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廣東話節目

澳洲撤僑半途而廢 滯留武漢公民感遭遺棄

SBS廣東話節目

Australian evacuees from Wuhan, China board a bus after arriving at the airport on Christmas Island.

Source: AAP

下載 SBS Radio 應用程式

其他收聽方法


Published 14 February 2020 at 8:13pm
By Winmas Yu
Source: SBS

澳洲在月初實施「封關」後,曾兩度安排澳航班機接載滯留在中國武漢的國民返回澳洲,但目前仍有至少一百名澳洲公民或永久性居民未能返回澳洲。


Published 14 February 2020 at 8:13pm
By Winmas Yu
Source: SBS


雪梨華人林穎聰(Desmond Lim)的妻子龔靜是一名澳洲公民。她在 1 月 18 日離開雪梨前往武漢探望年邁七十的父母,本來只準備逗留一個星期,但武漢後來實施「」措施,而澳洲政府亦禁止最近曾前往中國大陸的非公民前往澳洲,令她被迫滯留在當地。

林穎聰在接受 SBS 廣東話節目訪問時表示,早在 1 月底已知悉澳洲政府有意安排包機接載滯留在武漢的國民離開,其後先後有兩班澳航客機由武漢飛往澳洲,並分別將撤離人士送往及達爾文。

但即使原本獲兩度安排乘搭航班離開武漢,龔靜兩次均最後被告知當局需要優先撤離長者及年幼兒童,因此未能啟程,令兩人可謂「空歡喜一場」。

Advertisement


滯留的澳洲公民不只一個

澳洲政府在撤離滯留在武漢的國民之時,曾多次指出未有計劃再繼續派出包機由武漢飛往澳洲。對於目前仍然身在當地、忐忑不安地等待消息的澳洲公民而言,實在是一個令人感到非常絕望的消息。

他表示,政府未有解釋因何原因不再安排包機接載當地澳洲公民返國。他說:「沒有,完全沒有解釋。」

你不可能作出如此「半桶水」的安排,撤離一半人卻不撤離另一半。我實在不知道澳洲政府有什麼苦衷。
Wuhan
Source: Supplied; Jason Chen


林穎聰又表示,完全不知道聯邦政府如何決定接載乘客的名單,亦不知道當局以甚麼方式決定哪一批人士可先行離開。他又指,過往一段日子,聯邦政府一直以來都從未主動接觸其妻子,而是他們需要每天致電給政府人員。

他強調,絕對理解政府需要先行撤離年老長者及年幼兒童,但指他們亦知道兩班澳航客機上亦有不少 20 多歲單身青年獲准撤離,反而有不少家庭及小童仍然滯留當地。

他說:「我曾致電外交部,詢問撤離滯留當地國民的先後次序,外交部回覆時則指這並非他們負責的範疇,而是內政部的職責。」

當他致電內政部,官員卻未有正面回覆。



害怕再次失去妻子

林穎聰續指,其首任妻子在六年前因癌症不幸離世,本來以為自己會孤獨終老,但上天給他另一名妻子。他說:「有一種恐懼,就是害怕她未能撤離武漢,若在此發生不幸的事情,我確實不知如何是好。」

歷史就像正在重演一樣。
在無可奈何之下,林穎聰遂向所屬選區的聯邦工黨國會議員普莉貝絲(Tanya Plibersek)尋求協助。普莉貝絲議員辦公室在回覆 SBS 廣東話節目查詢時表示,已就有關個案知會工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黃英賢(Penny Wong),並向聯邦外長派恩致緊急信函。

普莉貝絲在信函中表示,據悉龔並非唯一一名仍然滯留在武漢當地的澳洲公民。而這批國民亦無從得知聯邦政府的下一步計劃,更認為聯邦政府沒有提供必需的支援。

Tanya Plibersek's Urgent Letter to Minister Marise Payne
Source: Supplied


而當被問及是否知道武漢當地仍有多少國民滯留,林穎聰指妻子曾經致電外交部人員,詢問究竟有多少人已向當局登記,表示希望獲得安排撤離武漢。

他說:「他們回覆說,約有一千人。」亦即表示,目前已有約 500 人獲澳洲政府撤離當地,但仍有半數國民未能返回澳洲。



呼籲政府竭盡所能提供協助

林穎聰表示,知道當地亦有不少澳洲公民及永久居民滯留,尤其是有大量永久居民由於未有公民身份,因而未能返澳,與屬於澳洲公民的親人分隔異地。

他表示,衷心呼籲澳洲政府為所有有需要國民提供協助。

請你堅持下去。
Wuhan
Wuhan, China Source: Supplied; Jason Chen


雪梨大學講師陳素娟博士在接受 SBS 廣東話節目訪問時表示,疫情擴散得很快,或許澳洲政府實在欠缺足夠的經驗處理事件。但政府本身擁有相當多的人力物力,處理情況的工作本應可以做得更好。

她說:「政府不應令國民在過程間提心吊膽。」

她質疑,既然政府已能夠派出兩班包機前往當地接載滯留國民返國,為何不能撤離餘下滯留在當地的澳洲人。

這樣會令其他仍未能離開的人士感到更為焦急及焦慮。


陳素娟又指出,知悉有擁有英國永久居留權的中國籍人士可能由於國籍身份問題而受中國當局阻撓離境,而早前亦有身在武漢當地的澳洲永久性居民向表示,被中國政府限制離境。

她說,此類外交磋商或政治談判,一般平民百姓未必能明白,但林穎聰及妻子龔靜的個案根本與上述情況有別,認為澳洲政府實在能夠在能力範圍內撤離滯留在當地的澳洲公民。

SBS 廣東話節目已就個案聯絡聯邦外交部長派恩,暫未獲回覆。

Wuhan
Source: Supplied; Desmond Lim





瀏覽更多最新時事資訊,請登上或訂閱


分享