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 普通话电台

【2022联邦大选】哪些政客在用微信?微信是如何影响选举的?

SBS 普通话电台

wechat

WeChat APP Source: SBS Mandarin

下载SBS电台应用程序

其他收听方式


Published 18 May 2022 at 10:42am
By Olivia Yuan
Source: SBS

距离联邦大选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微信是否影响选举中这一话题,再次走进了人们的视野。(点击上图收听音频)


Published 18 May 2022 at 10:42am
By Olivia Yuan
Source: SBS


要点:

  • 微信引发国家安全担忧,廖婵娥等议员公开表示在竞选活动期间不使用微信。
  • 联邦大选期间,许多华裔及非华裔政客开通并使用微信。
  • 专家认为,尽管监管困难,但澳大利亚并无必要排除微信的使用。

Advertisement
根据201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澳大利亚约有120万人拥有华人背景。对于他们中相当大一部分人来说,微信这个即时通讯应用是他们获取信息、分享新闻的重要途径。

然而,随着今年1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的微信公众号账户被转移至一家中国公司名下,引发了人们对于微信可能会影响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担忧。

此事发生后,华裔联邦众议员廖蝉娥(Gladys Liu)发表声明,称总理莫里森微信账号易手事件“引发了对政治干预的严重关切”,尤其在选举年,她将“不再使用官方或个人微信账号进行交流。”

联邦大选竞选活动期间,廖蝉娥接受了SBS中文普通话的采访。她解释了自己对微信的态度和立场。
Liberal MP Gladys Liu is relying on traditional forms of meeting and greeting this election, rather than connecting to Chinese voters directly through WeChat.
Liberal MP Gladys Liu is relying on traditional forms of meeting and greeting this election, rather than connecting to Chinese voters directly through WeChat. Source: Yue Gong


廖蝉娥说:“我微信朋友圈中只有不到5%的人住在我的选区……所以你想一下,作为一个联邦议员,花大量时间去跟一些不是住在本区的人来聊天的话,议员还有多少时间去服务本区?”

“我没有主动在微信上发布什么,不等于华人媒体不会写。所以我觉得,如果朋友想知道我的情况或是得到我的帮助的话,所有人都知道怎么找到我,不存在我如果不用微信就联系不到我的情况。”

而关于她之前曾提到的国家安全方面的考虑,廖蝉娥并没有给出进一步解释。相反,她直指微信更是一个政治宣传手段。

她告诉SBS中文普通话节目,她认为情报机构会负责相关工作,而她也没有重启微信公众号的想法。

“但是,我不会用微信作为一个宣传、打广告的平台。这不是最好的得到民众信任的方法,面对面的或电邮、电话来回答你提出的问题,比打广告的形式更加有效。”

廖蝉娥所在的Chistolm选区是一个极度摇摆选区。在上一次联邦大选中,廖蝉娥以千余票的优势当选。

大选前“蜂拥而至”

而在本次大选中,她的对手、并非华裔的卡瑞娜·佳兰德(Carina Garland)却开通了微信账号,并持续发布各种竞选相关的信息。

在Chislolm选区,华裔选民占到总人口的近20%,而这其中14.2%的人来自中国大陆。

加兰德是一位在墨尔本东南部成长的学者。本次大选中,她希望用自己的移民背景来吸引华人选票。据SBS了解,她的个人微信号由一组华人志愿者运营。每隔几天,这个个人微信号就会在微信朋友圈发文,阐述工党政策或分享她的竞选经历。
Labor candidate Carina Garland is campaigning using WeChat.
Labor candidate Carina Garland is campaigning using WeChat. Source: Supplied


提起选用微信平台的理由,加兰德说,她想代表社区的所有人。

“我们定期发布信息,因为对于那些那些把微信认为是‘舒适’的平台的人来说,我们想让他们能够收到关于我们的健康、就业、教育、可负担的儿童保育、解决养老危机的政策信息,以一种他们感到最舒服的方式。”

加兰德深知自己对手的语言优势——早在2019年的国会就职演说中,香港出生的廖蝉娥使用了英语、普通话、粤语和潮州话四种语言。

她说,澳大利亚华人社区中很多人都对微信这个平台感到满意,这是他们接收信息的主要方式。而她不希望这些人在了解工党主张时被排除在外。

“这就是我们使用它的原因,”她说,“这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工具,确保我们能够将信息传达给选民,以便他们能够在选举日做出他们需要做出的选择。这就是真正的选择,这又关于选择权和参与民主。所以我认为微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台。”

在大选期间开通并使用微信,加兰德绝非个例。

Reid选区的华裔候选人陈莎莉(Sally Sitou)向SBS中文普通话表示,微信是与不同文化社区沟通的重要方式。而新冠大流行更是凸显了其必要性。

“我认为与来自不同背景的社区接触非常重要,我们需要在他们使用的平台上与他们交流。因此,我认为我们在大流行期间看到的部分情况是政府和当地社区之间的沟通中断。”
Sally Sitou
Reid选区工党候选人陈莎莉(Sally Sitou)开通了她的个人微信号。 Source: SBS Mandarin


她强调,只翻译相关材料并上传至网站上,“假设人们会找到它”,这是不够的。

“我们需要去找到社区领袖,需要走进社区与他们交谈。这其中一部分就包含使用微信或对韩国社区而言——Kakao Talk等平台。这是与来自多元背景的人交流的重要部分。”


陈莎莉坦言,她的中文读写能力非常有限,她的微信号也交由志愿者予以管理。在几天以后,她将与自由党议员菲奥娜·马丁(Fiona Martin)在Reid席位展开角逐。在上次的联邦大选中,后者以3.2%的优势当选。

相似的,在Bennelong席位上,自由党候选人西蒙·肯尼迪(Simon Kennedy)和工党候选人杰罗姆·拉克萨尔(Jerome Laxale)也在用微信联系华人社区。
WeChat
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右)和新州工党领袖柯民思(左)的个人微信公众号 Source: SBS Mandarin


而这似乎已经不是大选期间的“特别节目”。澳大利亚各级议会议员,很多人在不同程度上使用微信。

例如,联邦工党领袖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新州工党领袖柯民思(Chris Minns)、新州州议员李逸仙(Jason Yat-Sen Li)拥有个人微信公众号。

此前,联邦国库部长弗莱登伯格(Josh Frydenberg)曾将广告刊登至华人自媒体“澳洲财经见闻”公众号上,该公众号还发表过一篇以“下个澳洲总理,要定了?”为名、介绍弗莱登伯格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之下,列有由弗莱登伯格授权的攻击工党的广告。

该公众号还刊载有数篇“国库部长专栏”文章。
Wechat
“澳洲财经见闻”公众号刊文介绍联邦财长弗莱登伯格,并以其授权的攻击工党的竞选广告结尾 Source: SBS Mandarin


早些时候,弗莱登伯格的发言人回应《卫报》,称并没有为这些广告付出费用。

截至发文,“澳洲财经见闻”并未回应SBS中文普通话节目的置评请求。

审查风险

洛伊研究所的一项研究显示,高达86%的华裔澳大利亚人“经常”或“有时”使用微信作为中文新闻来源。

然而,只有49%的受访者认为,微信公众号可以“很好地”或“在某种程度上”可以提供准确和公平的新闻信息。相比之下,澳大利亚英文媒体获得了71%的受访者的信任。

在微信上,用户几乎随时可以看到未经查证的大选信息,它们其中很多是错误或未经授权的。

类似的消息也大量出现在小红书(RED)等中文社交媒体平台上。
wechat
中文社交媒体小红书上未经授权、未经查证的竞选广告 Source: SBS Mandarin


在接受SBS新闻采访时,墨尔本的微信研究学者Fan Yang表示,与Facebook和Youtube一样,错误信息的主要驱动力是广告收入。

她说:“新闻是每个人都想要的,新闻是用户流量聚集、然后广告收入聚集的一种类型。”

此外,微信准入门槛很低,许多媒体和个人可以轻松成为内容制作者,尽管他们没有接受过适当的新闻训练,他们吸引流量,通过广告赚钱。
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犯罪学高级讲师张耀中博士(Dr Lennon Chang)认为,由于网络安全问题和外国干涉的可能性,澳大利亚在对待微信时有一种“焦虑“。

他表示,这种焦虑一大部分来自中国对社交媒体的控管。

“微信的资料大多还是在中国,当然在使用的时候,很多时候需要遵循中国的相关法律以及中国对网络控管的要求。”

张耀中博士认为,这就无疑会导致针对微信内容的政治性审查。
Lennon Chang
Dr Lennon Chang. Source: Monash University


同时,他也强调,在澳大利亚,即使对政治人物而言,彻底抛弃微信也并非明智之举。

“毕竟对于政客来讲,微信是他们与中国移民互动的最重要的平台,”他说,“就像Line之于台湾,其他社交媒体之于其他移民,每种文化都有自己喜欢的社交平台。”

然而,使用微信进行政治宣传的前提,是充分了解它背后的风险,比如言论审查、资讯控管、虚假信息等。

如果今天平台上面只能散布对中国完全有利的讯息,而不能批评对中国或其他国家的话,那这个平台被用作虚假信息或被虚拟操控的可能性就比其他平台高。微信监管涉及的一个问题是,它的所有资料都存在中国,必须依循中国的法律和要求发布(消息)。如果今天所发布的讯息是违反中国相关规定的话,它很容易会被删除。
尽管中国会通过平台监管影响在澳的微信用户,但张耀中博士认为,这种“焦虑”并不能成为澳洲排除微信的依据。在澳大利亚这样的民主国家,禁止某个社交媒体平台也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他说:“如果我们禁止它,那些需要与在中国的家人朋友联系的人,还是会通过各种管道使用微信。今天即使没有微信,也有会新的社交媒体。”

由于微信的数据和信息被存储在中国,微信上发布的内容需要按照中国的法律进行审核。张耀中博士认为,这就意味着,所谓的民间公司也不能免于国家权力的干预。

因此,张耀中博士坦言,对澳大利亚而言对微信立法或监管,都将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

“问题涉及的是,这些资讯被谁使用?有没有法律去管控这些资讯的使用?或者有没有一个国际机制来管理?”

“Facebook等一些民主国家发展出来的社交媒体,规则上可能相对微信更加透明,相对来说可能更容易受到国际相关法规的管制。而如果微信能做到同样的情况,或在政策、执行规则上作出改变,能让澳洲民众在使用它的时候,多一份信任感。”

“但这是非常困难的”,他说。

请听采访:
LISTEN TO
WeChat and federal election: who is using it image

距离联邦大选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微信是否影响选举中这一话题,再次走进了人们的视野。(点击上图收听音频)

SBS Chinese

18/05/202216:54


(本文系SBS中文普通话节目原创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需内容合作,请来函联系:chinese@sbs.com.au或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AD MOREREAD MOR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