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 Radio App

Download the FREE SBS Radio App for a better listening experience

Advertisement
  • Detainees protest on Manus Island with Australian Senator Nick McKim. (Supplied)
澳大利亞設在馬努斯島上的羈留中心已經於10月31日正式關閉。但是數百名尋求庇護者和難民拒絕離開,隨著設施水電的切斷,對這場仍在繼續的對峙的擔憂越來越嚴重。
Chinese, Traditional
3 Nov 2017 - 2:15 PM  UPDATED 6 Nov 2017 - 9:30 AM

位於巴布亞新幾內亞的Lombrum海軍基地的羈留中心已經正式關閉,羈留中心內一半的電力已經中斷,所有工作人員都離開了該中心,但是裡面仍有600多名男性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拒絕離開。

這些表示不敢冒險離開中心的難民們,不得不忍受沒有電或水的不安的夜晚。

來自囌丹的難民 阿齊茲.亞噹稱,許多被羈留者徹夜未眠,害怕將有事情髮生。

"我們害怕得徹夜未眠,我們擔心他們可能會在夜間襲擊襲羈留中心。所以我們保持著高度警惕,我們讓一些人,保持清醒和觀望,看是否會有事情會髮生。昨晚,建築裡一半的電力已經中斷。而今天早晨,他們來拿走了所有的大髮電機。"

訪問馬努斯島的綠黨葠議員尼克.麥克金(Nick McKim)將關閉該設施的移民部長達頓(Peter Dutton)稱為"殘忍的怪物"。

代表這些被羈留者的律師向最高法院提出了申請,認為他們受到憲法保護的人權正在遭到侵犯。

難民山姆卡比告訴SBS的"阿拉伯語24小時頻道",被羈留者已經對他們的困境感到不耐煩。

“我們不在這裡旅遊,不用送公共汽車給我們,如果人們對我們的情況真的很感興趣,那麼你會問到有關食物和飲用水的問題,現在已經有兩天了。他們想把我們送到其他營地,像過去五年一樣用我們的生命開玩笑,我們為什麼要去其他營地在那裡再呆上3年?”

澳大利亞堅稱,正努力為數百名將會面臨困境的男子尋求解決方案。

巴布亞新幾內亞移民部長佩柏圖斯·托馬斯此前表示,澳大利亞應該對那些不是難民和拒絕在馬努斯島定居的難民負責。他在一份聲明中呼籲澳大利亞在處理遺留工作方面提供支持件,併就人權和在馬努斯島被拘留者所穫保健服務的減少提出關注。

各方表態

移民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多次表示,來自馬努斯的難民不會被重新安置在澳大利亞。

“有一些新的設施已經建成,比現在的人們要好得多。我只是想告訴帶領人們不離開現在安置地的人,他們這樣做沒有給這些人任何好處,“達頓告訴第九頻道。

聯合國難民署難民專員辦事處再次呼籲“澳大利亞停止在馬努斯髮生的人道主義緊急情況”,併詳細介紹該島“不足的”服務。

新西蘭總理雅登已確認前政府從澳大利亞境外拘留中心接納150名難民的承諾不變。

新西蘭裔明星,曾憑借《角鬥士》穫得奧斯卡最佳男演員的拉塞爾·克洛(Russell Crowe)認為,他可以為六名難民安置就業機會。

难民羁留中心艺术展:感受前所未见的触目惊心

瑙鲁的难民羁留中心一直以来都在回避公众的监督,人们也几乎不可能进入该中心做更深入的了解。

但在悉尼举办的一场艺术展览,就展示了在中心内拍摄的前所未见的画面,让澳大利亚人了解了在海上被关押的难民的生活。

美国将接收至少54位向澳洲寻求庇护的难民

特恩布尔总理对美国所发表的有关接受马努斯岛和瑙鲁的54位难民的声明表示欢迎。将在美国得到重新安置的第一批难民将会在未来数天内得到通知。

联合国难民署批评澳洲反悔重置难民协定

联合国难民署的局长指责澳大利亚在向其寻求支持时,误导了难民署的决策

外交部长朱莉毕肖普表示,关于美国与澳洲之间重置难民的谈判中,澳大利亚的立场从始至终都是清晰的,连贯的。

 

难民精神健康:温饱都没有保障,谈何精神健康?

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来到澳大利亚。他们来到这里之前,饱受战争、迫害和折磨。因此,让难民可以享受健康服务,包括精神健康服务是他们得以在这里开展新生活的重要一环。但是,在寻求精神健康服务的过程中,难民们遭遇重重困难,有外在的困难,比如澳大利亚的专科医生不同意为他们安排翻译;也有内在的困难,比如有精神健康问题的病人受到社区的排斥,让他们不想去看医生;与此同时,难民们的温饱都是天天要面对的问题,他们也实在没有空间再去担忧物质以外的东西了。 下面请听陈芸的报道。

接受难民最多的十国中九个是发展中国家

去年,全世界每分钟平均有20人流离失所,超过一半的难民来自三个国家:叙利亚、阿富汗、南苏丹。这是联合国难民署发布的数字。  而且令人担忧的是,在接受难民人数最多的10个国家中,有九个是具备最少资源的发展中国家。与此同时,联合国难民署受到的捐赠越来越少,出现了所谓的捐赠疲劳。  年仅14岁的阿富汗难民那马拉利说,他已经试图越境15次,多次被警察逮捕并挨打,他说,警察打他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微笑。他觉得自己越来越寸步难行。  联合国难民署呼吁,越是在艰难的时候,越需要对外援助,因为这是全人类所面临的苦难。  下面请听陈芸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