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 普通话电台

数千澳人走上街头 呼吁普及堕胎权

SBS 普通话电台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are seen during a rally in support of abortion rights at Sydney Town Hall in Sydney, Saturday, July 2, 2022. (AAP Image/Dean Lewins) NO ARCHIVING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are seen during a rally in support of abortion rights at Sydney Town Hall in Sydney, Saturday, July 2, 2022. Source: AAP

下载SBS电台应用程序

其他收听方式


Published 3 July 2022 at 11:08am
Presented by Yuye Lu
Source: SBS

在美国最高法院决定推翻既定的罗诉韦德案法律先例之后,数千澳大利亚人于周六涌上街头,反对美国堕胎权裁决。抗议活动不仅是对美国女性的声援,组织者同时也希望借此机会就在澳洲堕胎所面临的挑战发声。


Published 3 July 2022 at 11:08am
Presented by Yuye Lu
Source: SBS


周六,澳大利亚多个城市爆发抗议,数千民众涌上街头,反对美国堕胎权裁决。

一名抗议者说她不希望澳大利亚跟随美国的脚步。

“我们来到这里是因为不久前,我们还在街头为相关权利而战。 在澳大利亚,我们或多或少拥有堕胎权,但这展示了它是多么脆弱,我们必须保证堕胎权,所以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Advertisement
但是,美国宪法规定的堕胎权的终结不仅仅让千里之外的澳人感到担忧。

抗议活动组织者也借此机会就在澳洲堕胎所面临的挑战发声。

堕胎在澳大利亚的所有州和领地都是合法的,各个司法管辖区都有不同的规则对堕胎进行监管。

堕胎虽然合法,但仍有女性堕胎无门。

地理位置的限制是一些女性面临的主要问题,很多偏远地区因地处偏僻无法获得流产手术所需的设施,药物流产甚至也仍然遥不可及。有专家称这些地区为“堕胎荒漠”(Abortion Dessert)。



妇科医生克尔斯滕·布莱克(Kirsten Black)教授解释说:“药物流产更容易实施,因为部分远程医疗服务可以提供药物,但即便如此,正如我所提到的,30%的女性生活在没有相关医疗服务的地区,因此没有方式分发堕胎药。”

即使对于那些能够克服地理障碍的人来说,其他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成本问题。

新南威尔士州已采取相关措施让女性获得更公平的堕胎机会。

联邦卫生部长马克·巴特勒(Mark Butler)表示,可以通过PBS药品福利计划为避孕和终止妊娠提供补贴。

但一些女性仍然在支付手术费用和前往医疗机构方面面临财务挑战。

布莱克教授说:“女性必须支付400到500澳元才能进行药物或手术流产。 但是在新州的北部地区却根本无法获得手术服务,所以生活在利斯莫尔(Lismore)和格拉夫顿(Grafton)的女性,她们实际上必须旅行……最近的提供免费终止妊娠的公立医院实际上是在纽卡斯尔(Newcastle)。”



堕胎权益倡导者呼吁通过允许批量收账(bulk-bill)来普及堕胎。

他们说,如果现实中太多女性因种种原因无法堕胎,那么堕胎权只是一纸空文。

“它需要更容易获得,因为我想它需要为每个人服务,如果只为某些人服务,那我们还不够努力。”

那些主张反对堕胎的人拒绝对使用批量收账普及堕胎的呼吁。

澳大利亚妇女论坛的瑞秋·王(Rachel Wong)说,重点应该放在妇女和儿童身上。

“虽然也许50年前未出生婴儿的人性并不那么明显,但现在非常非常明显。所以我认为,当我们再次讨论堕胎时,我们不仅需要考虑女性,还要考虑孩子,” 她说。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