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Thu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話

【在澳台灣人故事】專訪Iris Lee: 澳洲淘金夢跟想像中的不同,不如反問自己想像的是澳洲嗎?

Source: Supplied

在台灣看到打工度假書籍或是新聞上光鮮亮麗的表象,想像中的澳洲,是一個說中文也沒問題,打工滿地黃金等你撿的黃金夢。真實的澳洲跟想像中的好像不太一樣……

今年28歲的lris,在旁人看來或許就是個普通的台灣女生。簡單開朗的個性加上保持樂觀的態度,來到澳洲第四年的她,目前在澳洲當地一家擁有百年歷史的飲品公司擔任財務分析師。

身為90年代的第一先鋒,首當其衝許多台灣教育政策與環境的轉折;Iris與許多同世代的年輕人一樣自小面臨不少的變化與環境的壓力,甚至被大眾冠上草莓族或是靠爸靠媽族的標籤。但Iris用自己的方式來到澳洲,證明一個台灣女孩子也能在國際職場中獨當一面。

大學畢業後的Iris選擇在台灣開始第一份工作,進入了光鮮亮麗的公關行銷業。她當時任職的外商公關公司規模雖然不大,但公司在業界名聲不小,客戶群遍佈世界各地。在面對客戶、提案與活動策劃的同時,她從中獲取了不少寶貴的經驗;但也就是在這時,她面臨人生第一個轉捩點。

Taiwanese story Iris 1
Supplied

永遠在腿上留下的醜陋傷疤,成為追逐澳洲黃金夢的契機

回憶起五年前的那天在高爾夫球場為客戶策劃的大型活動,由於公司規模小、人力也不足,除了接待貴賓之外,Iris和同事還必須親自開著球車在場地穿梭;沒想到剎車意外失靈,加上下坡的重力加速度,球車撞上眼前的大樹,駕駛座前的置物籃深深嵌入Iris的左膝,當場血流不止。

“看到止不住的血同事都嚇傻了,但我當時沒想什麼,畢竟人手已經不夠了,只是一心記掛希望活動不會開天窗。”Iris說完,露出她的膝蓋,只見一道手術痕跡留下的長長傷疤,當時受的傷歷歷在目。

“我雖然當下表現沒事,但到廁所後拉起褲子一看,骨頭都露出來了。”

Iris說著竟然還笑了,如此樂天的個性在某些方面也是讓人佩服。當時公司為了不影響到活動並沒有叫救護車,而是讓她自己打了台計程車去醫院治療。

最讓Iris錯愕的是手術結束後經理在電話上問她的那句:”你有辦法回到現場嗎? 還是要回到辦公室待命就好?”

人命不值錢,那是當年Iris出社會後最深刻的體會;對台灣職場失望的她過沒多久便向公司辭職,也在此時剛好朋友開口邀請她一同前往澳洲打工度假,體驗不一樣的生活。這對Iris來說簡直是絕佳的提議,一直以來都聽別人說澳洲打工度假可以賺第一桶金,夢想就在眼前,有不追尋的道理嗎?

「跟想像的不一樣」 — 但他們想像的是澳洲嗎?

一開始來到澳洲的Iris,在尋找工作的過程也有些跌跌撞撞,但她本身英文程度並不差,加上勇於開口的特性,讓她在墨爾本周邊的咖啡店與餐館找到幾份工作,也在當地的人力仲介公司做行政職缺。而那位邀請她的朋友卻在短短三個月後決定離開,留下一句話便打包回台灣。

“跟想像中的好像不太一樣……”

其實很多人都跟Iris這位朋友一樣,在台灣看到打工度假書籍或是新聞上光鮮亮麗的表象,想像中的澳洲,是一個說中文也沒問題,打工滿地黃金等你撿的黃金夢。

“來到澳洲沒多久,我就發現會不會英文還是非常重要的,千萬不要相信不會英文來也沒問題,畢竟澳洲再怎樣也是英語系國家啊。” 

Iris講著又笑了出來。回憶當時她在找工作時敢講敢溝通的態度,相對於許多非英語系的背包客們似乎在面對很多問題或是想換職場的時候,都用一句話帶過:

“可是我不會英文耶,還是就算了。”

這樣的想法導致他們錯失很多機會,也讓不少澳洲當地的雇主覺得華人個性都比較拘謹甚至膽小,沒自信也是最大的共同點。

Taiwanese story Iris 3
Supplied

農場生活從自己找起,靠別人安排不是絕對

Iris在市區周邊的打工告一段落後,決定前往農場。不同於接觸華人工頭或是聯絡人的普遍作法,她靠網路上的英文徵人網站來尋找理想的工作地點,這時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個位在墨爾本北方的櫻桃園,Iris鼓起勇氣直接撥電話給果園主人,也順利地談妥工作事宜。

其實Iris這種直接聯繫農場主人的作法,也可以避免許多被騙以及不合理壓榨的機會。當然透過這樣的方式一切也都得自行安排,例如果園沒有提供住所,Iris便在租屋網上找到附近的便宜住宿。也因為必須自理交通,她便買了一輛二手車才得以解決通勤難處。

之後Iris跟果園主人聊天才知道,很多老一輩的農場主並不擅長使用社交媒體來發廣告,或是請華人工頭或是中介,也因此Iris在那家農場沒有遇到其它的華人。讓人驚訝的是,這種農場果園在澳洲並不是少數,有時甚至會發生沒人願意去採果子,只能讓整片果園發爛的窘境。只能說在華人打工度假的生態圈裡,享受舒適的母語交流時,雙方都錯失更多機會。

Taiwanese story Iris 4
Supplied

正式進入當地企業,在澳洲生根築夢

Iris回到台灣申請了第二年打工度假簽證後返回澳洲,並且在2015年底進入現在服務的澳洲飲品公司。對她而言,這份工作值得她抬頭挺胸地表現自我;身為一個由背包客起家的台灣女性,她證明自己能擁有的多過於大家想像的。

這家當地的公司職場文化開明,員工男女人數相當平衡,也十分注重多元文化的員工背景。Iris每天相處的除了紐澳同事,也有同為亞裔、來自歐洲、印度、中東等不同國籍的精英;公司的文化日大家還會互相交流家鄉的佳餚與文化活動,包容、尊重與欣賞各自的理念。

有時Iris想起一同前來築夢卻中途放棄的朋友也覺得可惜,若是當初反問自己”想像的是什麼?”,是否境遇就會完全不同?現在的Iris,身邊所圍繞的、自己所擁有的,或許與你我心中描繪的有所不同;但對她而言,現在雙腳踏上生根築夢的這塊土地,便是最符合真實一面的澳洲黃金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