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 普通话电台

【掌故】澳大利亚主要政党回顾之工党

SBS 普通话电台

Whitlam Sacked

Prime Minister Gough Whitlam addresses reporters in Canberra after his dismissal by Australia's Governor-General, 11th November 1975. Source: Hulton Archive

下载SBS电台应用程序

其他收听方式


Published 11 April 2022 at 6:36pm
By Peggy Giakoumelos
Presented by Mo Lin
Source: SBS

澳大利亚工党起源于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之前的工会运动,是澳大利亚历史最悠久的政党,也是世界上最早创建的工党之一。工党现在所面临的挑战是在选民眼中成为潜在的执政党而不仅仅是反对党。


Published 11 April 2022 at 6:36pm
By Peggy Giakoumelos
Presented by Mo Lin
Source: SBS


面对189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昆士兰州的工人决定他们需要一个政党来代表他们。

1899年,澳大利亚工党(ALP)在昆士兰州成立了第一届政府,并在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之后的第一届国民议会中赢得了席位。

1904年,克里斯·沃森(Chris Watson)成为了工党的第一任总理,领导少数政府。

Advertisement
在 1910 年的选举中,工党成为第一个在联邦议会上下两院中赢得多数席位的政党。

但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可能是最具标志性的工党总理,他的改革议程受到了支持者的尊重,但因为被时任总督约翰·克尔爵士(Sir John Kerr)解职而声名狼藉。


1975年11月11日,在自由党领袖马尔科姆·弗雷泽(Malcolm Fraser)领导的反对党阻止参议院通过惠特拉姆的预算法案后,时任总督克尔爵士撤回了惠特拉姆的总理职务。

克尔爵士任命弗雷泽为临时总理,而惠特拉姆的工党在接下来的选举中惨败。

惠特拉姆说:“我们可以说上帝拯救女王,因为什么都拯救不了总督。”

前澳大利亚工会理事会主席鲍勃·霍克(Bob Hawke)在1983年至1991年间担任总理,他是工党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

霍克领导的政府引入了改革以放松对澳大利亚经济的管制,包括澳元自由浮动。

但他对澳大利亚在美洲杯帆船赛中取得突破性胜利的反应也许是最令人难忘的。

“我告诉你,任何因为今天没来上班而解雇员工的老板都是个混蛋......你只需要在第二天努力一点把工作补上。这一天是所有澳大利亚人的,不是吗?它把我们大家聚集在一起。太棒了。这绝对太棒了。”

霍克在国库部长保罗·基廷(Paul Keating)发起激烈挑战后失去了领导权和总理职位,基廷声称霍克曾在多年前承诺让自己接任领导人一职。



陆克文( Kevin Rudd )在2007年以多数席位上台,此后不久,这种党魁之争又卷土重来。

这场胜利让前任自由党领袖约翰·霍华德( Kevin Rudd )失去了总理职位,也失去了席位。霍华德是澳大利亚任职时间第二长的总理。

陆克文一上台就迅速采取行动,向在政府政策下被强行从家人身边带走的几代原住民儿童发表了全国性道歉。

“我们要道歉,要特别为将原住民和托雷斯海峡岛民儿童从他们的家庭、社区和领地中带走而道歉。为这些被偷走的一代、他们的后代和他们的家人所遭受的痛苦、苦难和伤害我们要说声抱歉。”

但是陆克文时代也以激烈的党魁之争而闻名。

陆克文于2010年6月辞去了工党领袖和总理的职务,因为他的副手茱莉亚·吉拉德(Julia Gillard)暗示自己将挑战陆克文。

吉拉德成功获得了总理职位,她也成为了澳大利亚的第一位女总理,此前她也是澳大利亚的第一位女性副总理。

在吉拉德担任总理期间,她面临着来自工党内部,来自陆克文以及陆克文的支持者的持续反对,同时也面临着自由党领袖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的反对。

“我起立发言,坚决反对反对党领袖提出的这项动议。同时我要对反对党领袖说,关于性别歧视和仇视女性,我不会被这个男人说教。我绝对不会。政府也不会就性别歧视和仇视女性被这个男人说教。现在不会。永远不会。”

2012年2月陆克文向吉拉德的领导权发起了挑战,但未能成功。同年6月,在另一次的领导权挑战中陆克文取得了成功,他夺回了工党领袖和总理职位,但却没能领导工党在9月的大选中获胜。 

一位在领导权斗争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人物是维多利亚州前工会领袖比尔·肖顿(Bill Shorten)。

他从支持陆克文转向支持吉拉德,使得吉拉德成功赢得了领导权,但在2013年大选前的领导人挑战中肖顿又选择了支持陆克文。

工党在那次选举中失利,之后肖顿自己赢得了工党的领导权。

但肖顿未能在2019年的联邦大选中带领工党取得胜利,在此之后他辞去了工党领导人的职务。在当年的选举中,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领导自由党获得了胜利。

“这是一场艰难的竞选。有时甚至是有毒的。但现在比赛结束了,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尊重结果,尊重澳大利亚人民的意愿,让我们的国家团结起来。然而,这个任务将是工党下一任领导人的任务,因为虽然我打算继续担任 Maribyrnong 的议员,但我不会在下届大选中继续领导工党。” 

这被认为是现代澳大利亚历史上最不可能和最意想不到的大选胜利。

两年来,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联盟党的支持率低于工党。

悉尼大学政府与国际关系系的高级讲师Peter Chen博士说,民意调查结果迫使进行调查的公司审查他们的调查方式。

“你只需要在抽样的方式上稍微犯一些错误,你就会得到那种扭曲的结果。所以我猜想,民意调查公司是私人公司,他们不是大学的一部分,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他们的生意。问题是,他们是否吸取了上次选举的教训,调整了他们的抽样方法?”

大选后的第二天,安东尼·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宣布参加随后的党内领导人选举。 阿尔巴尼斯在没有人反对的情况下于2019年5月30日成为工党的领袖。

Chen博士表示,在下一次选举前阿尔巴尼斯和工党将努力重新定位自己,不仅仅是作为反对党,而是作为一个潜在的政府。

Chen博士认为现在的国内和国际环境使得人们比平时更不愿意承担风险,工党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试图在这种情况下赢得选举。

“有时当事情有些不确定时,比如现在的新冠疫情、欧洲战争、国际贸易和与中国的紧张局势等等,有时人们会高估风险,这将导致人们会变得更加保守。所以工党要说,在这个时候改变政府并不是一个冒险的决定。当然,他们需要在国家安全和经济管理这两个关键问题上展开竞争。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自由党和国家党联盟往往被认为是在这些问题上做得更好的政党。所以工党需要努力说不,不,我们事实上有能力把这些核心政策问题处理好。”

(点击文首图片收听音频。)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