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打工度假项目亟需重大改革,以“停止移民剥削”

移民工作者中心(MWC)请求对打工度假项目进行重大改革,以保护持有这一签证的脆弱人群。

Hsien Tan Chen says he was on a working holiday visa when his employer went into liquidation.

Hsien Tan Chen says he was on a working holiday visa when his employer went into liquidation. Source: Supplied

一场议会质询收到警告称,对持有打工度假签证背包客的剥削盛行,亟需对移民政策进行彻底改革。

议会正在对打工度假项目(Working Holiday Maker program)中出现的问题、这一项目对澳大利亚经济和旅游业的价值以及疫情期间的劳工问题进行评估。

移民工作者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 MWC)在周三一场听证会上请求对这一项目进行改革,以更有力地保障移民工作者的权益。

Advertisement
MWC总监马特·康克尔(Matt Kunkel)说,这一项目的缺陷让大量打工度假者遭到雇主和劳工中介公司的剥削。

“这一系统会让打工度假者面临结构性的脆弱性,澳大利亚急通过改革签证系统对此做出回应。”

“这一签证种类的根本缺陷……不仅让打工度假者陷入不利局面,还给那些欺压打工度假者的不道德雇主提供了沃土。”

“我们没有拿到任何报酬”

31岁的陈深潭(Hsein Tan Chen, 音译)说,他在打工度假期间曾遭遇过欠薪问题。

雇佣了这位台湾居民的劳务公司被破产清算,当时正在维州西南部Werribee区的一处屠宰场工作。

他告诉SBS新闻,这意味着他有两周时间没有获得薪水,大约1600澳元。直到两年后的今天,他仍称他没有获得赔偿。

“一开始,我们在遭遇欠薪后不知道去哪里求助,”他说。

“我们觉得很愤怒也很无助,不知道该去哪里获得支持。”

Hsien Tan Chen says his underpayment situation is still yet to be resolved.
Hsien Tan Chen says his underpayment situation is still yet to be resolved. Source: Supplied


陈先生说他不得不动用自己的存款以支付住宿、食品和交通开销。

他说他现在希望能为其他容易遭受剥削的人发声。

陈先生称当时他有试过联系公平工作监察员(Fair Work Ombudsman),“也试着走那些流程,但最终没有实际结果”。

“这让我们觉得澳大利亚并不真的关心背包客,我们只能靠自己——没有人会来关心我们,”他说。

让移民工作者了解他们的权利

公平工作监察员也在听证会上出示了证据,说打工度假者受到了不合比例的影响。

尽管只占整个劳动力的约1%,在公平工作监察员正在进行调查的所有案件中他们却占到了近7%。

公平工作监察员社区参与总监路易斯·彼得斯(Louise Peters)说,针对打工度假者的工作权利教育项目仍然是他们的工作重点。

“我们把增加移民工作者的保护意识作为我们的优先事项,尤其是那些拿签证的人。不仅是关于他们在工作场合的权利和应得的利益,还有当他们遇到问题是去哪里已经如何获得帮助。”

根据MWC提供的证据,有关打工度假者的最严重的五种问题包括薪资和工作条件问题、欠薪、雇佣终止后的赔偿以及裁员赔偿等。

“持续违规的惯例”

MWC就移民项目改革提出了一系列建议,称这些措施可以为移民工作者提供强力保护。

MWC的建议包括取消六个月的时长限制,允许他们长时间为同一雇主工作。

这是因为投诉不当解雇的前提是雇员为雇主工作超过六个月。

康克尔说,这一限制让临时移民工作者们不敢提出关于安全和欠薪的问题,因为他们担心会被解雇。

“他们剥夺了打工度假者的权利,形成了一种持续违规惯例,”他说。

MWC还建议对严重的欠薪进行刑事处罚。如果违规情况不合比例地影响到了临时移民工作者,还应该有额外的处罚。

这一组织还建议对于申请第二年或第三年延期的打工度假者取消必须在偏远地区工作的要求。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分享
Published 10 September 2020 at 1:04pm
By Tom Stay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