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Sat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Live
Mandarin radio

新冠时期配偶移民风险:家暴敢报警,就把你遣返原籍!

0:00

新的研究显示持有临时签证的女性由于新冠疫情期间缺少经济支持、没有安全住所以及遭胁迫取消签证而陷入家庭暴力的泥沼。

视频:反家庭暴力活动人士阿尔曼·阿布拉伊姆扎德(Arman Abrahimzadeh)讲述自己在同年经历的家庭暴力。收看全集请访问SBS On Demand.

在澳大利亚和全球首次出现COVID-19导致的封锁时,有人担心家庭暴力的流行程度和强度会增加。同时,人们还担心,疫情会使妇女无法挺身而出保护自己。

我们现在收集的数据显示,这些担忧是有根据的。

那么临时签证持有者的具体情况如何呢?

我们对维多利亚州第一次封锁期间的100个案例进行研究表明,迫切需要消除临时签证持有者面对的障碍。研究还强调需要修改联邦法律和政策,使犯罪者不能利用获取移民身份作为控制和虐待妇女的手段。

这一倾向在我们研究的一个案例得到体现,一个名叫阿鲁纳(Aruna)的女子受到伴侣威胁,称如果她打电话求助,就把她送回出生地。

以往的研究表明,对于没有永久居留权或公民身份的妇女来说,家暴经历由于威胁取消移民以及她们无法获得很多针对受害者的支持而更加严重。这些支持包括收入、住房、医疗和法律服务。

疫情加剧了遭受排斥的问题,同时也显示出持续利用移民作为一种威胁手段的情况。

一份发布的报告显示,对这些妇女实施暴力的人有70%是澳大利亚公民或永久居民。55%的案件含有威胁让妇女“被驱逐出境”的内容。60%的情况下(对持有临时配偶签证的妇女)威胁要撤回担保。

70%的女性表示,她们最害怕的是被行凶者杀害或伤害。但她们也担心会被迫离开这个国家,包括把在澳大利亚出生的孩子留给他们的澳大利亚父亲(31%)。

一些女性对回家的恐惧是很大的。接受调查的人之一塔斯尼姆(Tasneem)说,她担心行凶者会跟着她。她的档案中有这样一段话:

[塔斯尼姆]也非常担心虐待她的伴侣会强迫她回到[祖籍国],在那里他会伤害和/或杀死她。塔斯尼姆已经与他分居,但他们仍然是合法婚姻状态,而她的签证也依赖于他。她没有资格领取养老金,也没有收入来源。她在澳大利亚没有朋友或家人,而行凶者拒绝[…]让她联系她家乡的家人。

塔斯尼姆的案例凸显出严重缺乏对妇女的支持,包括她们被排除在留工津贴(JobKeeper)和寻工津贴(JobSeeker)之外。

在我们的研究中,70%的有偿就业妇女因COVID-19而失去工作。缺钱显然与缺少逃离家暴的选择相关。在这种情况下寻求安全感可能意味着与施虐的伴侣呆在一起,以确保孩子有饭吃,有床睡。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安全住房选择有限的后果。

澳大利亚最近对COVID-19疫情期间遭受家暴的妇女进行的研究表明,安全住房选择的短缺十分严重。

在我们的研究中,住房对三分之二的女性来说是一个关键问题。具体的住房问题各不相同:对一些独自居住的妇女来说,住房不安全,因为犯罪者以前同住一起,知道地址,有钥匙。在其他情况下,女性和她们的孩子临时寄宿别人家、依靠朋友,这些朋友也因COVID-19疫情而面临经济和其他压力。

有些妇女和施虐的伴侣呆在一起,因为她们无处可去。

我们在研究中观察到的情况并不是在疫情期间特有的。这表明,我们的社会长期没有解决遭受家暴的女性临时签证持有者所需要的支持问题。

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尽管提供立即可以获得的持续收入、住房和其他支持至关重要。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重新审视问题:找出利用移民作为威胁手段的犯罪者,并为那些遭受苦难的人提供更好的支持。

任何妇女(或儿童)都不应该因为得不到支持而牺牲自己的人身安全。

在摆脱疫情之时,我们需要有一个大胆的愿景,为妇女争取更好的结果,特别是那些因其移民身份、遭受家暴而变得脆弱的妇女。

作者

娜欧米·菲泽纳(Naomi Pfitzner)是莫纳大大学性别和阻止家庭暴力研究中心(the Monash Gender and Family Violence Prevention Centre)的博士后。 

玛丽·西格雷夫(Marie Segrave)拥有澳大利亚研究理事会的资金支持。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请查看您所在州或领地的最新社交限制措施。

如果您出现感冒或流感症状,请留在家中并致电家庭医生或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安排测试。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Source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