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 普通话电台

【正在行动】半年遭三次洪灾 如何减少洪灾造成的风险和损失?

SBS 普通话电台

Residents in parts of north and south Lismore in northern NSW are evacuating from their homes as life-threatening flooding hits the region again

Residents in parts of north and south Lismore in northern NSW are evacuating from their homes as life-threatening flooding hits the region again. Source: AAP / Darren England

下载SBS电台应用程序

其他收听方式


Published 6 July 2022 at 4:36pm
By Jason Liu, Cindy Xie
Source: SBS

面对洪水频发造成的风险和损失,我们应如何应对?


Published 6 July 2022 at 4:36pm
By Jason Liu, Cindy Xie
Source: SBS


最近一周,新州东海岸再遭遇强降雨天气,今年第三次发生严峻的洪涝灾害。今年以来,一些区域已经第三次甚至第四次遭受洪水袭击。


Advertisement
SBS普通话《正在行动》热线节目听友李女士表示,她居住在Winsor地区,洪水侵袭了她的物业和农田,自己被迫撤离到政府暂时提供的宾馆居住。李女士说,她所居住的区域在今年3月份就遭受过一次洪涝灾害。

听友周先生表示,自家的菜园在一条小河旁边,这次强降雨带来的洪水把菜园淹没了。他认为,政府在清理河道和管理水坝放水方面做的不够。李女士也持类似看法。

非常关注澳洲气候的听友Betty表示,政府缺乏长远应对洪涝灾害的计划,“仅为眼前的选票”向民众发放“小恩小惠”更不利于长远规划。


堤防效应和虚假的安全感

墨尔本大学副教授布莱恩·罗伯特·库克(Brian Robert Cook)博士、墨尔本大学地理、地球与大气科学学院研究员蒂姆·沃纳(Tim Werner)博士在The Conversation分析了泛洪区房地产开发方面的问题。他们认为,减少容易遭受洪水灾害的泛洪区的房地产开发建设,可以有效地降低洪涝灾害造成的损失。

文章写道,在洪水风险管理中,有一个著名的想法,叫做“堤防效应”(levee effect)。研究洪泛区的专家吉尔伯特·怀特(Gilbert White)在1945年通过证明在密西西比河流域的防洪措施是如何导致洪水损失增加而普及了这个观点。人们知道附近有堤坝就会感到更安全,开发商就会进一步在洪泛区开发房地产。当堤坝破裂或水满溢出时,泛洪区所开发的物业会被更多的暴露出来,损失放大。怀特写道:“在调整人类居住的部分问题方面,处理具有反复无常以及猛烈等特点的洪水是一个问题。”

堤防效应显示了为什么减少洪水风险如此之难,甚至在今年破纪录的洪水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也是如此。新南威尔士州的Lismore有一个10米高的堤坝,有许多处理洪水的经验,还设有一个洪水风险管理计划。但它还是遭到了洪水破坏。

社会、政治、经济和环境等因素推动了对洪泛区的开发和占用。

社会因素:我们喜欢住在水边

世界各地的大多数人都喜欢住在水边,即便可能有被淹没的风险。滨水房产和水景房的价格明显较高。此外,澳大利亚人认为拥有住房是一种成长仪式(rite of passage),是成年的重要标志,也是一种经济投资。人们会优先考虑房屋所有权,而不是对居住在洪泛区的担忧——特别是当房子是政府批准的开发项目的一部分的时候。 

政治经济因素:金钱可以推动决策

开发易受洪水影响的地区会产生利润,不仅是金钱上的,还有通过社会和政治资本方面的利益。当开发项目被提出时,洪水风险是用1%的年度超标概率线来评估的。这条线,俗称100年洪水事件,定义了每年有1%的概率遭遇洪水的土地。

画这条线的行为创造了更有价值和较低价值的土地。处于这类土地边界上的土地所有者有动力去争论改变,有时是基于1%的线是如何建模的展开争论。开发商可以,而且已经认为某些区块应该授权用于开发。这对急于鼓励经济发展和扩大税基的地方市政府来说是有吸引力的。当边界变化,价值较低的土地被转化为住宅用地时,开发商获得了更高的利润回报——而社区和未来的业主则离下一次洪水又近了一步。

在某些情况下,如Lismore,开发商在1%的线内获许采取减灾建设,如填埋土地,提高楼层,建设路堤,安装大型水泵。他们通常被要求在1%的洪水位之上再建一个500毫米的出水高度层。

工作完成了吗?并非如此。当一个开发商成功地将“洪水易发区”重新指定为“可开发区”时,这就创造了一个先例,加强了未来的开发建议。更多的发展创造了更多的风险,导致新的防洪措施提出,而这些措施是以鼓励更多的投资和发展为基础的。这个循环还在继续。

当开发商将易受洪水影响的土地改建成住宅区时,他们面临洪水可能给他们带来的后果。但是,当该建筑被出售后,对洪水损害的责任就转移到了新的业主身上。人们通常把这样的业主描绘成无知或不负责任的人,但他们购买的是由地方市政府根据专家建模而批准建造的房屋。

业主像其他人一样支付他们的市政费,并有权利认为专业人士已经确定了开发住宅的安全性。当大规模的洪水来袭时,这些业主和其他人一样有权获得政府的援助和救济。

这种最后的善意行为是任何政府都很难拒绝的,这也有效地将减灾、救灾和灾后恢复的成本转移到澳大利亚纳税人的身上。正如约翰·汉德默(John Handmer)所言,“洪水风险的特点是私人部门获利,而成本则由公共部门、个人和小企业承担”。 

环境因素:扭曲的自然环境意味着对工程的更多依赖

洪水是自然形成的,有时候也很重要。在许多农业地区,由于洪水带来的额外水分和沉积的养分,洪水过后,作物会大丰收。

但是,当部分环境变成混凝土时,土地吸收洪水的能力下降,工程保护就变得更加必要。

保护发展的水坝、路堤、暴雨排水管和水泵只在一定程度上有效。这些结构及设施有效地消除了小规模的洪水,不这么做的话,这些洪水原本将有助于补充土壤含水层,提高储存于土壤中水分的蓄积水平,而沉积物会帮助肥沃土壤,并防止土壤致密和沉降。

因此,工程解决方案阻止了小规模的洪水的同时也消去了其带来的好处,同时未能防止大规模的洪水爆发,但是,这却给洪泛区居民带来虚假的安全感。 


减少泛洪区开发可有效降低洪涝损失

罗伯特·库克博士和蒂姆·沃纳博士在文章中写道,某种程度上,我们都被卷入了一个鼓励一些人通过建造易受洪水影响的房屋而获利的系统。当房屋被淹时,是公众用救灾和结构性防洪来补贴这些发展。

随着气候变化改变了易受洪水影响地区的传统边界,我们迫切地需要处理推动我们开发洪泛区的力量。

关键的第一步是硬化边界,限制“蚕食”洪泛区的机会。让开发商和建筑商对业主负责,甚至在售后也要负责。尽管这种安排几乎史无前例,但这么做是有益的。

疏散或放弃洪泛区是不可避免的。Lismore的自愿购房计划(voluntary house purchase scheme)旨在清除易受20年一遇洪水影响的区域内的易涝建筑。尽管有这样的努力,洪泛区的撤离只成功了几次,而且这些成果往往很快就被抹去。

目前,生活在洪水易发区的澳大利亚人应该考虑使他们的房屋更具有抗洪能力,以限制中小型洪水的影响,因为由于气候变化,这些洪水可能会在地理上扩大。

在全国范围内,如果我们要避免在不能安全居住的地区定居,澳大利亚必须解决造成“侵蚀”入泛洪区进行地产开发的隐性动机。

在本期《正在行动3》听众热线节目中,听友们还就如何规避洪涝灾害带来的损失发表了各自看法。请您点击收听详细内容。
LISTEN TO
mandarin_bd5c8323-96c6-4653-ba99-a2680accc258.mp3 image

面对洪水频发造成的风险和损失,我们应如何应对?

SBS Chinese

06/07/202227:46


本文重点参考墨尔本大学副教授布莱恩·罗伯特·库克(Brian Robert Cook)博士、墨尔本大学地理、地球与大气科学学院研究员蒂姆·沃纳(Tim Werner)博士在The Conversation联合撰写的文章

时事热点《正在行动》逢周三上午8点20分至9点播出,欢迎拨打热线电话1300 799 323参与节目,表达观点。热线听众仅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台立场,仅供参考。

SBS致力于用60种语言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coronavirus。

请在Facebook和Twitter关注SBS中文,了解更多澳洲新闻。READ MORE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