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边缘选区Chisholm:就业、微信与华裔

Chisholm这个极度边缘席位有约20%华裔选民,现任议员廖婵娥这次所面对的主要对手是工党候选人卡瑞娜·佳兰德。大选前夕,SBS中文普通话节目就就业、生活成本等本地焦点议题与两位候选人展开对话,而在国家安全隐忧下,微信仍会是候选人连结华裔选民的平台吗?

Labor’s candidate for Chisholm, Carina Garland, and the sitting MP, Gladys Liu

Labor’s candidate for Chisholm, Carina Garland, and the sitting MP, Gladys Liu Source: Helen Chen

大选年,蓝色、红色的纸质宣传材料早在选举日被宣布之前许久、便开始陆续飞入了墨尔本边缘席位Chisholm的居民的信箱中——红色广告来自工党候选人卡瑞娜·佳兰德(Carina Garland),而蓝色则来自现任国会议员廖婵娥(Gladys Liu )。

在上届大选中,Chisholm选区的两党优先投票(Two-party-preferred vote)结果是廖婵娥最终仅仅领先于当时的工党候选人杨千慧(Jennifer Yang)千余票,这个极度边缘席位(ultra-marginal seat)有大约20%的华裔选民。

而这次,廖婵娥所面对的主要对手是在维州工会委员会(Victorian Trades Hall Council)任职的卡瑞娜·佳兰德,一位在墨尔本东南区土生土长的意大利第三代移民。
Labor’s candidate for Chisholm, Carina Garland, and the sitting MP, Gladys Liu
Labor’s candidate for Chisholm, Carina Garland, and the sitting MP, Gladys Liu Source: Helen Chen


Advertisement
她于去年11月在其微信号发布的一条中文朋友圈中说:“我是卡瑞娜,期待我能够为您发声,为您服务。”当时,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通过社交媒体正式宣布其为Chisholm的工党候选人。

微信

卡瑞娜在近日接受SBS中文普通话节目采访时表示:“我们定期(在我的微信号)发布,因为微信是非常重要的平台。”

她说自己选择这种让华人感到更“舒适”的沟通平台,以便更好地介绍工党在公共卫生、就业、教育等方面的主张。

而现任国会议员廖婵娥则对SBS中文普通话节目表示:“目前我没有打算这个公众号会再启动”,“微信上面呢,如果有朋友他们是想发信息给我,我还是会看到的,但是我不会用微信作为一个宣传、一个打广告的平台。”

今年早些时候,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官方微信公众号被转移至一家中国公司名下,引发对外国势力干预澳大利亚政治的担忧。议会情报联合委员会主席、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呼吁所有议员停止使用微信,认为腾讯此举为中国政府授意,已经构成了外部势力干预。


对此,卡瑞娜引述工党内政事务发言人克里斯蒂娜·肯尼莉(Kristina Keneally)此前的发言称:“如果我们被一个政府机构告知,我们不应该使用它(微信),我们就不会再使用,但这并未发生。”

“在澳大利亚的民主制度中,每个人都能接收到信息,以便在选举日做出选择,并基于有关不同政策的准确信息,按自己的意愿投票,这一点真的很重要。”

廖婵娥在此前总理微信号风波后已发布声明,表示停止使用其工作和私人微信号,“直至该平台对此事作出解释”。

大选前夕的这次采访中,她对SBS中文普通话节目表示:“(不使用微信的)原因是因为我觉得通过本区的这个电话、还有电邮,还有最重要的就是直接的线下见面交流、回答民众的问题还有提出的帮助要求,我觉得这方面我的服务做得是比较到位的。”

“我是通过很大的努力,才学到今天这个普通话的水平的,所以我是非常地愿意来跟大家用普通话来交流。”

卡瑞娜很清楚自己的竞争对手在语言方面的相对优势,香港出生的廖婵娥2019年在国会的首次演讲中使用了英语、潮州话、广东话、普通话四种语言。

卡瑞娜说:“我们真的很幸运,有这么多来自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志愿者,为我的竞选活动工作,帮助与那些可能偏好使用非英语语言的人们沟通。”

“澳大利亚华人社区中那么多人对使用该平台(微信)感到满意,这是他们接收信息的方式,我不希望他们在接收工党所力主的事实时被排除在外。因此,这就是我使用它的原因。”


就业

谈及政策与主张,作为民选的议员,能否以及如何为本地发声,这也许才是本地选民更为关注的点。

在经历长达两年的疫情之后,疫后经济复苏、推动就业显然是亟需解决的问题。澳大利亚的失业率(4%)目前处于十四年来最低点,在国库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3月29日公布的联邦预算案中,更是预计到今年晚些时候失业率将降至3.75%,如若成真,那将是1974年8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尽管如此,工党候选人卡瑞娜认为仅仅数字并不足够,本地人更需要的是“有保障的好工作”,她提及位于这一选区的蒙纳士大学和迪肯大学在疫情期间由于支持不足而出现的科研力量流失。

“因此,这一点亟需修复,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作为工党重视教育,而且因为我们知道教育会带来各种其他的机会,以及使我们所有人受益的机会,也就是说,通过有保障的好工作使我们的经济更加强大。”

“产业、研发与教育(Industry, research and education)” 是这位工党候选人的一大主张。

“在这个国家,工作岗位的质量需要提高。这就是为什么工党设定了一个计划,以确保我们拥有先进制造业的好工作,带来良好的收入,增加我们国家的财富,这也意味着每个人都能追求他们的愿望,过上美好的生活。”


就业同样是廖婵娥想要解决的主要问题之一。

廖婵娥回忆任期开始半年后便迎来疫情,她说:“在过去这两年里面,主要还是帮助大家怎样去渡过这个非常具挑战性的百年一遇的疫情。那当然,联邦政府的政策就是JobKeeper,保了很多的工作,又保了很多的小生意。”

她说,作为联邦议员,现阶段考虑的是在本地如何推动JobTrainer计划,以解决“用工荒”及鼓励年轻人就业。

“现在老板就说没人来打工,有一些人又没这个技能,所以我们这个整套的计划是培养技能。”

最初于2020年启动的 JobTrainer 计划通过为学徒和实习生及雇主提供补贴来鼓励培训后就业。作为2022-23年度预算的一部分,JobTrainer已被进一步延长,联盟党政府宣布在两年内追加4850万澳元的投入,将提供额外的1.5万个免费或低收费的老年护理培训名额。

廖婵娥说:“我们希望更多的年轻人就不要待在家或是等着领救济,我们要鼓励他们出来做实习生、去打工、去投入服务、为社会做出贡献。”

伴随就业,另一个在大选前被凸显的问题便是生活成本,工资涨幅难以追上物价涨幅。储备银行(RBA)行长菲利普·罗伊(Philip Lowe)近日表示,尽管目前工资增幅已较为强劲,但工资指数在去年四季度也仅上涨了2.3%,甚至没有达到储行3%的预期,而同期通胀已达到了3.5%,并预估今年一季度的通胀数字只会更高。


对此,廖婵娥举例汽油和柴油消费税减半的举措,这一为期六个月的举措在联邦预算案中提出并已实施,而卡瑞娜则提出了工党在幼托方面的主张,即令幼托服务更具可负担性。

边缘选区

大选在即,主要政党正密切关注哪些选区需要赢得或守住才能获得胜利,而这些选区往往被称为边缘选区。

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AEC)的Amy Lu解释:“如果一个最后获胜的候选人的得票数低于全部选票数量的56%,那么这个席位就叫边际席位或者是边缘席位。” 


Chisholm是全澳票数差距最小的选区之一,其胜出率为0.5%,此外还包括塔州Bass选区及南澳的Boothby选区等。


卡瑞娜并未低估可能的挑战:“当然,这是全国范围内最边缘的席位之一,在维州则是最边缘的席位。”

挑战的另一面则往往是机会,她说:“它是一个有助于决定谁将执政的席位。作为一名候选人,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荣誉。可以预见,你所做的工作将有助于确保你的政党获得成功。你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非常努力工作的原因,因为我不会低估挑战,也不会低估在这里的任何机会。”

而在三年任期将满之际,廖婵娥希望“可以有这个机会把积累三年的经验更好地发挥” 。

她期待连任,并将其比做“第二胎”:“你生第一胎的时候,你基本上就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做,好了,如果你有第二胎小孩呢,容易了,我都知道该怎么做。我现在就是已经准备好,我已经经过三年的培训,如果我连任的话,那就等于是第二个小孩一样,完全没问题,我都知道应该怎么样做。”

“我们实实在在要做事情,帮助人、帮助移民、帮助当地的居民,不管你是老年人、小孩、有家庭,或是有残疾,或是语言不通。”

卡瑞娜则强调参选是为了“作出改变”:“除了希望有机会做出改变外,我没有任何其他动机。就是这样。真的很简单。”

今年Chisholm的其他参选人还包括绿党的莎拉·纽曼(Sarah Newman)、澳大利亚联合党(UAP)的梅兰妮·肯普森(Melanie Kempson)、柏乐志民主联盟(Drew Pavlou Democratic Alliance)的莫炽韬(Max Mok)等。


华裔

身为澳大利亚首位华裔女性众议员,廖婵娥非常看重自己身为华人与移民的身份,她回忆2019年成功当选时还是颇为感动:“不管是华人还是其他民族的移民,他们都是跟我说,不可思议,一个移民可以当选。我说是的,这个国家是一个非常非常美好的国家,我们都有这个机会。”

2019年大选中,Chisholm选区因两大党候选人均为华裔女性而引发广泛关注,廖婵娥与杨千慧还曾同台用中英文展开辩论,此举在澳大利亚政治史上开创先例。
Gladys Liu and Jennifer Yang.
Gladys Liu and Jennifer Yang. Source: SBS


廖婵娥说:“我当时已经说了,我说我们华人赢了,原因是因为不管是工党的候选人赢或是我赢了,我们华人都已经创造历史,我们都赢了。”

如今,她依然认为自己作为华人移民可以得到这个机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桥梁”,“让更多的澳大利亚西人看到,原来华人移民来到这边,跟他们都没两样,都是爱护这个国家,都是希望可以为这个国家做贡献,都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

而卡瑞娜则说,从国家层面,工党会“极其严肃地”对待国家安全这一问题,而在社区层面,“我们的社区里有如此多的澳大利亚华人,我们需要谨慎地处理这些对话”。

根据2016年人口普查数据,澳大利亚有约120万华裔,普通话是被广泛使用的第二大语言,仅次于英语。随着总理莫里森在上周日宣布5月21日的大选日期,迄今我们已经看到多位华裔参选的身影。

学者陈莎莉(Sally Sitou)在年初被工党提名为新州Reid选区的候选人,她的父母是老挝华裔,在越战后来澳。Reid选区的席位自2013年以来一直由自由党占据,但在此之前,工党已经控制了该选区五十多年。2019年,尽管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的忠实支持者克雷格·劳迪(Craig Laundy)退休,Reid 选区有1.5%的选票转投了工党,但是议员菲奥娜·马丁(Fiona Martin)还是以3.2%的优势继续为联盟党保留住了这一席位。


西澳Tangney选区的工党候选人林文清(Sam Lim)则对这个自由党安全席位(safe seat)发起挑战,这位前警官、马来西亚华裔将要面对的对手是现任自由党议员本·莫顿(Ben Morton)。

来自台湾的黄文毅(Steven Huang)则被提名为昆州Moreton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现任工党议员佩雷特(Graham Perrett)自2007年起便一直拥有该席位。

此外还包括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竞选联邦参议员的李复新(Fuxin Li)博士等。

(本文系SBS中文普通话节目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chinese@sbs.com.au或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
Published 14 April 2022 at 4:45pm
By Helen 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