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带受害”:中澳关系恶化带来什么感受

澳大利亚华裔社区成员说,澳大利亚政府对中国政府使用的语言正在澳大利亚造成分裂,让种族主义在增加。

Co-founder of advocacy network 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 and a former member of the Labor Party, Erin Chew.

Co-founder of advocacy network 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 and a former member of the Labor Party, Erin Chew. Source: SBS

一些社区团体表示,在所罗门群岛与北京签订安全协议后,随着中澳关系的恶化,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华人感到自己是“连带受害”。

澳大利亚三大政党的代表——绿党领袖亚当·班德(Adam Bandt)、自由党参议员安德鲁·布拉格(Andrew Bragg)和工党法律事务发言人马克·德雷福斯(Mark Dreyfus)——在悉尼举行的选举导向小组讨论中面对140名澳大利亚华裔社区成员。

讨论的主题从气候控制政策到联邦反腐败委员会,但当晚占主导地位的是澳大利亚华裔面临歧视的问题。

Advertisement
陈建青(Simon Chan)——澳大利亚华人论坛的主席(该论坛在悉尼北部的Chatswood组织了这次小组讨论)说,种族主义是社区成员越来越关注的问题。

陈先生告诉SBS新闻网:“很多华裔澳大利亚人觉得,他们是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负面关系造成的连带受害。

Greens leader Adam Bandt (from left), Liberal Senator Andrew Bragg and Labor’s legal affairs spokesman Mark Dreyfus participated in the Chinese Australian Forum Federal Election Panel Discussion in Sydney.
Greens leader Adam Bandt (from left), Liberal Senator Andrew Bragg and Labor’s legal affairs spokesman Mark Dreyfus participated in the Chinese Australian Forum Source: SBS


他指的是在中国和所罗门群岛最近签署的安全条约之后,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关系的恶化。

虽然所罗门群岛总理马纳西·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王文彬都否认中国有在所罗门群岛建立军事基地的意图,但3月份泄露的一份协议草案显示,该协议可能允许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建立军事存在。

国防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多次批评该协议,称中国在南太平洋地区使用的“战术”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侵略性”。

倡导网站澳大利亚亚裔联盟(Asian Australian Alliance)的联合创始人、工党前成员周文爱(Erin Chew)表示,所使用的对立性语言正在导致澳大利亚的分裂。

“最大的问题之一是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关系支离破碎,”她告诉SBS新闻。

在5月21日的联邦大选之前,外交政策一直是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之间的三场领导人辩论的重点。



在4月20日的第一次辩论中,莫里森为其政府对该协议的回应进行辩护,他问阿尔巴尼斯:“我不明白的是,当发生这种重大事件时,你为什么要站在中国一边?”

据周文爱表示,这正是导致对澳大利亚华人更多歧视的那种言论。

“这样的问题非常具有分裂性,因为它们让人认为这是一种‘我们与他们’的心态。这是一种‘中国人与澳大利亚人’的心态,”周文爱说。

“当你使用‘你站在哪一边’这样的术语时,(这是)相当具有分裂性,作为一个明显的少数民族,我们更容易成为种族主义和歧视的目标。”她说。

周文爱表示,她最近遇到了越来越多的种族主义事件。

“最近,我尤其在推特上看到了澳大利亚联邦选举中出现的一些种族主义言论。”她说。

“有人说我是CCP(中国共产党)的间谍,质疑我的忠诚度,并告诉我,我的忠诚度应该是(对)澳大利亚。如果我不喜欢,我就应该回中国,”她说。

周文爱并不是孤例,她说各行各业的澳大利亚华裔都在经历歧视。

最近,在墨尔本的Mount Waverley,Chisholm的联邦自由党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的海报被破坏。



虽然陈建青说他没有直接遇到过种族主义行为的例子,但他引用了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ion)最近的一项研究,根据这项研究,每三个澳大利亚华裔中就有一个因其文化背景而遭受歧视。

他说,政府阻止这一裂痕进一步扩大的唯一方法是将中国政府和澳大利亚华人作为彼此独立的实体。

“如果政府必须批评中国,他们真的需要通过区分澳大利亚华裔来限定这一点。并进一步发表意见说,多年来澳大利华裔对澳大利亚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他说。

莫里森已将与北京的外交关系作为竞选活动的核心内容。

周五,他在维多利亚州的Chisholm选区对记者说,他“一直”非常谨慎地行事,将中国政府和那些在澳大利亚拥有中国文化背景的人区分开来。

“我总是非常谨慎地做出这种区分,”他告诉记者。

“我谈的是中国政府的过分自信和侵略性——而不是中国人。”

“澳大利亚华裔是你在这个国家所希望的最伟大的爱国者,”这位总理说。

班特在小组讨论会上说,如果绿党最终在议会中掌握了权力平衡,他们不仅会推动反种族主义战略,还会推动多元文化政策。

德雷福斯说,在澳大利亚没有人应该忍受种族主义,而布拉格在活动结束后对SBS新闻的声明中说,“任何形式的种族主义......都是一种思想和心灵的疾病”。

“我一直公开反对种族主义,包括在大流行期间,亚裔澳大利亚人面临大量的种族主义。我将永远是一个反对(种族主义)的强有力的公众声音,”他说。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
Published 17 May 2022 at 12:08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