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廣東話節目

亞裔長者長龍每周現身 義工憂免費食物包服務「難以維持」

SBS廣東話節目

Language barrier prevents charity from understanding increase in elderly Asians queueing for food handouts.

Language barrier prevents charity from understanding increase in elderly Asians queueing for food handouts. Source: Provided by Sanjay Kumarasingham

下載 SBS Radio 應用程式

其他收聽方法


Published 24 May 2022 at 2:25pm
Source: SBS

雪梨Parramatta一個善慈項目負責人向SBS中文廣東話節目組表示,自從他們去年9月接手向露宿者派發免費食物包的工作以來,從沒阻止一批為數40至60人的亞裔長者每周均到現場排隊及領食物,但最近供應商向他們表明會減低供應,為其服務帶來沉重的壓力而必須謀求對策。


Published 24 May 2022 at 2:25pm
Source: SBS


其中一個團隊是「賽亞中心」Sai Centre的義工團,項目的負責人、從斯里蘭卡移民而澳洲的Sanjay Kumarasingham自從去年開始接手有關的工作後,每周都會到現場向當地的露宿者或無家可歸人士派發免費的食物包。

義工團隊:一向沒有阻止任何人領取食物包

自從Sanjay接手已來,他形容為有「亞裔外貌」、為數40至60名的一批長者、每周都會早一至兩小時到現場排隊。

Advertisement
「我們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免費食物,主要的對方是官方稱為露宿者或流落街頭的人士;」

「自從去年 9 月開始,我接手這項特別的工作,就已注意到有大量的亞洲面貌的長者到場,亦因為存在語言障礙、我一直難以確定他們來自哪個國家。」

「該地區還有其他慈善機構,據我的理解是,這群人似乎一直都在。」

「唯一知道的是他們年紀都不少,而每週二都會到Parramatta的Prince Alfred Square排隊。他們似乎想要我們派出的食物籃;所謂的食物籃、其本上是我們免費派發的物品袋,當中主要為一些不易腐爛的食品。」

For months, dozens of “decently dressed” senior Asians have been queueing up for food hampers in Sydney’s west.
For months, dozens of “decently dressed” senior Asians have been queueing up for food hampers in Sydney’s west. Source: Provided by Sanjay Kumarasingham


供應商揚言減少贊助令義工服務不勝負荷

Sanjay指,他們本著賽亞中心「無分彼此為人幫助忙助」的精神,一直沒有阻止這個群體或任何人士到場領取食物包,但由於供應商揚言會將減少供應,今他們深感壓力、亦必須謀求對策。

「我們從沒有質疑過對方的身份或背景。但最近出現的問題是,贊助我們工作的供應商,是慈善機構是OZharvest,他們亦是由政府贊助,但他們正減少食品供應的數量。」

「意味著現在,我們必須要更集中精力,處理更多當地的露宿者問題。」



Language barrier prevents charity from understanding increase in elderly Asians queueing for food handouts.
Language barrier prevents charity from understanding increase in elderly Asians queueing for food handouts. Source: Provided Sanjay Kumarasingham


Sanjay亦強調,雖然他一直無法證實,這群亞裔長者是否宿露者,但他認為,自己若有可能都會為有需要人提供幫助。

「我們的服務宗旨、是不管你是誰,如果你有需要而我們能提供幫助,我們都會希望能繼續如此行。」

「(因此,)我們過往假設對方會理解我們的服務對象、是露宿街頭的人,因為很明顯有露宿者就在他們旁邊排隊的。而露宿街頭的人,一般都是因為流落街頭、而令他們的(衣著裝扮)會很容易就能辦認;」

「過往我們亦一直沒有主動阻止這群亞洲長者前來。(但現在)我們不得不做這一步,因為如果 OZHarvest無法維持供應,我們的慈善機構也無法維持營為;」

「給你一個概念,這些食物籃,每一個約為25 元。如果你將它乘以 65,每週我們的額外支出將超過 1,000 元;亦意味著我們的工作難以長期持續。」

Sanjay Kumarasingham is a volunteer at the Westmead Sai Centre in Sydney’s west that distributes free food packages to the homeless.
Sanjay Kumarasingham is a volunteer at the Westmead Sai Centre in Sydney’s west that distributes free food packages to the homeless. Source: Provided by Sanjay Kumarasingham


語言障礙令團隊無法了解長者的需要

Sanjay其實一直嘗試了解這群長者是否有真正的需要,但鑑於語言障礙,情況一直沒有太大進展。

「我亦注意到他們當中,有人會携帶著回收的空膠樽。而當中除了兩至三人外幾乎全都是年紀很大的長者。大部人穿著亦會較為得體、但亦非全部人都如此,因此,很難外觀判斷他們的身份或是否露宿者。」

「而且我亦了解,長者有時可能會承受其他經濟壓力。我曾在新西蘭的奧克蘭做過一個類似的項目,並發現涉及長者的虐待問題,外人亦難以察覺,因為長者可能被親戚甚至自己的孩子控制財務,以至於連買食物的錢都沒有。在此情況下,他們依靠各種渠道來獲得三餐。」

「而我不了解、亦沒有資源去研究為什麼每週都看到 60 位亞裔年長者對來領取免費的物品,亦無法確定他們實際前來的原因。」

「但我更擔心這個群體中、可能真的有需要的人因為我們的決定而無法收到食物籃,因此,我更希望能把他們推薦往其他可以處理他們問題的構機。」

「語言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障礙。我們的義工是由不會說粵語或普通話的人士組成,但排隊40到60名亞洲人似乎亦並不會說任何英語,因此,溝通一直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Sanjay指,他們本著賽亞中心「無分彼此為人幫助忙助」的精神,一直沒有阻止這個群體或任何人士到場領取食物包,但由於供應商揚言會將減少供應,今他們深感壓力、亦必須作謀求對策。
Sanjay指,他們本著賽亞中心「無分彼此為人幫助忙助」的精神,一直沒有阻止這個群體或任何人士到場領取食物包,但由於供應商揚言會將減少供應,今他們深感壓力、亦必須作謀求對策。 Source: Provided by Sanjay Kumarasingham


負責人:一直尋求其他慈善幫忙但不果

Sanjay亦沒有放棄尋找其他慈善,看看他們是否能代為了解或照顧這群長者,但卻一直尚未受到任何回覆。

「我亦已經寫信給五個不同的當地亞洲組織,要求他們派翻譯前來。但一直沒有收到回復,連一個電話都沒有。」

「我還聯繫了護理人員協會,詢問他們是否有可以派人來傾聽這群長者的問題並提供幫助,以進一步了解社區內是否存在某種真正的社會需求;」

「因為我非常擔心如此高的人數是否反映某個特定群體的出現了某種的社會問題,以至這些長者要前來排隊。」

「所以我們的目標,是要尋找真正有需要的人並繼續支援他們。我願意與相類似的任何組織合作。這就是我聯繫亞洲組織的原因。但可惜而今仍未有得到正面的回應。」

「但我們最不想看到的是有錢人,或已有其他收來來源的人來排隊,誤以為我們只是單純免費提供的食物機構。」

「我們的目標,是要尋找真正有需要的人,並繼續支持他們。我願意與相類似的任何組織合作。這就是我聯繫亞洲組織的原因。但可惜而今仍未有得到正面的回應。」



發出「中文通知」人數明顯減少

Sanjay表示,事情的一個轉捩點,可能是他的朋友為他翻譯了一張「中文通知」已令對方了解情況。

「我聯繫了一位做全科醫生的朋友 Michelle Lee,而她幫助翻譯了一張特別的中文通知,並在約兩周前,向到場長向他們表明,我們的服務主要對象是無家可歸者。」

「所以今個星期聚集的人數已減少,大概只有十來人,但他們大部份人,都沒有獲發任何東西。」

SBS中文廣東話組的記者在上周二(5月17)到現場採訪時目睹當日前來排隊的長者,數已減少至約十人。

現場不願透露姓名的多名受訪均表示曾親睹40至60人的長者、幾乎每天都到場(以獲取不同的義工服務),亦有人指由於這群長者人數眾多、令部份露宿者已沒有再出現。

一名化名Jane的多年義工亦向記者透露,亞裔長者群的出現,「已令其他兩至三個機構決定停止在該區的善慈服務。」亦有機構試過向在場的過百人要求登記,最終只能確認當中五人、是合資格領取服務的人士。

The number of people queuing up for food hampers had since been significantly reduced in late-May after a Chinese-language notice was distributed among the seniors.
The number of people queuing up for food hampers had since been significantly reduced in late-May after a Chinese-language notice was distributed. Source: SBS Cantonese/Ivan Leung


長者稱自己無收入、無福利

記者用普通話與現場約十人右左的長者進行溝通期間,對方均表明自己是因沒有收入及褔利的情況下,才決定到該處排除領取食物,但強調若對方不願意供應,他們亦不會領取。但當記者代主辦方詢問他們是否願意進行實名登記時卻遭到拒絶。

記者問:「主辦方表示,若你們願意用車牌或老人卡(Pension Card)登記,他們仍然願意提供食物,你們是否可以出示證件或登記證件的號碼?」

有部份長者均回應指,自己「沒有帶任何證件在身上、也忘記了號碼。」

除了派發食品包外,Sanjay的車內亦長期帶備一些睡袋,以便隨時贈予有需要的露宿者。
除了派發食品包外,Sanjay的車內亦長期帶備一些睡袋,以便隨時贈予有需要的露宿者。 Source: SBS Cantonese/Ivan Leung


Sanjay亦表示,由於本台記者到場時暫代即時傳譯的工作,令他進一步了解這些長者的需求。

「在SBS的記者幫忙翻譯下,我亦了解其中一名長者前來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有很高的租金壓力,亦無其他收入來源。而這個個案看似是有真實的需要。」

「因此,我們亦照常給他一些食物。但理想情況是,通過適當的登記系統,讓我們可以了解這群人中,是否有人有真正的需要,然後我們可以繼續幫助他們,或通過其他慈善機構提供他們所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