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 Radio App

Download the FREE SBS Radio App for a better listening experience

Advertisement
  • Senator Sam Dastyari and Mr Huang Xiangmo (first from the left) were at a media conference on the 17th June, 2016. (Supplied by Sam Dastyari's office)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暗示說,他願意對政治獻金的法律進行改革。在此之前,工黨參議員鄧森宣布辭職,他被揭發讓一個中國公司為他支付了欠債。這一丑聞引發了嚴格限制政治獻金的呼籲。請聽記者吳音的綜合報導。
Chinese, Traditional
Source:
Agencies, Fairfax Media
12 Sep 2016 - 10:05 AM  UPDATED 12 Sep 2016 - 11:57 AM

媒體深挖中國背景的捐款人的影响

33歲新南威爾士州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上周宣布辭職。媒體報導稱鄧森在2014年收受地產開發企業玉湖集團的4萬澳元支付法律費用。他還要求另外一家企業Top Education"精英教育學院"為他向議會償還差旅費的超支部分約1670澳幣。據悉,Top Education"精英教育學院"校長祝敏申被是悉尼大學孔子學院的董事會成員。祝據稱在澳大利亞和中國人脈廣泛,曾作為海外華人代表參加過中國的政協會議,而且跟很多工黨和自由黨議員關係密切。
 
多家澳洲媒體報導說,鄧森曾在7月初競選宣傳時與玉湖集團老闆黃向墨一起出席新聞發布會,會上鄧森表示,他在南海主權爭議問題上支持中國。這一表態與工黨的官方立場相左。從而令一些人懷疑,鄧森在中國和南海問題上的表態是受到了中資企業政治捐獻的影響。

政治献金风波:邓森辞去工党前座议员职务
身陷政治捐赠风波的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昨日下午宣布将辞去其作为工党前座议员的职务。邓森此前担任参议院反对党事务经理和反对党消费事务发言人的职务。

費爾法斯特媒體在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的一篇調查文章中發布了祝敏申跟特恩布爾總理的合影,報導說,擁有1000名學生的頂級教育學院是獲得政府批准簡化學生簽證的22座私立教育學院之一。這個簡化簽證以前只向大學提供。簡化簽證加速了海外留學生取得簽證的過程,讓他們在頂級教育學院的 Eveleigh校區入學,為學校從留學生那裡獲得成百上千萬的豐厚學費打開大門。 《悉尼晨峰報》的數據顯示,頂級教育學院98.5%的學生是留學生,這所學院也是新州私立高等教育學院裡留學生比例最高的學校之一,而全澳範​​圍內私立高校的留學生平均比例只有42%。
 
據報導,除了為已經辭去職務的工黨參議員鄧森支付約1670澳幣的差旅費以外,頂級教育學院還在2014-15財年向自由黨捐款44000澳元。上週五,曾經擔任聯邦教育部長、目前在內閣中處於前排位置的派恩表示,把政治獻金跟"Top Education"的獲批簡化簽證申請聯繫在一起"完全錯誤"。他說,這所學校和其他20所私立院校被允許加入簡化簽證項目,只是因為他們滿足了相關要求,這和工黨,自由黨或者批准時誰執政沒有關係。
 
另外一方面,鄧森捐款風波里的另一家企業玉湖集團,這家公司的董事長黃向墨也被媒體曝光有利用金錢施加影響之嫌。根據《時代報》報導說,前任貿易部長羅伯辭職之前,他擔任議員的自由黨票倉Goldsteinde的支持團體Bayside Forum,從跟黃向墨有關的方面那裡收到了總額10萬澳元的捐款,包括在澳中自貿協議宣布簽訂的當天,收到了5萬澳元。而羅伯也曾在2014年9月玉湖集團一個總值20億澳元的農業合資投資基金的創立當日,為這個項目背書。

澳中關係研究所的影響力
 

除此之外,黃向墨還向悉尼科技大學捐贈180萬澳元,幫助成立了澳中關係研究所。黃本人親自擔任該研究所主席,並委任新州前州長,前外交部長Bob Carr,擔任研究所主任。
 
《時 代報》報導指出,Bob Carr 作為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主任,發表的不少觀點都與中國的官媒觀點不謀而合。比如說,在特恩布爾政府近期基於國家安全原因,拒絕中資企業投資新州電 網以後,卡爾在多家媒體發聲,批評政府的決定是"為仇外心理和經濟民族主義而犧牲政策"。 Bob Carr則發表題為Cold War warriors: Australia's China panic has gone too far.冷戰勇士們:對中國緊張過頭了。他的文章批評澳大利亞對中國採取的是冷戰思維而且過頭了。
 
據報導,悉尼科技大學有學術人員表示 對UTS Bob Carr的"澳中關係研究所"的"中立性和獨立性"感到擔憂。但該研究所的捐助人、研究所主席黃向墨上個月底在中國環球時報上以該研究所主席的名義,針對 澳洲媒體有關中國捐款"可能扭曲澳大利亞民主"的擔憂撰文。黃向墨說,澳媒的擔心是莫須有,而且涉嫌種族歧視。

是否該制止外國政治捐款?

澳洲主流媒體近來大量的相關報導引發了本地華人社區的高度關注。澳洲社會對海外團體和機構對澳大利亞產生怎樣的影響進行激烈辯論,也掀起了嚴格限制政治獻金 的呼籲聲浪。聯邦工黨領導人肖頓和綠黨領導人迪-納塔萊都已經表示,希望叫停來自外國的政治捐款。聯盟黨內的多名人員也發出了類似的改革呼籲。

來自南澳州的自由黨參議員.巴納迪告訴ABC電台:允許來自外國實體和非民主政府的大量資金流入澳大利亞的政體是錯誤的。他說:"給政黨的捐款,只能來自於那些在澳大利亞選民名冊上登記的人,捐款應該有具體的上限,而且應該只能是個人行為"。

不過也有人擔心,如果只讓個人而禁止工會和公司捐款,澳大利亞的政治捐款會減少9成。根據澳洲選舉委員會的統計,如果只允許在選民登記冊中登記的個人捐款,澳洲的主要政黨將面臨大部分高額捐款消失的局面。

根據《年代報》報導,截止到2015年6月,澳洲各政黨獲得來自與中國有關聯的政治捐款是550萬澳元。

澳大利亞退伍軍人事務部長特翰週末表態說,支持對政治獻金和外國政治捐款問題進行深入調查,他說接受錯誤的政治獻金會給國家帶來危險。他在接受天空新聞採訪時說,兩大主要政黨應該在這個問題上展開合作:
 
”我們需要的是兩黨都坐下來研究這個問題,也許是負責選舉事務的議會聯席委員會來處理這個問題。雙方都需要把相關的爭論放在一旁,在委員會裡調查這個問題,找到我們需要的改革方法,然後在兩黨共同支持下使議會通過改革方案,這才是我們所需要的。”
 
特恩布爾總理已經表示,他願意考慮對政治獻金進行改革,但他認為,只是禁止外國人捐款,會比禁止工會和公司捐款要容易很多。 (本台記者吳音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