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 普通话电台

【掌故】澳大利亚主要政党回顾之自由党

SBS 普通话电台

: Sir Robert Menzies is installed as Warden of the Cinque Ports, during a ceremony at Dover, England, 20th July 1966 (Getty) In Dalet as ELEX LIBS PROFILE RNF

Sir Robert Menzies is installed as Warden of the Cinque Ports, during a ceremony at Dover, England, 20th July 1966. Source: Getty Images

下载SBS电台应用程序

其他收听方式


Published 10 April 2022 at 12:26pm
By Peggy Giakoumelos
Presented by Mo Lin
Source: SBS

自由党的创始人罗伯特·孟席斯爵士(Sir Robert Gordon Menzies)是澳大利亚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在澳大利亚自由党的历史上没有比罗伯特·孟席斯爵士更有影响力的人物了。SBS普通话节目带您回顾澳大利亚自由党的历史。


Published 10 April 2022 at 12:26pm
By Peggy Giakoumelos
Presented by Mo Lin
Source: SBS


“澳大利亚的同胞们,我有责任正式通知你们,由于德国坚持入侵波兰,英国已向德国宣战,因此澳大利亚也处于战争状态。”

说出这段话的人就是孟席斯爵士。1894年12月20日,孟席斯爵士出生在维多利亚州的杰帕利特(Jeparit)。

他成为了澳大利亚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从 1939 年到 1941 年,以及从 1949 年到 1966 年,孟席斯爵士两次担任总理职位——共计 18 年零5个月。

Advertisement
他的第一个总理任期从 1939 开始,当时的执政党是澳大利亚联合党。澳大利亚联合党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当时的欧洲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战争威胁。

1944 年自由党成立,孟席斯爵士是自由党的创始人之一,也是1901年移民限制法即通常所说的“白澳政策”的坚定倡导者。

“只要有可能,我们就应该以人口同质化为目标。我不希望看到在澳大利亚重现那些在南非或美国或英国发生的越来越多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项非常好的政策,对我们来说非常有价值。”

另一位主要政治人物马尔科姆·弗雷泽 (Malcolm Fraser) 在1975年至1983年之间担任自由党领袖和总理一职。

他从澳大利亚二十世纪历史上最严重的政治和宪法危机中获得了直接利益。

作为反对党领袖,他曾在1975年10月和1975年11月阻止工党领袖、时任总理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的预算法案在参议院通过。

这导致总督约翰·克尔爵士(Sir John Kerr)于11月11日撤回了惠特拉姆的总理职务,并任命弗雷泽为临时总理。

“现在将按照宪法的要求进行选举。宪法必须得到维护,这是我们对民主的坚实捍卫。澳大利亚人民将有发言权。他们有权在投票箱中做出选择。”

投票结束后,弗雷泽以绝对多数票获胜。

尽管弗雷泽在经济上是保守的,但他在社会上被认为是相当进步的。

他的政府继续并扩大工党发起的改革,例如家庭法庭; 并建立了特别广播服务机构,且宣布大堡礁的部分地区为海洋公园。


与此同时,另一位自由党成员成为了澳大利亚任职时间第二长的总理。

在1996年至2007年期间担任总理的约翰·霍华德(John Howard)在亚瑟港大屠杀后引入了严厉的枪支法律,废除了原住民和托雷斯岛民委员会,并为寻求庇护者创建了澳大利亚的离岸处理体系。

“这个国家在对世界说,我们是一个慷慨、心胸开阔的人,我们接纳难民的人均数量比除加拿大以外的任何国家都多。我们迎来了来自140个不同国家的人,这是我们引以为豪的记录,但我们将决定谁可以来到这个国家,以及他们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到这里。”

在美国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霍华德还承诺澳大利亚将参与美国领导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

但自从霍华德在2007年大选中败给陆克文(Kevin Rudd)领导的工党后,孟席斯和霍华德时代的政治稳定性一去不复返。

在那次选举之后,澳大利亚两个主要政党的领导人经历了频繁的更替。

2013年9月,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领导联盟党重新回到了执政党的位置。

“三年后碳税将被取消……寻求避难者的船只将被停止,预算将步入正轨,实现令人信服的盈余……我们终将顺利走上21 世纪的道路。”

但艾伯特的总理职位不是在选举中丢失的,而是在2015年9月马尔科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的领袖挑战中。

特恩布尔本人在2018年8月的另一次领袖挑战中失去了自由党的领导权和总理职位。

“澳大利亚人看到上周发生的事情将会目瞪口呆,感到震惊。想象一个政府会经历这种不忠诚和蓄意的叛乱,描述它的最佳方式,就是蓄意的破坏性行动。 "

时任内政部长彼得·达顿(Peter Dutton)的领导人挑战导致了两次党魁之争。

特恩布尔赢得了与达顿的第一轮较量,但没有参与第二轮的党魁之争。在第二轮的党魁之争中,时任国库部长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击败了达顿,成为自由党和澳大利亚在不到两届政府中的第三位总理,也是自2007年以来的第七位总理。

“在这个国家如果你敢于尝试,你就会成功。对于那些敢于尝试的人来说,这是公平的。这就是公平在澳大利亚的意义。”

莫里森领导的联盟党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战胜了比尔·肖顿 (Bill Shorten) 领导的工党。

当时的民意调查和权威人士都支持工党获胜,并且有人称总理莫里森无法克服其领导层动荡对自由党声誉造成的损害。

但莫里森和自由党证明了所有的预测都是错的,选民并没有选择支持领导了工党六年的肖顿。

这对莫里森来说是一场甜蜜的胜利。

“我一直相信奇迹。今晚我们又见证了一个奇迹。澳大利亚太好了!”

自莫里森当选以来,自由党内部在同性婚姻和气候变化等问题上面临着紧张局势。

悉尼大学政府与国际关系系的高级讲师Peter Chen博士说,从历史上看,自由党是澳大利亚社会许多不同潮流的有趣组合——这可以追溯到 20 世纪初。

“自由党有这样的传统,即在某些问题上,个别议员可以凭良心投票,而不必遵循党派的立场。所以这是他们管理这种脆弱性和紧张局势的一种方式。但我认为我们当然已经看到,社会保守派和党内的温和派之间存在很大的分歧。”

“我认为随着这些关注气候问题的独立候选人的激增,我们在某种程度上看到了这一点 , 就像和斯特加尔(Zali Steggall)类似的人。在名义上,这些候选人中的许多人可能是自由党人,他们应该以进步的自由主义者的身份参选,但他们并没有坚持自由党的立场,这表明了党内存这个基本问题,例如,其中一个有分歧的关键问题就是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解决方案。”

他说,自由党自1944年成立以来党内分歧一直存在,但是面对分歧自由党也有自己的管理方式。

虽然Peter不认为这是一个终极问题 ,但领导力和党内团结是自由党需要在下次选举之前及以后解决的问题。

“最近被广泛报道的一件事显然是对总理的正直、诚实和行为的攻击。而且我们确实生活在我们有时称之为总统制的制度中。我们没有总统,但近几十年来,由于各种原因,总理在我们的政治格局中是一个更为重要的人物。”

“因此,对领导人的攻击可能会对整个党造成相当大的损害。所以我认为那些关于信誉和政党团结的问题将成为自由党在大选前要处理的一件大事。而他们只有几周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

(点击文首图片收听音频。)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