,我對澳洲的醫療品質還是抱持信心,真的要說,或許就是一直聽聞”澳洲看牙好貴”這樣的傳聞,導致不論是心態還是荷包,都比較膽小一點。

而這次回澳洲後,2019年第一位接洽到的採訪者,該說是巧合還是緣分,竟是一位台灣出生的澳洲牙科醫師,與他同樣來自台灣的妻子,共同在墨爾本開設的小牙醫診所。

牙醫是一門結合醫學、工程與藝術的專業

Henry,今年30的他,從小就跟著家人到了紐西蘭,從有記憶開始,就一直在國外的環境下生活。

“其實我一開始是對醫學都非常有興趣,醫學又分為那麼多種,要選擇哪一方面也是讓我很頭疼,從高中時就喜歡做一些手工藝還有木工勞作,手很靈巧也曾被這樣稱讚過。”

在1996年,Henry與家人移居到布里斯本,97年選擇在墨爾本生活,一路讀到大學,也奠定他對牙醫專業的興趣與志向,隨後碩士繼續攻讀牙科專業,直到畢業。

“加上我很喜歡英文dentist這格詞,D代表Doctor、E表達Engineer,也有artist的藝術氣息。”

Henry (middle) with friends
Provided

說起跟台灣的緣份,Henry也不禁笑了,他在碩士畢業之後,選擇到台灣的台大醫院實習,花了三到四個月的時間,了解到跟澳洲不同的健保體系以及牙醫相關的技術。

“實習的那段時間,台大醫院的同事都很照顧我,我在那段期間也理解到澳洲與台灣在牙醫方面上的技術性不同,要說起來各有優劣,但在不同國家的看診習慣以及醫療環境,我也必須採取不同的醫療手法,才是真正對病人的好。”

小痛忍成大病,澳洲看牙的習慣須養成

結束實習後的Henry回到澳洲,立刻在牙醫診所上班,會講中文的他,也多出很多機會對華裔的病人看診,同時也發現這些病人的共同問題。

“真的要說,在澳洲的牙科病人,不分當地還是華裔,都是遇到很後期的問題,痛到不能再痛時,才會選擇來看牙醫。但在某種程度上,華裔的病人多半都是這類型的狀況。”

如同Henry所說的,多數在澳洲的華人朋友,不論是旅遊、留學、打工度假,甚至是定居在此的人,都會等到問題很嚴重時才去看牙醫。

“大家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牙齒不像身體其他部位,缺了一角後是不會癒合的,如果在澳洲看牙只是想緊急做個處理,忍到回台灣才做治療,那可能會造成更嚴重的損害。”

Henry with his patient
Provided

Henry也一再強調,一旦牙齒開始出現問題,提早解決不但能杜絕基本的問題,費用也不會像後期治療一樣昂貴。

“其實台灣的健保,如果大家來澳洲後都沒有停保的話,可以拿在澳洲的醫療收據跟醫生診斷證明,回台灣後都可以申請部分的補助。”

一些人會覺得在澳洲看牙很貴,但事實上,一年定期做牙齒檢查維護,都不會是難以負擔的金額,反倒是忍到出現大問題,在需要動手術以及各種複雜處理的情況下,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與妻子的相識,促成開診所的夢想

Henry前前後後在不同的牙醫診所工作,長達六年多的時間。期間他面對的不光是診所給予的工作壓力,或是上司的無理要求,使得他無法給每個病人自己所期望的治療服務。而這個想法到最後也漸漸成為,要擁有自己的一家牙醫診所,這種夢想。

在2015年,Henry一次回台灣的機會下認識了Mia,兩人從遠距離戀愛,到最後將Mia接回澳洲一起生活發展,這也是Henry人生中的一個重要里程。

Henry with his wife, Mia
Provided

“我自己常常說是把Mia騙過來了。”

Henry說完和Mia相視著笑了出聲,2018年初,Henry在Mia的鼓勵下,在墨爾本Preston開設自己的牙醫診所,儘管剛開始遇到的問題不少,墨爾本牙醫診所的競爭也相當激烈,但兩人互相扶持下,這個小夢想也算是漸漸步上軌道。

“我希望給予病人的感覺是非常親切以及細緻的照顧。”

比起普通的牙醫診所,Henry用的是像家人般的關心方法,將每個病人當作朋友看待。在診所中,Mia也盡心為Henry擔任起助手的角色,同時透過自己的社交網路窗口,將Henry以及自己的牙醫診所,呈現到大家眼前。

“其實在澳洲對孩子的牙醫教育並沒有很完整,但他們的父母還是會教導小朋友知道不舒服就要看醫生,相對來自台灣的朋友,雖然小時候有接受學校的牙齒健保教育,但父母卻不太清楚牙醫方面的正確資訊。”

Mia在協助Henry的這些日子裡,也看到了在澳洲的大家所面對的問題。診所營業到現在,也即將步入一個年頭,兩人也將持續地為在澳洲,在墨爾本的各位服務,誰知道呢,說不定我在澳洲的第一個牙醫師,也會是Henry也說不定。

作者:陳業鵬,SBS通訊員,曾在台灣從事新聞工作。

關注更多澳洲新聞,請在Facebook上關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關注澳大利亞SBS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