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ing Up Wed 7:00 AM  AEDT
Coming Up Live in 
Live
Mandarin radio

印度:新冠疫情催生宗教仇恨

An Indian policeman wears a coronavirus-themed outfit composed of helmet, mace and shield, to raise awareness about social distancing. Source: ARUN SANKAR/AFP via Getty Images

印度官员指责伊斯兰团体散播病毒,穆斯林成为暴力攻击的对象。从对穆斯林占多数的克什米尔实施镇压,到公然歧视穆斯林的新公民法,在莫迪总理领导的激进印度民族主义政府和由多数派支持的政策推动下,过去一年中印度穆斯林的境遇每况愈下。

印度卫生部多次指责伊斯兰神学院传播冠状病毒,执政党官员也谈到“人肉炸弹”和“新冠圣战”,之后全国各地爆发了一系列反穆斯林袭击事件。

正在向穷人分发食物的年轻穆斯林男子遭到板球棍的袭击。其他穆斯林被殴打、动用私刑几近勒死、被迫逃离社区或在清真寺被袭击——这些清真寺被称为病毒传播者。在旁遮普邦,锡克教寺庙的扬声器播放消息,告诉人们不要从穆斯林奶农那里购买牛奶,因为牛奶被冠状病毒感染。

仇恨消息在网上泛滥成灾。一波显然是假冒的视频突然冒出来,告诉穆斯林们不要戴口罩,不要进行社交疏远,根本不用担心病毒,似乎这些视频的制作者希望穆斯林生病。

在新冠全球性大流行中,四处都在追寻咎则。特朗普总统做到了,有一段时间他坚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全世界范围内,由于恐惧和忧虑的驱使,人们正在指责对方。

在印度,没有比2亿穆斯林受到更多妖魔化的族群——他们是13亿印度人中的少数族群。

从对穆斯林占多数的克什米尔实施镇压,到公然歧视穆斯林的新公民法,在莫迪总理领导的激进印度民族主义政府和由多数派支持的政策推动下,过去一年中印度穆斯林的境遇每况愈下。

在这种情况下,令事情变得更糟的是政府观点背后潜在的一个真相。在印度的8000多例新冠病毒病例中,有一个穆斯林宗教运动被认定要付很大一部分责任。印度官员上周估计,该国超过三分之一的案件与塔比利吉·贾马特(Tablighi Jamaat)组织有关,该组织于3月在印度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传教士聚会。在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举行的类似聚会也导致了疫情暴发。

印度外交部高级官员维卡斯·史瓦鲁普(Vikas Swarup)说:“政府被迫点名这次集会。”

他说,3月份的聚会“对遏制疫情产生了重大影响”,但否认政府频繁指责该组织“与某个特定社区族群有关”。

塔比利吉·贾马特是跨国穆斯林传教运动。一座高高的白色现代建筑耸立在德里的Nizamuddin West街区,它是该组织的全球总部。这一组织是全球最大的宗教信仰组织之一,成员有数千万。

印度政府一直在追查塔比利吉神学院的人并将他们隔离。蒙面警官封锁了总部的各个角落;第二天早上,他们巡逻的时候手指放在突击步枪的扳机上。

该社区的形态类似于公交车站或港口附近的社区。神学院是经济活动中心,周围遍布着货币兑换商、旅馆、旅行社和礼品店,为途径此地的穆斯林传教士提供服务。

病毒和新的仇恨浪潮改变了一切。穆罕默德·海德尔(Mohammed Haider)经营着一家牛奶铺子,它是在印度新冠病毒封锁期间获准继续营业的少数几家企业之一。他说,“恐惧正从四面八方盯着我们。”

因为新冠病毒。人们只需要一个很小的理由就可以殴打我们或动用私行。

穆斯林领袖很害怕。他们看到针对穆斯林的攻击日益加剧,并回忆起2月份发生的事情。当时印度教暴徒在德里的一个蓝领社区疯狂发动袭击,打死了数十人,而警察大多站在一旁,甚至有时还会帮助印度教暴徒。现在在许多村庄,穆斯林商人仅仅因为他们的宗教信仰就被禁止入内。

印度伊斯兰中心主席哈立德·拉希德(Khalid Rasheed)表示:“政府不应该推卸责任。”他说:“如果你在媒体简报中介绍案件是基于某人宗教信仰,那将造成很大的分裂。”

他补充说:“冠状病毒可能会死亡,但是一旦疫情结束,社区不和谐的病毒将很难被杀死。”

塔什·伊克巴尔(Tahir Iqbal)在克什米尔,刚从大学毕业。他是3月初聚集在塔比利吉总部接受传教士培训的约4000人中的一个。他说,人们在近距离的地方睡觉、吃饭和祈祷,几乎不担心新冠病毒。他说:“当时我们没有认真对待它。”

3月16日,德里政府禁止超过50人的集会。几天后,莫迪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封锁措施。

但是,人员没有散去,有超过1000人留在塔比利吉·贾马特总部。 该组织领导人毛拉纳·萨德·坎德哈尔维(Maulana Saad Kandhalvi)在3月19日的布道中告诉追随者,新冠病毒是“上帝的惩罚”,不要害怕。

大约一周后,卫生检查员发现约有1300人仍躲在中心里而没有佩戴口罩或使用其他防护装备。许多穆斯林领导人批评该组织没有关闭总部。

但是到那时,已经有数百名集会者离开了。他们乘汽车、公共汽车、火车和飞机在印度各地穿行,将新冠病毒传播到印度一半以上的邦——从安达曼群岛的海滩城镇到该国北部平原的炎热农业城市。

3月31日,德里当局对坎德哈尔维提起刑事诉讼,罪名是“蓄意地,故意地,过失地和恶毒地”将公众健康处于危险之中。 塔比利吉·贾马特总部被封锁了。坎德哈尔维的穆斯林学者头衔被取消了。

印度当局一直在加强对全国热点地区的封锁,封闭了已发现新冠病毒病例地区内所有的活动。尽管全国的总数仍然相对较低,但许多人担心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可能会在拥挤的城市地区肆虐,使印度本已饱受困扰的公立医院不堪重负。

印度当局已使用手机数据追踪塔比利吉·贾马特的聚集人员,并在飞机上截查了登机准备撤离印度的马来西亚传教士。

卫生部发言人拉夫·阿加瓦尔(Lav Agarwal)在上周公开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如果没有发生集会的话,印度新冠病毒传染期应该是7.4天,而不是上周达到的、令人震惊的4.1天。

自那时以来,已经隔离了与塔比利吉成员有联系的25000多人。一些护士抱怨说,塔比吉利成员在隔离病房里表现得很猥琐。一名穆斯林男子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周六他在印度中央医院被割喉。

一些印度教民族主义政治家及其支持者抓住了这一局势,热切地为莫迪政府领导下近年来建立的反穆斯林情绪添油加醋。极右翼的民族主义政党“马哈拉施特拉邦的纳夫曼·塞纳(Maharashtra Navnirman Sena)”的领导人拉吉·特克雷(Raj Thackeray)告诉当地新闻媒体,“塔比利吉·贾马特成员”应该被枪毙。

莫迪所属人民党的领导人拉杰夫·本达尔(Rajeev Bindal)表示,塔比利吉成员“像炸弹一样在人群中穿行”。

在德里附近的Harewali村,一群暴民殴打了年轻的穆斯林男子莫布·阿里(Mehboob Ali),因为他参加了塔比利吉的活动,打人者拍下了当时的视频。

“告诉我们你的计划!”有人在视频中大喊。 “您打算散布新冠病毒吗?”

阿里满头是血,蹲在田野里,摇了摇头。

在意识到对穆斯林产生强烈仇恨之后,印度卫生部已经停止在情况通报会上指责塔比利吉·贾马特组织。

卫生部几天前在一份声明中说:“某些社区和地区纯粹是由于虚假报道而被贴上标签的。” “迫切需要消除这种偏见。”

澳大利亚人必须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的社交距离,聚会最多两人参与,除非您是与家人或同住者在一起;

如果您自认为已感染了这种病毒,请致电您的医生,请勿直接前去就医;或者您可致电全国冠状病毒健康信息热线1800 020 080。

如果您呼吸困难或遇到紧急医疗事故,请致电000。

SBS致力于用63种语言向澳大利亚多元社区报道最新的COVID-19新闻和信息,详情请前往:sbs.com.au/language/coronavirus

更多信息前往联邦卫生部网站,您同时可以收藏该网站关于COVID-19的中文信息专页

关注更多澳洲新闻,请在Facebook上关注SBS Mandarin,或在微博上关注澳大利亚SBS广播公司

 

Source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