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女生讲述:不堪精英中学的学业压力,怎么破?

悉尼的James Ruse Agricultural School是HSC考试中的“常胜将军”,在这里上学却不适应,会怎样?华裔女生Liesl Chen讲述了她自己的经历。

Liesl Chen

Former James Ruse Agricultural High student Liesl Chen thrived in the creative arts. Source: Supplied

当我还是詹姆斯·鲁斯农业中学(James Ruse Agricultural School)的学生时候,我经常听到的声音是:“哇!你是詹姆斯·鲁斯的学生?你好啊,未来的医生!”

六年过去了,这种回应现在变成“你看起来不像是詹姆斯·鲁斯的学生”。

当然,一个染发、纹身、身上打孔、彰显自我的文科生或许绝不可能来自这所被誉为“天才工场”的名校。

Advertisement
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有天分的孩子,以前没有,现在也并不是。尽管我读的是詹姆斯·鲁斯农业中学,但这并不代表我有天分。别的孩子放学回家了,我在上补习班,别的孩子去看电影时,我还在上补习班——似乎我一直沉迷于跟同学的竞争之中,这扭曲了我对成功的看法。

长大后,我对我姐姐充满敬佩,她是一个标准的詹姆斯·鲁斯农业中学的优等生,学了法律和医学,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追着她的脚步,我感到痛苦,八年级时我终于架不住了,跟随我姐的脚步成为医生取得成功,我要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我花了13年才意识到自己的空虚。

我不想学医或学法律,但我又必须那么做,因为詹姆斯·鲁斯的学生都是如此,而其实我对艺术、语言、戏剧和表演充满热情。

因此,在高中时我选择了日语和戏剧等学科,令人惊讶的是,我的家人并没有很反对。
Liesl Chen
Liesl Chen (right) performing on stage Source: Supplied


不幸的是,在这样一所专注于学术的精英中学里,一些学生对创意艺术这样的学科视而不见,而我个人而言,也会自我怀疑,选择戏剧是否作出了正确的决定。

因为创意艺术不是用公式来定义的,而是与你作为体验世界的个体以及你的思想有关。我的戏剧老师经常对我们说:“学校里的其他课程教你认识世界,而创意艺术教你如何在其中生活。”

这些老师在我高中最后一年成了我的好朋友,听起来好像很老套,但当我沮丧、迷失的时候,他们帮助我、指导我,给我一个肩膀让我可以放声哭泣。

在11年级快结束的时候和整个12年级,我一直感到焦虑和沮丧,HSC越临近,我的想法就越消极,我经常跟人吐槽说我觉得自己熬不过12年级。

你要知道,高中的最后一年并不容易,但我可以很肯定的说,选一些你真正感兴趣的科目会让它变得有趣,每当我没有拿到满意的分数时,我便在戏剧中鞭策自己,我会振作起来,我的戏剧作品也因此被提名了Onstage(Onstage是参加新州高考的戏剧专业学生的集体表演、个人表演以及其他项目的展示)。

被提名让我深感骄傲、宽慰和高兴,我觉得我的那个融入了血汗和泪水的作品是最棒的。在我学习戏剧的时候,我开始爱上了一个特别的部分——配音。我想为日本动画配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迈出了第一步:从建立一个网络角色开始,到练习用不同方式使用我的声音,再到分析专业人士如何控制他们的呼吸。

目前,我通过达利尔学者项目 (Dalyell Scholars program)在悉尼大学学习,主修日语和国际关系。

做自己喜欢的事需要努力、勤奋和毅力,梦想也不是一厢情愿的,需要我们自己亲手才能实现。

新一季《天才儿童》的第一集于11月20日晚八点半在SBS播出,您也可以在首播后在随时回看。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分享
Published 20 November 2019 at 3:34pm
Presented by Helen Chen
Source: SBS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