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犯专盯这两类人下手 澳洲脆弱社区被骗数千万

诈骗犯专门瞄准澳大利亚原住民和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行骗,社会团体呼吁提高对诈骗的认识。

Online scams has increased.

Consumer groups have issed warnings about increasing scams during the pandemic. Source: GettyImages-Tom Werner

过去10个月中,澳大利亚原住民和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被骗走了数千万澳元。

澳大利亚竞争和消费者委员会(Australian Competition and Consumer Commissions)的诈骗报告服务机构Scamwatch的相关新数据显示,今年1月1日至10月31日期间,诈骗犯从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那里骗取了3620万澳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近93%。

澳大利亚原住民也深受影响,同期被骗总额为460万澳元,同比增长约138%。

Advertisement
澳大利亚原住民和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共报告了3067起网络钓鱼案件(phishing,这个词是“Fishing”和“Phone”的结合)——这是一种不良行为者欺骗受害者交出个人信息的手段。例如,套取他们的银行账户信息。

收到的近2090份报案涉及犯罪分子直接索要钱财,并在受害者不合作的情况下发出威胁。

Scamwatch还记录了1674起身份信息盗窃,1454起在线购物诈骗,1062起虚假账单诈骗——骗子要求受害者为假发票付款。



骗子们“打到了痛出”

澳大利亚少数族裔社区联合委员会(Federation of Ethnic Communities' Councils of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穆罕默德·阿尔-哈法吉(Mohammad Al-Khafaji)称,案件数量“非常令人担忧”,并表示多元文化社区特别容易受到这类犯罪的影响。

阿尔-哈法吉先生说:“今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有人假装是澳大利亚边境部队的人。所以你可以想象,当一个移民家庭,特别是那些最近才到澳大利亚或者在澳大利亚没有住太长时间的家庭……如果他们收到一个假装是Centrelink或政府的电话或电子邮件,他们不会马上怀疑是假的。他们会非常认真地对待。”

“人们会尽力配合,(骗子们)打到了他们的痛处。”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FECCA Mohammad Al-Khafaji speaking via Skype.
محمد الخفاجی، مدیر عامل فدراسیون شوراهای جوامع قومی آسترالیا. Source: SBS


维多利亚州原住民法律服务机构(Victorian Aboriginal Legal Service)的民法和人权业务首席管理律师亚历克斯·沃尔特斯(Alex Walters)说,他的客户常常遇到的是假扮成澳大利亚税务局(ATO)的骗子。

沃尔特斯先生说:“最常见的是自称来自ATO的机器人电话。电话那头会说,对方有一笔还未交付的税款,并威胁如果不付会被判监禁。”

“还有客户报告称,电话声称他们的身份被盗,还有待执行的逮捕令。”

“这类骗局假扮了司法系统,而对于涉及比例过高的原住民来说……我怀疑这可能是这类骗局对我们的客户特别危险的原因。”他补充说。

如何提高反诈骗意识

阿尔-哈法吉先生说,COVID-19疫情突出了基层不同社区提高健康意识的重要性。

而对于反诈骗方面,也应该同样要提高意识。

他说:“我们知道,类似Scamwatch和ATO这样的组织都有翻译材料……这些材料被深埋在网站当中,如果人们无法访问它们,那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他建议,应该与社区组织建立伙伴关系并向他们提供资源,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了解社区”。

阿尔-哈法吉先生说:“无论是关于诈骗还是关于接种疫苗……根据我们的经验,真正成功的投资都应该是基于社区的层面,并确保你拨出足够的资金给到当地的社区组织,以便受信任的人能够将这些消息传出去。”

沃尔特斯先生同意在这方法作出努力是至关重要的。

他还建议制定具有隐私保护措施的电信行业守则,以阻止垃圾电话和短信。

点击查询更多关于的信息。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
Published 10 November 2021 at 11:45am
By David Aidone
Source: SBS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