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边缘选区Reid:生活成本为选民焦点 两位高知女性的交锋

位于悉尼内西区的Reid联邦选区是本次大选的关键边缘选区之一,华人居民占比将近两成。自由党和工党在该选区推出的两位候选人包括华裔候选人备受关注。她们都在选区内成长和安居,均为高知和专业女性,在不同领域各有专攻。

Labor’s candidate for Reid, Sally Sitou (left), and the sitting MP, Fiona Martin (right)

Labor’s candidate for Reid, Sally Sitou (left), and the sitting MP, Fiona Martin (right) Source: Australian Labor Party website and Liberal Party NSW website

今年澳大利亚联邦大选定于5月21日,各方候选人正紧锣密鼓展开宣传攻势。

一些边缘选区被视为关键选区,其中便有位于悉尼内西区的Reid联邦选区。自由党和工党为该选区同时推出两位女性候选人,她们已马不停蹄开展竞选活动。

日前,自由党现任议员和候选人菲奥娜•马丁(Fiona Martin)和工党候选人陈莎莉(Sally Sitou)接受了SBS普通话节目采访,畅谈选民所聚焦的生活成本、幼托养老、教育、小企业支持以及女性参政等议题。

Advertisement
选战

两位候选人在各自官方社交媒体,频频更新她们走访社区、参加活动的最新内容和图片,宣传政党纲领或对时政发表看法。

Reid选区为纪念澳大利亚的第四任总理乔治•里德(George Houston Reid)而命名。在1922年联邦大选中,该选区首次以Reid的名称迎接选举,迄今刚好一个世纪。

自由党于2013年赢得Reid席位,此前数十年工党一直把持该席位。

Burwood Festival
Burwood Festival Source: Burwood Council Facebook


Reid选区是澳大利亚最多元化的选区之一,繁荣、充满活力。它拥有许多家庭和商业。居民包括华裔、印度裔、韩国裔、斯里兰卡裔、意大利裔、希腊裔和中东裔等澳大利亚人。

自由党和工党推出的两位候选人备受关注。她们均为高知、专业女性,在不同领域各有专长。

自由党的菲奥娜•马丁为该选区现任联邦议员,为来澳希腊移民的第三代。2019年,时任联邦议员克雷格•朗迪(Craig Laundy)宣布退出政坛,她成为该选区自由党候选人并成功当选,得票率优势为3.2%。

菲奥娜•马丁获得悉尼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是一位有超过20年经验的心理学家。在进入议会之前,她曾是学者和小企业主,创办自己的心理诊所。

拥有华裔背景的学者陈莎莉在去年10月被选为工党候选人。此次她参选被视为是华人参与澳大利亚政治的重要缩影之一。而她也一直为拥有华人血统“感到自豪”。她的父母为老挝华裔,在越战之后来澳。

陈莎莉是悉尼大学商学院博士研究员,专注金融学。在攻读博士学位之前,她在国际教育和国际发展部门工作了十多年。自2019年以来,她一直担任澳华论坛的指导委员会成员。

Anthony Albanese, Leader of the Australian Labor Party and Sally Sitou
Anthony Albanese, Leader of the Australian Labor Party and Sally Sitou Source: Supplied


政治生涯与参选缘由

这是陈莎莉首次参选,她成为工党党员已经超过15年,在大学时就加入了工党。

谈起参选缘由,她说:“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因为工党所提供的是这个国家未来一代的真实愿景,我认为这至关重要。”

陈莎莉强调:“我们需要尽我们所能来确保国家更具有可持续性,这就是我为何要参选。”

“我之所以在竞选中经常讲我的经历,因为这是在这个国家可能实现种种梦想的真实例子之一。我父母来到澳大利亚时只会一点技能,不会英语,但澳大利亚给了他们庇护,他们因为努力工作在这里过上了成功的生活。”

她认为这很好地“展示了这个国家的潜力和希望”。

同样地,她如今竞选联邦议员,“以我的背景,如果能成功当选,我希望人们将此视为很好的例子,”陈莎莉说,她希望人们通过其参选看到移民能够被澳大利亚社会所接纳,并融入为其繁荣昌盛而努力。

Former prime minister John Howard is joined by Liberal candidate for Reid Fiona Martin as he speaks to the media following a street walk at Burwood in Sydney, Tuesday, April 23, 2019. (AAP Image/Joel Carrett) NO ARCHIVING
Member for Reid Fiona Martin. Source: AAP


菲奥娜•马丁在16岁时开始参与政治。关于她的从政缘由和经历,去年2月她在接受SBS普通话采访时曾提及。

“当时我以年轻人的身份参与表决,促成了当地社区的青年周活动。我很喜欢这种经历,所以我后来就加入了青年自由党运动,也就是自由党的青年派,”她说,这成为她政治生涯的开端。

但是当时她并没有想到自己要成为议员,并且将此作为职业。她坦言,“在当时,作为一个年轻人,它更多的是一个爱好。因为当时我知道自己的追求是要从事心理健康领域的工作。”

之后当她具有一定的生活阅历,经营了十多年的企业、有了心理医生的从业经验,以及养育孩子等等之后,她说:“在这些所有的经历过后,我希望为我的国家服务,为我的社区服务。我想这就是我。”

她还提到她的祖父曾经服务于军队。“在某种程度上,我觉得自己从他那里获得了传承,希望能服务国家,就像我的祖父一样,”



Reid选民关注什么? “我们”将做什么?

澳大利亚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Reid选区有超过18.1万人,年龄中位数是34岁,家庭数量超过4.61万,家庭每周中位收入为1898澳元。

在这55平方公里的选区中,拥有华人血统的居民为40198人,占比18.2%,随后依次是英国裔12%;澳大利亚裔10.7%,意大利裔,7.6%以及韩国族裔5.6%等等。

大家所熟知的奥林匹克公园就在这一选区。选区内还有华人聚居的Strathfield和宝活市(Burwood)。

居民关注的议题大有不同,但生活成本是Reid居民关注焦点之一。在接受采访时,两大政党候选人都就此提到政党的政策和计划。

Sally Sitou with community kids
Sally Sitou with community kids Source: Supplied


“人们有各种想法和担忧,非常不同,这取决于他们住在哪里,”陈莎莉说,“但他们一直在和我谈论的主要事情之一是——拥有一个强大和资源充足的卫生和医院系统的重要性”。

她表示,这正是工党以及她本人所致力的方向。

说到当地社区包括华人社区的需求,陈莎莉认为和其它移民社区非常相似。“为了更美好的生活”。

“像住房负担能力,对我们教育系统的担忧,对大学质量的担忧,这些都是人们和我谈论的事情,”陈莎莉说。 

在今年大选中,生活成本是澳人的聚焦点。众多澳人感受到生活成本的“涨”之痛。



各种民调显示,选民对生活成本和健康这两大问题的关注度不断提高。

在工党的官网上,“更美好的未来(Better Future)”是其口号。

陈莎莉提到关于工党的政策之一,便是降低生活成本。

“对我们地区来说,我认为真正重要的事情是去降低当地家庭的生活成本,因为我们看到生活成本在上涨。”

降低儿童保育(Childcare)的成本为施政方向之一,陈莎莉认为这将产生多赢局面。

“这是家庭的胜利,是社会的胜利,也是商业的胜利……家庭在这方面的支出减少;更多人能重返工作岗位,以及能获得更多的工作时间;并且孩子们在互动环境中不断学习和增加社交机会,”她说。

在自由党的官网上,“强劲的经济,更强大的未来(Strong Economy, Stronger Future)”为其口号。

Dr Fiona Martin, the Federal Member for Reid at the Australian-Korean Politics and Business Forum in 2020.
Dr Fiona Martin, the Federal Member for Reid at the Australian-Korean Politics and Business Forum in 2020. Source: Supplied


菲奥娜•马丁表示:“Reid的居民告诉我,生活成本和对小型家庭企业的支持是他们关注的优先事项。”

她说:“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正在通过以下方式为Reid家庭提供帮助:将燃油税减半,这让Reid的10.4万辆乘用车车主能获得更为便宜的油价;降低所得税,Reid大约8.26万名纳税人今年将受益于最高达1500澳元的税收减免;并且通过减少现金支出,使儿童保育费用更易负担。”

行动与愿景

在这场决定澳大利亚未来的大选中,各政党和独立候选人在选战中展现自己的政绩、许下承诺、展开行动,以期赢得选民信心。而选民正在从候选人曾做的、将做的、能做的事情中去衡量和决定他们手中的选票。



正如菲奥娜•马丁所说:“民众决定他们想要谁来代表他们。”

她说:“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过去三年里为Reid民众提供服务。我感到自豪的是,我们在基础设施方面取得了成果,支持了小企业,并确保我们社区的安全。”

她提到:“我们为当地道路和社区基础设施提供了创纪录的资金,如M4-M5连接隧道和罗泽尔交汇处(Rozelle Interchange),它们是15亿澳元的WestConnex项目的一部分。

“我正在实施我的本地计划,为家庭提供更好的公共设施,并与地方议会合作,升级我们的许多公园,如宝活公园和卡巴利塔(Cabarita)公园,” 菲奥娜•马丁说。

“我要确保Homebush DFO交通环岛和Homebush Bay Drive都修好,莫里森政府已经承诺提供5000万澳元来完成这个重要的项目。”

 “我们通过留工补贴(JobKeeper)帮助Reid选区的9800家企业和33600名雇员度过了新冠大流行。”

在采访中,陈莎莉多次提到“可持续发展”,她认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方面的政策非常重要,“我们有一项强有力的政策,使我们的国家发展更加可持续。”她说, “我们知道,自然灾害将变得更加严重和频繁,这将对每个人产生影响。”

她支持小企业,希望改善医疗保健和当地基础设施,希望下一代能从建设清洁能源的未来所带来的高薪高技能工作中受益。

陈莎莉对教育领域充满热情,“我在悉尼大学工作了将近10年。我知道教育的价值,” “因为有了良好的教育,明天就有了无数的机会,这正是我想为之努力的——让我们的所有孩子都拥有这样的机会。”

“我希望拥有一个更加可持续和公平的未来,机会向所有人开放。”

陈莎莉还重视老年护理,认为应该为澳大利亚老年人提供拥有尊严、尊重和高质的护理。



力量:女性的参政议政

在澳大利亚,无论是在公共及政治生活中,还是在工作场所中,性别平等一直为公众所关注。

1902年,澳大利亚成为第一个赋予妇女选举权和竞选议会席位的独立国家。120年过去,澳大利亚的政治舞台上,不断出现了第一位女联邦议员、第一位担任内阁职务的女性、第一位女总理、第一位女总督、众议院第一位原住民女议员、第一位女州长、女外交部长和女国防部长等等。

公众也期望随着时代发展,女性在政治生活以及各领域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陈莎莉认为有更多的女性站出来,希望进入联邦议会,是非常棒和令人兴奋的事情。

The last Question Time, before the election,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t Parliament House in Canberra, Thursday, March 31
The last Question Time, before the election, in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at Parliament House in Canberra, Thursday, March 31 Source: AAP


“这不仅仅是关于在议会中有更多的女性,而是关于她们在议会中的所为和如何有所作为。重要的问题是到达目的地后想要做什么?希望推动的是什么?如何更好去帮助其他女性?这些对我来说是非常关键的问题,”陈莎莉说。

“议会中有更多的女性是一件好事,因为这表明了这一点——对下一代女性来说,这是可能的。”

“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你进到议会之后要做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作为工党的一员,推动更可负担的儿童保育等议题非常重要,”她补充说,“儿童保育的可负担性更强,对女性来说是更好的事情。”

“给女性一个机会。当她们进入公司、机构时实现她们的抱负,成为她们想成为的领导者、首席执行官等等,这些机会对她们是开放的,”陈莎莉认为,这些都是参政议政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谈到女性参政议政,菲奥娜•马丁提到,在上届议会中,联盟党内阁中有8名女性,数量为有史以来最多。

“作为一名女性参政,也是Reid的第一位女性议员,我认为这是巨大的进步,但当然,我们的议会中总是有更多女性的空间。”她说。

2022联邦大选投票日,在四周之后。 

(本文系SBS中文普通话节目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chinese@sbs.com.au或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
Published 22 April 2022 at 2:53pm
By Xinyu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