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大选后亚裔议员人数翻倍 但一些倡导者表示这还不够

澳大利亚下议院将至少有六名亚裔议员。但一些倡导者说,澳大利亚仍然远远落后于新西兰和加拿大等其他民主国家。

Diverse political candidates

Diverse political candidates Source: SBS News

自5月21日大选以来,联邦议会中具有亚裔血统的议员人数增加了一倍。但多元文化倡导者表示,澳大利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上届任期中,在众议院的151个席位里,只有3个席位的议员为亚裔:墨尔本Chisholm的廖婵娥(Gladys Liu)、珀斯Moore的伊恩·古德诺(Ian Goodenough)和悉尼Wentworth的戴夫·夏尔玛(Dave Sharma)。

不过,自上周末的选举以来,已有6名亚裔候选人取得了胜利:悉尼Fowler的独立候选人戴乐(音译自Dai Le)、珀斯Tangney的工党候选人林文清(Sam Lim)、墨尔本Higgins的米歇尔·阿南达-拉贾(Michelle Ananda-Rajah)、珀斯Swan的扎内塔·马斯卡伦哈斯(Zaneta Mascarenhas)、悉尼Reid的陈莎莉(Sally Sitou)和墨尔本Holt的卡桑德拉·费尔南多(Cassandra Fernando)。

Advertisement
伊恩·古德诺目前正在力争他在西澳州的席位,他有可能将亚裔议员人数提高到7名。



前工党党员、澳大利亚亚裔联盟(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联合创始人周文爱(Erin Chew)表示,虽然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但这还远远不够。

“好消息是,进入议会的亚裔澳人人数翻了一番,但这不应被视为高峰,”周女士告诉SBS新闻。

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超过16%的澳大利亚人口的祖先为亚裔。

但是,在拥有151个席位的下议院中,6名亚裔议员所占比例不到4%。

周女士说,这是个问题。

“下议院的六名——或者可能是七名——议员不符合这个比例,所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她说。

Per Capita智库研究员、工党党员赵明佑(Osmond Chiu)说,尽管人数增加了一倍,但澳大利亚议会中的亚裔代表仍然低于世界其他一些进步的民主国家。

“超过5%的新西兰议员和超过十分之一的加拿大国会议员有亚裔背景,”赵先生说。

他说:“因此,我们真的需要认真审视一下,为什么我们继续落后于类似国家,并采取行动。”

那么,在这次选举中,两个主要政党——工党和自由党——在亚裔代表方面表现如何?

“你不能忽视这个社区或把我们视为理所当然”

工党派出了9名亚裔候选人(比自由党少11人),其中5人取得了胜利。

虽然卡桑德拉·费尔南多在工党的安全席位Holt竞选,米歇尔·阿南达-拉贾、扎内塔·马斯卡伦哈斯和陈莎莉分别在自由党的边缘席位Higgins、Swan和Reid竞选,但其中最令人惊喜的是Tangney的林文清。

作为来自马来西亚的前海豚训练师,林文清的竞选之路困难重重。



他的对手是莫里森在珀斯的亲密伙伴本·莫顿(Ben Morton),后者以9.5%的轻松优势占据了该席位。

但这一情况在上周末发生了变化,工党在Pearc、Swan、Hasluck和Tangney选区拿下了席位。

周女士说,工党在Tangney的意外胜利可以归功于亚裔在这个多元文化地区的代表性。

“Tangney有大量的华裔选民。林文清能说10种语言……(包括)英语、马来西亚语以及普通话和粤语等中文,”她说。

“因此,他能够与社区进行有效的沟通和互动。社区看到长得像他们的人可以有效地代表他们。”



但是,并非所有工党候选人的竞选之路都在计划中推进。

在悉尼西南部拥有强大越南社区的Fowler席位上,工党空降了前参议员克里斯蒂娜·肯尼利(Kristina Keneally)来竞选该席位,否决了当地党员预选越南裔澳大利亚律师图乐(音译自Tu Le)的选择。

独立候选人戴乐针对肯尼利女士的候选资格和她并非本地人的事实开展了强有力的竞选活动,赢得了这个传统上安全的工党席位,并在两者择一的基础上获得了52.39%的选票。

“结果表明,(预选肯尼利)是一个错误,”图乐说。

“我的社区已经向所有各方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真的,你们不能忽视社区,也不能把我们视为理所当然。”

“社区成员不希望被主要政党搭便车。”

“特别是在像我所在社区这样有大量移民和难民的社区中,社区成员正在说‘我们的投票很重要,我们的想法很重要’。”

前自由党候选人、如今为独立人士的戴乐表示,工党的“傲慢”迫使她首先竞选Fowler的席位。

戴乐告诉SBS新闻:“工党太傲慢了,从北部海岸空降了一个在这个社区没有根基、与这个社区没有任何联系的人,基本上把我们当傻子。”

戴乐女士说,她是在社区的支持下当选的。

“我认为我在社区中的胜利意义重大.....这表明他们在支持一个真正来自社区的个人,一个与任何主要党派没有关系的人,”她说。

赵明佑说,这一“令工党失望的结果”表明“再没有什么安全席位”,选民放弃了“以前的投票模式,因为对他们而言,代表权很重要”。

“正在发生的是政治体系的分裂,”他说。

他说,如果选民对一个政党感到失望,他们不一定会投票给澳大利亚两党制中的另一个主要政党。

“他们现在愿意投票给绿党和独立人士,”他说。

“一开始就注定失败”:自由党候选人的表现如何

澳大利亚自由党有20名亚裔背景的候选人(比工党多11人),但其中没有一个人取得胜利。

Chisholm的现任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和Wentworth的戴夫·夏尔玛失去了他们的席位,Moore的伊恩·古德诺目前以微弱优势领先,但无法取得胜利。

“我认为(这些现任)自由党候选人被拒绝的原因是莫里森政府的失败及其在一系列问题上的立场——从工资、气候到诚信以及对新冠大流行的处理应对,”赵明佑说。



他说:“候选人无法克服这样一个事实,即投给他们的票就是投给莫里森的票。”

至于其他17名并非现任国会议员的候选人,周文爱说他们一开始就没有成功的希望。

“在澳大利亚,一个可以获胜的席位被广泛认为是一个有6%或更少差距的席位,”周女士说。

“但是,如果你看一下这17位有亚裔背景的自由党候选人,他们中的14位是在工党的安全席位上竞选的,差额超过6%,这意味着他们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在悉尼西北部的Bennelong选区——那里有大量的华裔和韩裔人口——自由党预选候选人克雷格·钟(Craig Chung)被西蒙·肯尼迪(Simon Kennedy)所取代,他说他“对没有一个亚裔背景的(自由党)候选人当选感到失望”。

“我们真正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 他说。

“两个主要政党在选择具有亚裔背景的候选人进入可赢得席位方面都很糟糕,”他说。

工党的杰罗姆·拉克萨勒(Jerome Laxale)赢得了Bennelong的“蓝丝带”席位(安全席位),钟先生说这种转变的发生是因为自由党没有听取当地社区的意见。

“Bennelong超过40%的人口有亚裔血统......而这个社区已经发声了。他们希望社区代表能像他们一样思考、像他们一样行动,看起来像他们,并反映他们的价值观。”

“在许多情况下,这并没有发生——无论是工党还是自由党方面。”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
Published 24 May 2022 at 12:13pm
By Akash Arora
Source: S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