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Fri 7:00 AM  AEST
Coming Up Live in 
直播
SBS普通话

【观点】社情及外部民调呈现的美国选民意愿

Racism has long shaped US presidential elections. Source: The Washington Post

美国大选在即,普通美国人感觉生活比四年前过得好了,还是糟糕了?从一项外部民调机构的调查结果来解读美国大选。

美国大选在即,用什么判断选民将选择谁?本人专门研究过2016年美国民调为何错得离谱,再追踪研究过2020年美国的几家主流民调,认为由于美国民调已经沦为为左派阵营服务的宣传战工具,通过两党候选人支持率这种民调来判断,会发生严重失误。因此,我选择政治性不那么强的美国权威机构民调呈现的受调者偏好(喜欢什么样的生活),以及与美国大选双方无利益关连的外部民调机构的调查,以此预测今年大选中,哪位候选人更受美国选民青睐——因为两党总统候选人都明确宣示了未来的执政方向,川普总统还多了第一任执政业绩。 

日子过得好不好,民众心里有杆秤 

Americans' Views on Whether They're Better or Worse Off Than Four Years Ago
Americans' Views on Whether They're Better or Worse Off Than Four Years Ago
GALLUP

10月上旬,盖洛普民调(Gallup Poll)公布的新民调显示,尽管有疫情和关停经济造成的冲击, 56%的美国人说他们比四年前奥巴马-拜登时期过得更好。这一满意度与川普总统自身的纪录相比,低于今年2月新冠病毒大流行之前61%的人表示满意,但与川普之前的几任总统在谋求连任时这一问题的满意度相比,则高得多。 

上图中所示五个年份,2012年是奥巴马总统谋求连任,2004年是小布什总统谋求连任,1992年是老布什总统谋求连任,1984年是里根总统谋求连任。其中除老布什,其余三位都成功连任,这三位总统第一任期,选民“感觉比四年前好”的比率均比川普要低。 

这项调查的Idea源自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1980年总统竞选期间问美国人的一个问题:“今天的生活比四年前好吗?”自从首次提出这一问题以来,现任总统在谋求连任第二任期时没达到目标的的人,只有1992年的H·W·布什总统在这一指标上得到的满意度最低(38%),也因此输掉了连任。 

由此可见,日子过得好不好,民众心中自有一杆秤。有严重党派立场的媒体报道代替不了民众的日常生活感觉。

三分之二的美国人想要“法律与秩序” 

2020年10月1日,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哈里斯民意测验所调查的1314名登记选民中,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希望恢复法律与秩序(Law And Order),对执法人员的 好感远超过对“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认同(51%),Antifa则只得到14%的认同。 

3/4的受调者希望看到美国南部边境加紧管制,将非法移民驱逐出境。哈佛大学的民意调查显示,拜登以47%的支持度轻微领先于川普的45%,但同时警告说,有21%的选民承认他们可能仍会在11月改变主意。

关心美国的美国人(包括真正了解美国今年发生了什么的外部人)都明白:法律与秩序是川普今年经常提到的词语,成了他的竞选口号之一,即使在警察遭受BLM、民主党与媒体全部打压,极端言论甚至将警察抹黑成准犯罪群体之时,川普总统也多次称赞警察的工作是伟大的,态度坚决地支持警察。7月15日,美国全国警察组织联合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olice Organizations,简写NAPO)公开表示将在2020年大选中全力支持川普连任。协会主席迈克·麦海尔(Michael McHale)说:“在许多人对警察不公平地指责时,川普总统的支持特别重要,尤其是他指示司法部长采取措施保护警员免遭袭击。”

这个组织成立于1978年,代表全美超过2000家警察组织和协会,会员约35万,曾在2008年和2012年的总统大选中支持过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和前副总统拜登。该协会在致川普总统的一封公开信中说:“我们的支持是对你坚定而公开地支持我们在前线人员的认可,尤其是在这么多人对我们的会员进行不公平和不准确的指责的时候。”10月10日,川普总统还处在染上新冠病毒后恢复期,他在白宫阳台上向在南草坪参加“为了法律与秩序而和平抗议”活动的数百名支持者发表了18分钟的讲话,这个活动由黑人政治活动家欧文斯女士发起,主题就是BLEXIT Back The Blue(退出民主党并支持警察)。川普病后第一次参与公众活动,再次强调法律与秩序的重要,可见他非常重视这一点。

10月3日,拉丁美洲国家和平官员协会倡导者(the National Latino Peace Officers Association Advocacy ,英文简写:NLPOA-Advocacy)致信川普总统,支持其连任,信中陈述的理由很简单明快:拜登与民主党根本无法对付边境的各种犯罪活动(人口、毒品等走私活动猖狂)。

世界都知道,2016年,川普赢得总统大选,其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向美国选民承诺:将封锁边境,禁止非法移民入境。这点与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女士的主张相反,希拉里一再强调要保护非法移民,并说她进入白宫之后签署的第一项总统令将是全面开放边境。也因此,2016年9月,全国移民和海关执法理事会宣布支持川普,该组织拥有五千名联邦移民官员和执法服务人员,并声明这是它第一次表态支持竞选公职的候选人。该联盟主席克里斯·克兰在解释该组织为什么支持川普的声明中说,“这个组织的会员们是保卫美国社区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已不能够强制执行最基本的移民法”。川普总统没有辜负广大支持他的选民的期望,在第一任期内,兑现了绝大多数竞选承诺,其中包括禁止非法移民,并于2017年12月退出前任总统奥巴马一力促成的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

在政策上选择川普的政策,但在总统人选上表达对主张相反政策的总统候选人的偏好,并非美国人不想诚实地对待这问题,而是民主党与媒体挟政治正确与BLM暴力之威摄,让选民不敢说真话。2020年8月,一项由 CloudResearch在纽约进行的研究显示,民意调查漏掉了很多“害羞”的川普支持者,这一比率高达10.5左右。因此,直接问支持哪位总统的民意调查不容易得到真实数据。

外部调查更接近真实情况

美国的总统大选民调,从来就不只有美国本国的民调与媒体参与,英国的《金融时报》、路透社、BBC一直以来就以意识形态为导向,非常热情地声援美国同行。2016年路透社修改数据做假民调支持希拉里,后被皮尤中心指出:路透社的民调对象包括了44%的民主党人以及仅33%的共和党人。但注册的民主党人仅代表大约33%的选民,而共和党人则代表29%,这4个百分点的差距在路透社的民调样本中居然被拉大到11个百分点。

不过,好在还有知道媒体与民调伦理底线的其他英国机构,比如UK民主研究所。该所2020年8月31日的民意测验已经指出美国民主党有一套内部民调,与公开的民调情况不同,希望民主党面对现实与其自身掌握的实际民调所显示的困境,那就是拜登的支持率落后于川普,并指出川普民意支持率为48%,超过拜登的45%。在关键的6个摇摆州,两人差距更大。10月5日,UK民主研究所的民调再度显示,尽管生病,川普仍然获得46%的民众支持,而拜登则为45%。受访者有68%的人说这种疾病不会影响他们的投票,而19%的人说“更有可能”支持川普,而只有13%的人不太可能。该民调另外几组数据很说明问题:白人选民:川普52%,拜登 45%;黑人:川普18%(2016年是8%),拜登78%;西裔:川普40%(2016年是26%),拜登50%;至关重要的是,川普在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爱荷华,密歇根,明尼苏达,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州的领先优势仍然保持47%对43%的水平。

两个与选情直接相关的数据对川普有利

最后,我再提供两个对川普选情极为有利的两个数据

1、在选举前五天的10月29日将发布美国第三季度的GDP。亚特兰大联储(Atlanta Fed)估计,经济增长将达34.6%,是自1776年以来美国历史上最高的。前述盖洛普2020年10月8日发布的最新民调表明,有89%的选民将经济状况列于第一关心的事项 。美国今年遭遇疫情后还能保持如此经济增长率,只会让选民对川普执政更有信心。

2、自从1912年产生初选以来,就任者从未在初选党中获得75%或以上的支持率而输掉大选。川普在2020年共和党初选中获得94%的支持率。

多年分析中国统计数据造假的问题,我已经深知其中奥妙:统计部门可以在关键数据上造假,但相关数据不能一一修改,总会露出马脚。美国左派联合阵线可以用钱委托民调公司修改民调参数,在总统支持率上做假,但是却无法投入巨资购买其他类别Poll的调查数据,比如选民对公共安全、经济及社会问题的看法。

最后说明:以上分析建立于一个前提之上:共和党能够成功地狙击民主党坚持的全国邮寄选票大规模作弊,此时此刻,美国每天各州都有邮寄选票作弊的消息传出,而且都与民主党有关。(详细分析请见本人10月12日发表的《美国选举怪象:邮寄选票定乾坤?》,)如果以公开、公正且相对清洁的选举而论,很容易明白一个常识:没有选民心中向往川普承诺用“法律与秩序”保障的公共安全,却选择支持BLM与Antifa“暴力抗议”的民主党。更没有选民认为川普执政期好于奥巴马-拜登时期,却愿意选择促经济发展无方的拜登。

作者:何清涟,中国经济学者,现居美国。
以上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