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Mon 9: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廣東話

【港人移民新渠道】政策構成歧視?前留學生:與其批評不如做好自己

Source: AAP Sipa USA Alex Chan Tsz Yuk / SOPA Images/

一名來自中國的前留學生 Jiaxin 在接受 SBS 中文訪問時,呼籲未受惠於澳洲政府「港人專設簽證」的移民申請人更多著眼於自己的情況,而非一味批評澳洲政府的政策。

澳洲政府十月底全面公佈為香港人提供的「避風港」移民政策,大幅降低香港人移民澳洲的門檻。政策公佈後,有批評聲音指政策對非香港人不公平,甚至有移民中介機構發起網上聯署要求「一視同仁」。

北京於去年 6 月底在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引起國際關注。英國和加拿大先後公佈優待港人移民定居的政策,而澳洲的「避風港」政策亦於 10 月 29 日全面公佈。

新法例下,澳洲政府在兩項永居簽證——「投術移民獨立簽證」(類別 189)和「偏遠地區技術移民永久居留簽證」(類別191)中,將為港人設立全新簽證分項「Hong Kong Stream」,並於 2022 年 3 月 5 日開始實施。

新設的移民渠道對香港申請人「無強制英語要求」、「無收入要求」、「無計分要求」、「無須僱主擔保」,只需持相關證臨時簽證並滿足相關留澳時間,便可直接申請永居,較目前類同簽證簡單。

正當不少港人對新政策「喜出望外」的同時,有華人網民則形容「香港護照躺贏」、簽證「白送」,覺得「優待港人」的政策甚為不公,更有人認為這是「赤裸裸的歧視」。

除此以外,亦有一些正在或準備申請永久居留的華人簽證申請人則憂慮,新政策是否會大量分薄現有簽證類別 189 獨立技術移民的配額。

本地一間移民代理公司更發起聯署請願,呼籲澳洲政府能顧及更廣大 189 簽證申請人的切實利益。

該公司的註冊移民代理 Ben 受訪時說:「我們呼籲澳洲政府能增加 189 簽證的配額,同時亦能增加移民職業(清單)的範圍,從而能達到提高移民數量、促進澳洲整體經濟的效果。」

Ben 表示,觀察到很多 189 簽證申請人已在澳洲學習及工作多年,在為澳洲作出貢獻的同時亦為爭取取得永久居留權而拼搏了一段長時間。

Thousands have signed a petition against Australia’s ‘discriminatory’ border policies for temporary visa holders.
Thousands have signed a petition against Australia’s ‘discriminatory’ border policies for temporary visa holders.
Unsplash

2017 年來澳洲攻讀碩士、目前已遞交申請意向書(EOI)的 Deana(化名)向 SBS 中文說:「如果香港 stream 不影響整體的移民配額,其實我們也會恭喜他們。」

完成會計碩士課程的 Deana 在 2020 年遞交 EOI。雖然她在技術移民計分中已可獲高達 95 分的分數,但在目前 189 簽證類別競爭極為激烈的情況下,一年過去她仍未獲得當局邀請申請簽證。

在政府公佈「港人永居途徑」之前,她始終懷著「等等還有機會」的心態。但在政策公佈後,她就感到「無奈及難過」。

「我們首先比較擔心,本來移民配額就不是特別多的情況,會進一步地受到擠壓。」

她說:「如果會影響自己,會很自然地覺得不公平。移民周期(等待期)被拉長,不確定變得更大。每當政策有細微的變動,對普通人的影響就非常大。」

「(但是,)其實我們也沒有甚麼辦法。」

Students at Sydney's UNSW.
Australia experienced a drop in people applying for student visas while borders were closed.
AP/Mark Baker

而另一位前中國留學生 Jiaxin 則說:「我覺得沒有必要酸(妒忌)它。很多政策原因可能比我們想像的更加深層,我們沒有必要追究這些。」

「我想說不要管別人,做好自己,讀書、工作、生活。」

修讀平面設計的 Jiaxin 在今年六月透過首都領地政府擔保取得永居。她坦言相當清楚目前正處永久居留有多困難,但在理解其他申請人所面對焦慮的同時,亦呼籲他們更多著眼於自己的情況。

她說:「我們不是香港(人)身份,去考英語(測試)、努力湊夠分數、搬屋(嘗試尋求州及領地政府擔保),要做甚麼就做。」

「(我們)管不到他們(澳洲政府)如何決策。在(中國)國內都管不到那些(政府)高層人士如何制定政策,在國外、在別人的國家裡更加管不到。」

她續指:「如果實在受不了政策、覺得不公平,你可以回國。我們不是難民、無家可歸,都是可以回國發展的。」

「我當時確實覺得,如果半年內拿不到(不能獲批)PR,而工作簽證又到期,我就真的回去了。」

Jiaxin 在中文社交媒體小紅書上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吸引不少網民留言。她說,據自己的觀察,「大部份(留言)都是同意我的觀點」。

Students at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in Canberra, pre-COVID (SBS)
Students at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in Canberra, pre-COVID.
SBS

究竟香港永居渠道「Hong Kong stream」是否會佔用現有 189 簽證類別的移民配額,目前仍不得而知。

SBS 中文正就新永居渠道的人數上限及移民配額等問題向聯邦內政部查詢,發言人初步回覆表示,暫時未能作出答覆,預料可以在本周末之前作出回應。

註冊移民代理 Ben 說:「就目前我們知道的資料,又或由移民局今次法案的態度上來看,香港渠道是否會佔用(簽證類別)189 的總配額,目前並不明確。」

至於新政策是否造成不公及歧視,聯邦政府在公佈法例時發表的附錄說明文件已有提及。

移民部長霍克(Alex Hawke)在文件中的《與人權相容解釋聲明》(Statement of Compatibility with Human Rights in the Explanatory Statement)明言,新政策是因應《港區國安法》而制訂。

「這種差別待遇不構成基於國籍的歧視,因為這是實現合法目標所必需、合理與相稱。同時,透過新措施,可以解決社會和國際對在香港實施「國安法」的擔憂,同時通過吸引高技能的香港護照及 BNO 護照持有人,最大限度地提高希望在國家安全法實施後離開香港和/或留在澳洲的臨時畢業生的利益。」

Alex Hawke - Minister for Immigration, Citizenship, Migrant Services and Multicultural Affairs
Alex Hawke - Minister for Immigration, Citizenship, Migrant Services and Multicultural Affairs
AAP Image/Lukas Coch

聲明亦指出,澳洲與世界各國抱有一致目標,對港區國安法表達關切的態度非常一致。外交部長多次發表聲明,表達對新法的擔憂,亦特別指出澳洲對該法對香港司法獨立的影響,以及香港人享有的權利和自由感到不安。

「由於香港停止承認 BNO,國安法對香港構成根本變化,由於新措施是專門針對香港當前的獨特情況,因此將這些措施更廣泛地適用於任何護照持有人是不合適的。同時,政府亦表示修正案不會對簽證持有者和持有其他護照的申請人的現有安排產生不利影響。」


瀏覽更多最新時事資訊,請登上廣東話節目 Facebook 專頁MeWe 專頁Twitter 專頁,或訂閱廣東話節目 Telegram 頻道

SBS 中文堅守《SBS 行為守則》及《SBS 編採指引》,以繁體中文及簡體中文提供公平、公正、準確的新聞報道及時事資訊。作為一個公共服務廣播機構,SBS 的主要作用是提供多語種媒體服務,為全體澳洲人提供資訊、教育性及娛樂性內容,並與此同時反映澳洲多元文化社會的特色。SBS 廣東話及 SBS 普通話電台節目均已為大眾服務超過 40 年。按此進一步了解 SBS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