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防部长达顿或将成自由党领袖 塔州议员考虑竞逐自由党副主席

社会各界表示对新政府的期待,自由党开始进行败选大反思,彼得·达顿(Peter Dutton) 成为自由党党魁最热门人选。

澳洲前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

澳洲前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 Source: Andrew Harnik/AP

塔州自由党议员阿彻(Bridget Archer)表示,在自由党遭遇联邦选举惨败后,她正在考虑参选该党领导职务。

在此次联邦大选中,阿彻女士成功守住了她在巴斯(Bass)选区的极端边缘席位。在出席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周一早间新闻节目时,阿切尔被问及“是否会考虑竞选 ‘自由党副党魁’一职”时,她首先回答说:“我认为这样的提问相当的冒昧”。

考虑到自由党可能有右倾风险,当阿彻再次被问及此问题,她说到“或许有可能”。

Advertisement
阿彻告诉这一早间节目节目主持人帕特里·夏卡维拉斯(Patricia Karvelas):“我已经看到了一些关于自由党应该右倾的早期言论,而我将做的是尽我的全力去阻止这一切发生。我们需要让自由党回到中间立场。”

在是否支持达顿的问题上,阿彻表示“一切将等到选举尘埃落定再做定论”。

在她的第一个议会任期内,阿切尔曾两次公开叫板自由党在全国廉政委员会上的立场,以及因对跨性别儿童权利的担忧而未能通过的反宗教歧视法案。

达顿成自由党新任领导人最热门人选

一位前部长表示,在联盟党遭遇联邦选举失败后,彼得•达顿将成为一位“优秀”的自由党领袖。

但昆士兰州议员罗伯特( Stuart Robert) 拒绝了达顿可能让自由党更右倾的建议。

罗伯塔在周一的采访中向九号电视网络(Nine Network)表示:“对于自由党来说,展现雄心和抱负是关键。我们一直是一个明智的中右翼政党,而这也是我们应该继续保持的立场。达顿将成为一名出色的领导者,因为他可以将每个人聚集在一起。”

鉴于许多女性的独立候选人在此次大选中击败了温和派自由党议员并赢得了席位,罗伯特也做出了相应的回应。

他说:“一切都是显而易见的,为了确保我们能够正确地代表澳大利亚的每一个部分。”

他还指出了在悉尼的福勒选区(Flowler),工党内政事务发言人克里斯蒂娜·肯尼利(Kristina Keneally)败给了独立候选人,也是地方副市长Dai Le,失去其安全席位。

“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罗伯特说。

澳大利亚前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将在下一次自由党办公室会议上宣布最高职位时正式辞去自由党的领导职务。

新南威尔士州部长和主要的自由党温和派领袖马特·基恩(Matt Kean)表示,自由党需要在联邦败选后进行重建,就气候、诚信和女性等问题听取更多的社区意见。

新州国库部长表示, 在两大政党败给主张在气候变化、诚信机构和妇女问题上采取果断行动的候选人后,该党需要“重新开始”。

达顿目前被视为取代莫里森的最热门人选。其他候选人名单目前也已浮出水面,包括前内政部长凯伦·安德鲁斯(Karen Andrews)和前贸易部长丹·特汉 (Dan Tehan)。

基恩拒绝透露谁是领导该党前进的最佳人选。他在周一告诉澳大利亚国家广播公司:“这对我来说不是一个个人问题。这是联邦政党的内政问题。”

他还说:“我只想说,我们需要一位能够为自由党开辟新道路的领导人。”

克里斯蒂娜·肯尼利承认在福勒选区的失败

前工党参议员克里斯蒂娜·肯尼利承认在悉尼西南部的福勒选区落败。

当地选民因不满工党空降肯尼利替换Tu Le的预选的行为,有 16.3%的工党支持者转向支持了独立候选人Dai Le。

肯尼利被视为会担任阿尔巴尼亚政府新任内政部长。

周日早些时候,即将上任工党 Reid 选区的华裔议员陈莎莉(Sally Sitou) 表示,她的胜选是多元文化社区向前迈出的一大步,这将使议会变得更强大。

陈莎莉说 :“居住在澳大利亚的亚裔希望看到能代表他们的人,而我希望他们现在看到了。”

“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自己远大的梦想,而我们每个人都不应该被自己来自哪里、出身何处以及在哪里读书而定义。”

陈莎莉表示,工党必须反思其以牺牲当地候选人为代价并将肯尼利空降到福勒 选区的决定,这引发了很多争议。

陈莎莉还谈到社区希望候选人能够反映更广泛的选民。

威尔逊承认Goldstein选区的败选

自由党人威尔逊(Tim Wilson)含泪演讲,承认此次联邦选举结果。并对他失去Goldstein选区席位的结果感到震惊。

威尔逊说,根据对一批邮寄选票的统计,他将席位难保,并让位给独立人士佐伊·丹尼尔(Zoe Daniel)。

这位前联盟党政府负责工业、能源和减排助理部长在选区遭遇了13.1%选票的逆转。

“没有人能假装在这样事件中不崩溃,” 他周日对记者说道。

“如果这样的事情只是发生在Goldstein选区,我可能会认为这是个别案例或者是我个人的问题。但是,我应该说……或许事情不是这样的。”

威尔逊表示,对于国家而言,这是一个动荡的时期。无论结局如何,此次选举都是一个重新开始。威尔逊希望丹尼尔女士能获得成功,虽然他并没有明确提及丹尼尔的名字。

威尔逊说:“面对败选是个艰难的事实,因为你可能无法在你期待的岗位上做你希望做的事。这个位置已另有其主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祝愿新的继任者一切顺利,而不是浪费这个机会。”

与此同时,Kooyong选区的独立候选人莫妮卡·瑞恩医生( Monique Ryan )赞扬了“坚强而成熟”的独立女性在联邦选举中与自由党的成功斗争。

瑞恩医生击败前国库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并将赢得 Kooyong选区的席位。

“我实际上还没有接到弗莱登伯格先生的电话,” 瑞恩医生说。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EC )还没有宣布任何事情,所以我不想太过于激动。我觉得我们已经成功了,我将成为 Kooyong 地区的下一任代表。”

瑞恩医生说,她想让澳大利亚政坛成为一个对女性而言更安全和更平等的地方。

她表示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在堪培拉的国会大厦工作,因为“我觉得那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们一次次地看到莫里森政府如何对待女性,像希金斯(Brittany Higgins), 格蕾丝·塔姆(Grace Tame)和雷切尔·米勒(Richelle Miller)等事件。我敢肯定,类似的事件还有很多。”

“无论是退休金还是薪酬都有很大的性别差异。”

“澳大利亚每 11 天就有一名妇女被她的伴侣或前伴侣杀害。”

“在保护女性权益方面,我们所做的远远不够。”

迈克尔·卡什谈选票走向

西澳大利亚州参议员卡什(Michaelia Cash) 表示,鉴于工党在 2021 年的州选举结果,西澳的选举结果可能会让自由党失去至少四个席位,不排除失去更多席位的可能性。她还表示,自由党已经“开始重建过程”,而在联盟党政府的管理下,整个国家“状态良好”。

卡什说:“我们让澳大利亚的整体状态保持良好,这令世界上许多其他地方都羡慕不已。但最终,在昨晚,民主发挥了作用,澳大利亚人民做出了选择。”

卡什表示,在西澳州发生的反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事件以及联邦政府起初试图干预帕尔默关闭西澳边界的挑战最终影响了该州的自由党选票走向。

“即使我们推翻了它,这意味着工党能够对我们进行有效的竞选,一场非常强大的竞选活动,突出了这一决定,即使我们推翻了它,但它确实对昨晚的投票产生了影响。”

她说,该州的工党州长马克·麦高恩(Mark McGowan)的广泛支持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麦高恩先生仍然有压倒性的支持率担任西澳州长。”

莫里森在选举失败后在萨瑟兰教堂发表讲话

前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周日早上在萨瑟兰教堂发表讲话,情绪激动。

虽然莫里森在周六的败选演讲中保持镇定,但他周日早上在悉尼的萨瑟兰教堂发表讲话时却流下了眼泪。

“我和我的的太太珍妮,还有我们的女儿们非常感谢我们的教会大家庭,” 莫里森说。

“我想说,在过去的四年中,你们是我坚实的后盾,让我们可以挺过一段非常艰难的路。”

“无论你是总理、牧师、生意人、在学校教书或是在警队工作,我们每个人都被要求信任和服从。这是我们活着的信仰。无论你的工作是什么,我们每天都在践行我们的信仰,努力工作。”

在结束演讲的时候,他说:“愿上帝保佑澳大利亚。愿上帝保佑我们的社区。愿上帝继续对这个美好的教会大家庭施以恩惠。”

阿尔巴尼斯于周一宣誓就任澳大利亚第 31 任总理。

自由党败选反思

自由党一些党内成员已经开始反思出了什么问题。

虽然不到三分之一的澳大利亚人投票给工党,但投票给自由党的人数更少。

前财政部长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周日表示,联盟党本可以更认真地对待气候变化,并承认政府能够在其 2030 年的碳减排承诺上“走得更远”。

伯明翰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我们需要确保澳大利亚人明白我们承认气候变化的科学,我们中的一些人一直都有,但我们所有人都必须这样做。”

“我们承认澳大利亚需要在世界各地的行动中发挥主导作用,并且我们在气候问题上的言论和政策都是正确的。”

伯明翰还承认,自由党需要在女性和性别平等方面做得更好。

伯明翰说:“我们需要确保赢回更多的专业人士,尤其是澳大利亚女性的支持。”

弗莱登伯格也反思了自由党的失败并谈及他在 Kooyong 选区这个席位上可能输给了独立候选人瑞恩医生。

“我为自己作为 Kooyong 的成员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无论是作为这里的地方代表,作为自由党的副领导人还是作为国库部长,” 弗莱登伯格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澳大利亚在经济和国家安全方面都面临着一些相当大的挑战。我希望我的同僚们能顺利地应对各种挑战。”

他表示对其“在政界所建立的友谊感到自豪”。“我很感谢昨晚大家给我发送的那些非常友好的信息。”

弗莱登伯格没有将选举的失败归咎于前总理莫里森,并表示莫里森“在非常时期表现出了非凡的领导能力”。

前自由党前排议员朱莉·毕晓普(Julie Bishop)参与了在澳洲九号频道的选举直播,并将政府的更迭归结为两大党的失败,而不是工党的胜利,因为双方的初选都较低。

但她也表示,联盟党在女性问题上的处事和态度是其败选原因的一部分。

毕晓普说:“女性没有在莫里森与巴纳比·乔伊斯联合领导的政党中看到她们的担忧和愿景得到了有效的保证。”

“我此刻不想谈格蕾丝·塔姆和雷切尔·米勒等事件的影响,当她们在堪培拉的工作场所的遭遇被暴露时,事实被某些人扭曲了。这引起了女性的公愤。”

独立人士阿莱格拉·斯彭德(Allegra Spender)很可能从自由党的戴夫·夏尔马(Dave Sharma)手中接过温特沃斯(Wentworth)的席位,她说她将在议会中为环境和商业发声。

斯彭德说:“这是为了让国家与商业、社区、环境团结起来,共同前进。”

“这个国家希望有一个负责任的政治阶层。”

参加今年选举的蓝绿色独立人士大多是女性。

“这表明你不能再忽视女性了,” 斯彭德女士说。

前温和派自由党总理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因在本次选举中讨论独立候选人崛起的优势而受到自由党的党内批评。特恩布尔目前尚未对自由党的失利发表评论。

社会各团体欢迎在气候、社会和性别平等方面的新政策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对工党战胜自由党表示欢迎,称“气候恐龙”现在已经“灭绝”。

“我们通常不会庆祝任何灭绝事件,但我们很高兴看到气候恐龙气候变化政策的终结,” 绿色和平组织澳大利亚太平洋地区首席执行官大卫·里特(David Ritter)说。

“历届联盟党政府向煤炭和天然气行业投入了数十亿澳元,而澳大利亚人正在与日益严重的洪水、火灾和干旱作斗争,而我们的太平洋邻国也在面临着严峻气候威胁。”

“历史不会善待破坏环境的人。”

一家为包括儿童在内的弱势澳大利亚人提供住房的非政府组织 Anglicare 对阿尔巴尼亚政府表示欢迎。

Anglicare在澳大利亚的执行董事凯西·钱伯斯(Kasy Chambers) 说:“我们支持新政府将重点放在收入和生活成本等问题上,因为这些问题对澳大利亚人所带来的困扰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

“失业的人是所有人中收入最低的,我们希望与新的政府改革Centrelink付款合作,让他们跟上生活成本的步伐。”

“我们需要针对社会保障房和经济适用房的巨大缺口采取行动。”

“我们期待在这些方面与新政府和新的中立议员合作。”

平等澳大利亚(Equality Australia)组织对上周末的选举结果做出回应,声称很明显全国各地的选民都拒绝了“分裂政治”。

“在这次竞选活动中,一些人试图分裂社区,利用该国最边缘化群体之一的生命来玩世不恭地试图赢得选票,” 澳大利亚平等组织首席执行官安娜·布朗(Anna Brown)说。

“政客和评论员散布关于跨性别者——尤其是跨性别女性和儿童——的不明智和危言耸听的观点,以削弱他们平等参与我们社会的能力,并削弱 LGBTIQ+ 社区来之不易的成果。”

“但今晚的结果——尤其是在Warringah——是对分裂政治的惊人谴责,也是对绝大多数澳大利亚社区相信我们每个人,无论我们是谁,我们爱谁,都应该成为受到尊严和尊重的对待。”

澳大利亚新任总理阿尔巴尼斯和外交部长黄英贤(Penny Wong)已前往日本,在四方峰会上与美国总统拜登会面。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
Published 23 May 2022 at 8:21pm
By Dory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