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澳洲一季度GDP增长好过疫情前,为何说长期隐忧仍在?

上周澳大利亚统计局公布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数据再次令人对经济前景感到乐观,在铁矿石价格飙升和消费需求旺盛的推动下,澳大利亚GDP在2021年第一季度增长了1.8%,已经超过了新冠疫情爆发前水平。

People walk around Albert Park Lake as storm clouds hover over the city skyline in Melbourne.

Albert Park Lake Source: AAP Image/Michael Dodge

这个增速明显高于市场平均预期的1.5%。而且由于总体人口受疫情影响增长停滞,意味着人均GDP值也增长了多达1.7%。难怪联邦财长乔什·弗莱登伯格 (Josh Frydenberg)骄傲地表示,澳大利亚在疫情后复苏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经济规模甚至比疫情前更大,这是其他经济体都没有实现的。
那么事实真的如此乐观吗?澳洲经济有没有隐忧呢? 

Advertisement
我们首先来看比较积极的方面,这次的季度增长中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政府支出和补助起的作用在明显减退,相反主要的增长来自于消费和私人部门的投资支出增加,尤其是私人部门投资增长体现出了商业信心的全面回暖,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 

同时,从行业分布来看,多个行业开始回暖。其中,本地消费和医疗健康服务是疫情以来最大的两项受益领域,这从零售和批发销售比起去年同期,也就是疫情爆发前都有很高增幅可见一斑,而且依然保持着非常旺盛的势头。此外,专业服务类是经济的稳定器,类似金融和保险服务的增长保证了经济稳定的增速。 

但给经济提供最大支柱作用的还是矿业出口,今年第一季度澳大利亚经常账户盈余创下183亿澳元的历史新高,已经占到了GDP比重的3%之多。这反映出,大宗商品价格走强,尤其是铁矿石价格飙升,推动一季度矿产品出口价值再创新高。这也使得本季度贸易条件指数增长了7.4%,达到2011年四季度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此带动下,矿业运营盈余上涨了10.2%,为GDP增长贡献1.9%。甚至私营部门中大量机械和其他设备投资的增长,有一大部分集中在采矿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需要引起警惕的现象,因为这意味着澳洲经济对于矿业出口,尤其是铁矿石的高价有着巨大的依赖性。而铁矿石长期维持在200美元/吨的高位显然是不现实的。一旦铁矿价格下跌,会不会给澳洲经济留下一个无法弥补的黑洞,需要澳洲政商界领导人仔细思考。 

与此同时,GDP增速在经过了强势反弹之后,正在逐渐恢复正常,年化增长1.1%说不上特别亮眼的数字。经济增速在回到正常水平上之后,究竟能保持何种水平的可持续增速,目前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是刺激政策逐渐褪去和铁矿石下跌的影响需要考虑。 

其次,虽然不显著,但澳洲的工资已经开始逐渐上涨,且澳洲本地的劳动力供给在某些行业开始逐步显现紧张甚至短缺的情况,以至于澳联储(RBA)在最新的月度董事会利率决议声明中特别指出,“经济的某些领域出现劳动力短缺。”这意味着RBA最为关注的持续通胀来源——工资收入增长的压力正在逐渐积聚,如果增长过快导致RBA不得不收紧货币政策的话,将对澳洲经济形成比较大的冲击。 


展望未来,虽然刺激性的政策环境和活跃的商业投资将继续推动经济增长,但随着重新开放带来的报复性经济反弹结束,澳大利亚的经济步伐将逐渐地开始面临更多阻力。届时,除了矿业出口外,能否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才是长期经济增长是否能够持续的关键。

(本文作者魏睿昊Julius Wei为SBS特约通讯员、澳大利亚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分析人士,转载须经SBS许可;本文观点仅代表嘉宾观点,不能代替理财建议,不代表本台立场。)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
Published 8 June 2021 at 12:03pm
By Julius 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